第36章 寸步緊隨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我舉起手:天地良心啊,姐,我是真喜歡娟子啊。不過,你弟弟我現在真是遇上一串麻煩了。

    貞珊打斷我:行了,那女孩在哪呢,帶我去見見。

    我捫一起走到廠門口外,杏香很主动的上來叫姐。貞珊用挑別的眼光上下打量了她一遍。用手碰了下我的手臂說:還蠻有眼光的啊。她又對我說:你們倆在這等著,我去諸假帶你們出丟玩。

    她一走,杏香就說:貞全,你姐還蠻漂亮的。

    我得意的說:那當然了,你也不看看她是誰的姐。

    杏香反譏:你姐長的漂亮和你有什么關系啊。

    我被她的話卡了一下喉嚨,解釋說:因為我們姐弟倆長的像啊。

    這句話說完,貞珊就和陶娟撓著手出來了。我有點驚訝,本來以為貞珊不會叫陶娟的,因為我還有此話要背著陶娟跟她講呢。

    走到面前,陶娟和我對視了一眼,飛快的閃過目光。指著杏香說:這就是你表妹杏香吧。

    貞珊怪怪的看我一眼,對陶娟點點頭。陶娟向她伸出手打了招呼。隨后貞珊就說先帶我們倆回宿舍,等到中午了一起出去吃飯。

    陶娟本來想撓著杏香的,但是被她微笑著躲開了,很自然的走到了我的身邊。路上也是跟我寸步不離。

    我怕陶娟看出什么來,故意的大聲說:杏香,你老跟我一塊干什么,我姐和娟子都特別的好,你一定能和她們和得來的。

    我姐和陶娟回過頭來笑,杏香不知道是害羞還是不自在的低下了頭。她們頭一回過去,她就扯了扯我的衣袖,眼神中流露出責怪。

    我真正的意識到了,自已這樣做是在找死。但是除了她們這里,我哪里還想得出能放置杏香的既安全又妥當的地方呢。

    进了宿舍,杏香也跟我寸步不離,坐的時候都挨一塊。很拘謹的樣子。

    她們的宿舍很寬敞,所以兩個人一間。我們坐在貞珊的床上,貞珊和陶娟則坐在我們的對面。

    陶娟笑著說:杏香,你怎么跟你表哥的關系比和表姐的還要好啊。

    我趕紧解釋:她們家,我姐去的少,我去的多。

    我們兩個小時候定了娃娃親的。杏香突然說。

    我們三個面面相覷。我都不相信她會突然冒出一句這樣的話來。

    你們倆是表兄妹,怎么能夠定娃娃親呢。陶娟驚愣的反問。

    杏香說:反正就是定了,我們那邊表兄妹是可以結婚的。

    我跟貞珊使了使眼色,貞珊立馬就會意了。她走過來拉杏香說:表妹,我去街上買點水果,你跟我一塊去吧。

    杏香不答,只是看著我。我說:你不要這么生疏好不好,跟我姐去吧。

    杏香這才答應了。她們走了以后。孤男寡女獨处一室之際,我突然發現面對陶娟我不能像以往那樣放得開了,好像覺得比以前更加親近了,同時又矛盾的有一種疏離感,好像有一層紙隔在兩人中間。陶娟也顯得不好意思,低著看著地上。

    尷尬的氣氛持續了好一會兒。我告訴自已不能再這樣了,等下貞珊她們就該回來了。我現在要是不問她的話,一會兒就沒機會了。往后一推就得好幾天之后。那可夠我享受相思之苦了。

    我咳嗽了一聲,清清嗓子說:我聽我姐說。

    那個女孩。

    我們倆幾乎同時開口。彼此笑笑,讓對方先講。

    最后還是我先開口了:我聽我姐說你答應我們倆的事了?

    陶娟遲疑了一下,終于點下了頭。得到她本人的表態,我心里的石頭落了地,格外的高興。突然間也不覺得尷尬了,恢復本毗的坐到了她旁邊,得瑟的說:我就知道你會答應的,襯里人都說我們倆是一對呢。

    陶娟更加不好意思,坐到貞珊床上:我只是答應跟你接觸,又沒說以后一定會嫁給你。主要得看你的表現了。

    我追過去:你答應接觸不就是同意了嗎。我們倆從小就認識,還需要怎么接觸啊,你說是不是。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對你好的。

    你追求我都是通過你姐的,你自已總該有點表現吧。不然以后結婚了,都沒有什么好回憶的。陶娟說:我有個小要求,你給我寫封情書吧。

    還不等我回應,她又說:不許抄別人的啊,也不許讓二栓子幫你寫。

    我滿口應承下來,心里卻想,我除了抄就是找許文豪代筆了,以我自已的水平,七天能憋出六個字。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