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指縫窺看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我讓杏香從窗戶进了屋。我把木棍裝回去的時候,她急的伸手阻攔:你怎么不进來啊。

    我說:我馬上從前門进來,你在屋里千萬不能搞出动靜啊。

    杏香點頭答應,拉上窗簾,她的身影就消失了。我推著車子回到屋前,是香杏給我開的門,目光接觸只有短短的一瞬間,她羞澀的低頭扭身走開了。我心里更加迷惑了,早上我對她不禮貌時,她到底是醒了,還是睡著了啊。沒準這趟回家會尋上新麻煩。

    姐,你們家的那個人回來了。春杏跨門檻的時候,對里面報了信。

    春桃迎出來就說:大牙不是說你們三個要丟玩好幾天嗎,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

    不好玩,我回來路上還掉了一回呢,好在沒摔壞陶家的自行車,不然就夠陪了。我首先作了解擇,就不怕她對我臉上的淤青問東問西了。

    不出我所料,春桃拉住我,就關切的在我臉上細瞧:都這樣了,是磕在石頭上了嗎?

    我點頭:嫂子我臉上沒事,過兩天就自已消腫了。骑了好遠的路肚子餓了,你趕快去給我做飯吃吧,最好煎兩個鸡蛋。

    站在一旁的春杏說:也不知道早一點回家,我和姐刷剛吃晚飯。

    我毫不客氣的回敬道:春杏,你怎么還在我們家啊,不是說只玩一天就要回去的嗎。

    姐。春杏氣的當即告狀。

    春桃笑著丟我一個責怪的眼神:貞金你別惹春杏生氣好不好,她是第一次來,得多住幾天才回丟,你們倆也正好乘此機會多多了解一下。

    春杏立馬抗議:我才不跟他多多了解呢。一點禮貌都沒有。

    春桃拉和說:行了,你們別一見面就斗嘴,春杏跟我去廚房打點熱水,等下你幫貞全敷臉。

    春杏經過我面前時,高傲的冷聲了一聲。我暗罵,老子把你身休看了個遍,你在我面前還高傲個屁啊。

    春杏打了熱水來,臉轉到一邊遞給我說:自已端午洗吧,我去給我姐添火,給你做一大鍋飯,撑死你。

    我回屋后立馬插上插銷,光明正大的開了燈。杏香用熱毛巾幫我敷了臉,卷起裤管,之間大腿上有一塊更大的淤青。我恨的咬牙切齒,憤憤的握紧了拳頭。

    杏香說:以后不要去惹那此小流氓了,他們打架都是不要命的。

    我恩恩兩聲,不敢告訴她我過幾天就要去找柱子報仇。

    給我敷過淤青后,杏香說:你去換盆溫水來吧,我要洗洗。

    我端回來后,她有些無所適從。我催促說:你洗啊。

    杏香坐過來,挽著我手臂上:你出去好不好,我要洗那里。

    我的目光從她額頭一直落到腳上。還是不明白的問:你要洗哪里。

    杏香一副說不出。的樣子,湊到我耳邊耳語相告。我不以為然的說:你洗就洗好了,我又不是沒看過你下面。

    杏香把我往外面推:人家害羞嘛,你出去。

    我被迫出門之際,瞥見春杏從灶房出來,嚇的我趕紧拉上了房間門。好在她都沒帶正眼看我,經直朝春桃的房間去了,而后啪的關上房門。

    我想到杏香已經兩天沒換衣服了,又去把貞珊的衣服從里到外撥了一套出來。我推門而入時,杏香正在提她的小內,平坦雪白的小腹下面一片水靈的黑草地。她的臉一下就紅了。我假惺惺的蒙住自已眼睛。

    興許杏香知道我在從指縫里窺看她的一舉一动,毫不遲疑的捉上了裤子。

    我把衣服丟到床上:你換上吧。等下飯做好了我就端到屋里來吃,你乖乖的等著。

    我來到廚房,春桃已經做好了飯,正在拿碗筷。我上去搶過碗筷,拉著她朝外面走:嫂子,到下的就是我自已的事了,你有孕在身,是重點保護對象,早點回房去休息吧。

    春桃解掉圍裙遞給我:那行,你明天不許跑了啊,明天我還有春杏跟你一塊去把玉米種了,再不種時間就晚了。

    我服侍她洗了腳,直至護送回房,為了安全就站在門。握著門把看著她。春桃脱掉了外套,發現我還在,填怪說:你于什么呢,我可是你親嫂子。難不成想要看我脱,光衣服啊。

    我嘿嘿一笑,揮揮手關上了房門。

    我房間里有小桌子,飯菜無一例外的全部端了进去。杏香說:你嫂子睡了啊。那個姑娘走了沒有。

    我打趣說:沒有呢,她臉皮厚,非要賴在這里給我做媳婦。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