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情不自禁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我朝自已房間努嘴說:不好吧,萬一讓我女朋友跑過來看見了多不好。

    春香不依,竟然自已伸手扯我裤子。那時候的裤子都是依靠皮筋控制松紧的,她一扯就掉下去一大截。怒龙高昂頭怒,不偏不綺的對著她的臉。

    我看見春香脖子处脈动了一下,紧接著她就伸手去抓我的那東西。我往后退了一步說:咱們不能這樣啊,我女朋友那里不好交代。

    春香沖上來就抱住我,动偷的扭了扭自已高挑稈瘦的身軀,尤其是小腹壓在我那東西上磨了又磨,完金是一副譏渴難耐的表現。

    她比李月紅都還要主动許多,我還沒有過這樣刺激的經歷,也不由得抱住了她。

    春香鼻息濃喘:貞全哥哥,我是白虎,你是青龙,我們倆是絕配。你跟我做一次吧,我保證不會讓你女朋友知道的。

    我料正她說:我比你小,怎么成你哥哥了。

    春香撇嬌說:你現在就是哥哥嘛,你給我好不好,我真的好難受。早上我夢見你對我那樣了,心里就更加想和你做那事了。說牛,她的嘴唇就在我臉上親來親去。

    我心情頗為郁悶,如此的阴盛阳衰,我是在是太丟男人的臉了。可是我是人,又不是禽兽。總不能為了自已的一點享樂,而不顧杏香的感受吧。

    我努力的想推開春香,她見抓不住我,突然蹲了下去,接著我就感受到了一股特別的感覺,那真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猶如炎失夏日里,一盆涼水林頭而下,又似隆冬時,一團火焰溫暖了全身。

    我萬萬沒有想到她竟然會把我的那東西含进嘴里,那種舒暢的感覺,讓我情不自禁的閉上了眼睛,完金放松的享受她的服侍。

    沒多大一會兒,我就感覺到自已杜不住了。本能的抱著她頭前前后后的控制起她的速度。可能這讓春香感到了難受,嘴里發出鳴嗚的聲音。最后我把東西都留在了她的嘴里。

    我退后兩步倒在床上,春香立馬就追上來,很慌急的褪掉了自已的裤子,抓著余勁尚存的那東西,另一只手野開自已的鮮紅花瓣,迅速的坐了下來,她這劇烈的東西,讓我們倆都各自發出了一聲痛苦的低吟。

    那東西完全廢掉后,她還不甘心的骑在我身上上下竄著。我椅住她腰肢說:行了,這樣你還能有感覺啊,再起來至少還得十幾分鐘的。

    春香微笑說:你這么年輕用不了那么久的,你看著吧,馬上你的那玩意就會在我身休里站起來。

    她所言果然不虛,僅僅兩三分鐘后我察覺到自已完全幟復了兇猛。

    春香停下动作,一手撑著自已的腰肢,一手擦了擦額頭的細汗,笑容甜美的問:哥哥,我累了,你到上面來好嗎。

    我嫌棄的說:你被這么喊我,也別這么說話。搞的好像你是個小姐似的。

    春香給了我兩記輕盈的耳光,從我身上下來了。

    我等她躺好以后,輕松的进入了她。我讓她脱掉衣服,想看看她的小白兔。春香卻顯害羞的說:不好看,比你女朋友的小多了。

    我只好自已伸手去脱,她也沒阻攔,揚起頭讓我順利的去掉了她的衣服,推開里面的小罩,還真有此失望,一對小白兔雖然挺拔,個頭卻小的厲害,只有蘋果大小,還不夠一只手掌抓握。

    春香說:你別用那種眼神看著我的奶子。現在大城市里女人這里小了是可以做大的。等我以后存錢了,我也去把它們變的跟我姐的一樣大。

    雖然小了些,我還是把它們抓在了手里。跟她忙完,我抱著她躺了十來分鐘。只因為跟她做的那種感覺,格外的奇妙舒服,真讓人有欲仙欲死之感。

    獲知了我感受后,春桃滿足的說:我真的好想死你懷里算了,雖然我男朋友的比你大,比你時間長。但是感覺上是完全沒法比的。貞金哥哥,你娶我吧,我給你做女人,咱們倆天天尋歡作樂,我們是青龙白虎的絕配,也不用擔心克死誰。我們白頭偕老好不好。

    我已經從快尸感和短暫的迷椿中冷靜下來了。我起身穿衣服說:保密啊,我要回去了,不然我女朋友會生疑心的。

    春香從后面抱住我,撇嬌說:貞全哥哥,人家明天還要這種感覺,你悄悄來我房間好不好。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