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亂摸什么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他的身手很敏捉,抓住我腳用力一扯就把我給伴倒了。接著他一腳踩在我的腿上。

    杏香被嚇哭了,旁邊的人這時候才上來勸架。兩個人把我扶了起來。他并沒有就此罷休,甩開拉住他的人,飛起一腳踢在我的肚子上。頓時我感覺自已都出不上來氣了。接著又是兩個耳光。

    別打了,柱子你娃又在我這兒鬧事是不是。一個留著八字胡的人上來推了他一把。

    柱子對他抱拳說:孫老板對不住了,這小子不懂規矩,我教劃他一下。

    孫老板瞧了瞧我,揮揮手:小伙子趕快走吧,以后不許上我這兒來打牌

    我捂著肚子就躥了出去,杏香也紧跟著出來了。我忍著痛,讓她推著自行車一口氣跑了好一段路。

    我靠在一戶人家的墻根下休息,身上好幾处都發疼。

    杏香關切的說:你怎么樣了,我們去醫院看看吧。

    我哪里顧得上這此,心里全是對那個柱子的怨恨。我站起來發現自已還有行动能力,就是走路一拐一拐的。我跨上車說:你就在這兒等著我,千萬不許走啊。我馬上就回來。

    杏香擋在前面:你要去干什么啊,你是打不過他的。

    我說:我不是去打架,去那頭買點東西,馬上就回來。

    我骑著車回到茶館門口,柱子還在里面。我掉了車頭對里面喊道:那個叫柱子的,敢報上你的大名嗎,改天老子要來找你算賬。

    所有人聞聲抬頭,柱子看見握著拳頭就要沖上來,被身邊的人拉住了。

    我做好了踩踏板的动作,語言上繼續激怒他:是個孫子就別吱聲,還是個男人的話就報上大名,這仇我是鐵定要報的。

    一個打牌的指著柱子說:小伙子我來告訴你,他叫孟德柱,人稱柱哥,家住南坡村,他爹是村支書。

    柱子接著說:小王八蛋聽請了吧,想找老子報仇隨時恭候,你叫什么啊,留下你的狗名。

    我拿大拇指指著自已鼻頭說:孫子你聽好了,老子叫蘇貞全,淘金村的。說完,我趕紧骑車跑掉了。

    因為怕他追上報復,我不敢再鎮上久待,和杏香骑著車去了另一個小鎮。在那邊吃了千飯,逗留了此時候,才骑車回村子。到村子邊上的時候,天才抹黑。我們只好留守在外圍。天完金黑下來以后,回到了家。

    因為家里還亮著燈我們也不敢從窗戶鉆进去。在墻根坐下來,她靠在我懷里,仰望天空,滿眼都是繁星。我看到有淚珠從她臉頰上滑過,搂紧了她問道:杏香,怎么又哭了?

    杏香抹去眼淚,腦袋埋进我懷里說:今天在茶館的時候我都嚇死了,你下次不要跟別人打架好不好。我好擔心啊。

    我用少年那種特有的輕狂。吻回道:你瞎操心什么。男人哪個不是這樣,風里來雨里丟的,沒經過歷練的男人都算不上是男人。

    我偏不許你這樣。杏香威脅的說:我真會跟你姐姐告狀的。

    我逗她說:你告狀的話,就不怕我打你啊。

    你才不會呢。你是不會打自已女人的。杏香信心十足的說,還順便賜了我兩記粉拳。

    我覺得自已拿她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來软的她更软,來硬的她則會以柔克剛。不由得對她增添了幾分憐爱。

    我很自然的把手放在她的高聳上隔著衣服抚摸,杏香推開我手:你亂摸什么,等會上床了,我脱光了給你。

    我坚持把手放在上面:反正你都是我的人了,怎么摸不是摸,就讓我摸摸吧。

    片刻后,杏香又把我的手推開,拉開自已外套的拉鏈,抓著我的手放到了衣服里面。僅隔著一層單薄的內,衣抚摸起來感覺完全不一樣,里面的小罩不但沒有成為獲取舒適快尸感的阻礙,反而因為它的存在,抚摸的時候別有一番手感和滋味。

    中午的美餐很快就消化完了,我抽回手捂了捂癟下去的肚子,問她說:你餓不餓啊?

    杏香說:餓了啊,今晚是不是又得吃泡飯啊。

    不一定。我說。

    杏香不明白這三個字的意思,天真的問道:那我們吃什么啊。

    我只好說:不是每天都有剩飯的,興許今晚家里都沒有吃的。

    沒事。我可以不吃晚飯的,也不會覺得太餓的。杏香笑著說。

    我心下說,你能忍餓,可是我受不住啊。思來想去,我決定提前回家。過的真跟逃難似地,雖說這一切都是為了杏香。但是我得站在一個負責人有擔當的男人的角度去思考問題。雖說不能讓她過的有多好,但是至少不能受凍挨餓吧。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