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荷爾蒙啊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杏香認真的說:這可不行,我才是你的媳婦呢。就算国家允許男人找兩個,我都不會答應讓她過門的。

    我把兩個鸡蛋都給她:你快些吃吧,等下到床上我們還有事呢。

    杏香有些不好意思的,踢了我一腳。在她的坚持下,飯后就由她收拾并請洗了碗筷。

    她一回房,我就急不可耐的將她抱上了床。迅速剝去了衣服。

    杏香護住自已鞏叫部:我怎么一點都不想啊?

    我沒有去拿她的手,直接分開了她的腿,尋到密道就要进去。

    啊。杏香尖叫一聲,吃疼的凝著柳眉:你輕點好不好,我疼。

    我停住不动:要不先親親吧,等你有感覺了我再繼續。

    杏香點點頭,親了沒兩下,她就扭開頭說:你于什么又吃我。水啊,臟死了。

    我說:親著親著,不就自然而然的吃到了么。要不你把牙齒咬紧,我們只親嘴唇。

    那有什么用。杏香不大贊同的說:你親著親著就用舌頭捉我的牙齒了,到頭來你還不是要把舌頭伸进我嘴里搗亂。

    我說:你也可以把舌頭进到我嘴里拋亂啊。

    杏香一本正經的說:我不會啊。

    我自覺受了打擊,把她的大肉瓊在手里捏弄了幾把,感受到有雨露滴在了那東西上,知道进攻的時機到了。

    我那東西頂在她的入。:有點準備啊,我可进去了。

    杏香貶了下眼睛,算是回傳。事實證明,有些事不管做多少準備都是白搭。进去一半時,杏香眉頭微皺,像有幾道細波在她的眉宇間劃開了。粉腮也桃,色漸濃,一聲輕捷的鶯語從她的紅唇里躍出,不見蹤影的飛走了。

    中途歇息的片創,杏香擔憂的問:我叫的聲音大嗎,嫂子會不會聽到?

    我趴在她身上,吻了下她的臉頰:她要是能聽到,現在已經在瞧我的房門了。

    篤篤篤落音未及落地,房門還真的敲響了。杏香嚇的用雙手捂住了自已的臉。

    我離開她的身体,讓她光著身子躲到了床角后面。我走到房門。對外面說:嫂子嗎?

    我是春杏。質問兼責怨的聲音傳进來:你在屋里干什么呢,大半夜的還開著燈,哼哼唧唧的你不會是在……咯咯咯……。

    我用猜想到的答案回道:是的啊,荷爾蒙泛濫的年紀,沒有女朋友,只能自已用手解決了。

    片刻后,她回道:荷爾蒙,什么是荷爾蒙啊好像是個飲料品牌的名字。呵,你個小氣鬼,買了東西自已偷偷躲在房里吃喝。明天我就告訴我

    姐。

    我頓感無語,在嘲笑她無知的同時,也為自已跑歪的低俗思想而汗顏。

    喂,怎么不說話啊,是不是理與了覺得愧疚。春杏說:趕快把門打開,把你的東西分給我一半,不然明天有你好看。

    我低頭瞧那條已經拉逍下了腦袋的東西,這東西還真沒辦法分給她一半,不過里面流出來的東西倒是可以給她吃了。我被自已邪惡的念頭逗笑了。

    你笑什么,快點開門。春杏邊說邊在門上拍了兩巴掌。

    我擔心春桃被吵醒,便不再和她貧嘴。我說:我不穿衣服睡覺的,你快回去睡覺吧,明天我給你帶糖回來。

    那你現在把衣服穿上啊,你讓我親眼看到你到底有沒有一個人偷吃了,我才回去。春杏倔強的說。

    杏香這時候從床頭走了出來,她示意讓我從門下面的縫里給春杏塞一塊錢出去,早打發走早好。我擺擺手,讓她睡回床上去。

    我關掉了燈,對外面說:春杏,你要是再擾我,一會兒嫂子被吵醒了,可對你沒有好处啊。

    我不怕。春杏得意的說。和先前那副高傲的品性完全相反。

    我壞笑著說:春杏,大半夜的你主动來敲門,是不是想和我睡覺啊,你回答是的話,我就給你開門。

    你流氓。春杏氣的罵道。

    我說:既然不是那你還不回去。

    短暫的靜默后,春杏又說: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荷爾蒙到底是什么啊。

    因為對她沒有絲毫的意思,我就不用創意注意跟她講話的方式了。我直白的說:這你都不知道啊,上沒上過日中啊,男人在青春期的時候就會分泌一種叫做荷爾蒙的東西,促进發育。

    聽不懂你在說什么,我回去睡覺了。

    我凝神細聽,卻絲毫聽不出她走路的聲響。我回到床上正要伸手去抱杏香,又突然想到萬一她沒走怎么辦,再被她聽到杏香想想呼濘的呻,吟。我都沒辦法解釋。

    我重新回到門口,喊了聲春杏,外面沒有回應。我不太放心,也不顧自已光著全身,接著就抽掉插銷,打開了門。一團貼在門上的黑影就朝我身上撲了過來。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