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她是個處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春桃拉住杏香的手,語氣十分柔和的說:你叫杏香啊。

    杏香扭頭看我,我閉了下眼睛給予暗示。她這才對春桃點了點頭。

    你從哪來的,是怎么和貞全認識的啊。春桃繼續問道。

    杏香又扭頭看我,我走過去正要開口。春杏從后面使勁的要把我扯開。然后坐到床邊,擋在春桃的前面說:你不許靠近了。

    春桃低頭打量了一眼自已藏在被子里的身体,然后說:貞全你先出去一下吧,我換上了衣服你再进來。

    我一挪步,杏香就紧跟著。身后的房門啪的關上,濃密的夜色撲卷而來。

    杏香抓著我手臂,紧張的說:貞全,現在怎么辦啊。

    我還沒有做好完全的準備,或者說是因為公開承認了這一件事后,我的未來就將被徹底改變,心里不免有些惆悵和遺憾。我走到院子,點上了一根煙。

    我吸了兩口,對她說:沒事,你回房間去,我去跟她講潛楚。或許咱倆就是命中注定的吧,我只能娶你了。

    啊娶我你就這么委屈啊門杏香語氣里帶著傷感。

    我彈掉煙灰:你先回屋去吧,我去跟嫂子說清楚。

    杏香說:不,我跟你一塊去。

    聽話。我有點不耐煩了:嫂子知道了真像還不一定就同意呢,這事最終肯定要我大哥回來拿主意。

    那要是他們都不同意怎么辦啊。杏香擔憂的說。

    我猛吸了兩口,去掉香煙,盯著她眼睛說:你給我說實話,你是不是就死心塌地的要跟我了。以后我进山淘金了,你絕對不會做對不起我的事,一直都會聽我的話。

    我是死心塌地的跟你,也會聽你的話。杏香有些委屈的,楚楚可憐的說:可是什么是對不起你的事啊。

    我有些意外,她競然沒有理解這句話的含義。我之所以這么問她,是因為自已和李月紅有了那檔子事,提起的警覺心。

    我索性坦白了說:进山淘金就是大半年,女人獨自在家總會有人打主意的。今晚嫂子的事你都看到了。你就說萬一你遇到了這樣的事,你會怎么做。

    杏香說:我不留在家里,我跟一塊进山。

    我去掉煙頭,抓了一下她的長頭發,心想,女人都是頭發長,見識短。

    我說:女人进不了山,那里面的生活太苦了,而且危險也多。

    我不怕。杏香坚定的說。

    喂,你們倆聊完沒有。春杏走出來說:进去吧,我姐穿好衣服

    我對杏香使了下眼色,她有些不情愿的轉身进了屋。

    春杏湊上來說:貞全哥哥,你說等下我是該表現的高興,還是傷心啊。我姐好像有些生氣。

    我嚴肅的說:等下进去了你別亂說話啊,我身上有錢,改天帶你去鎮上買衣服送你。

    春杏的笑如漣講,轉眼消失了。她說:我姐本來是要我們在一起的,現在出現了這腫事,我怎么還好意思在你家呆啊,那我不成沒臉沒臊的女人

    我說:那你是不是不要我買給你啊。

    要,要。春杏急忙說:我假裝生氣要跑回家,你就坚持送我啊。咱們一塊去鎮上,買了衣服以后你再送我回家好不好。

    我捏著她臉蛋說:你臉皮真厚啊。你要是到時候幫我說兩句好話,我就接受你的條件。

    春杏伸出手:成交。

    拉完勾,她就不放手了。憂心的說:貞全,那以后我都不好意思來你們家玩了,我姐會覺得對不起我,也不會叫我來了。我們以后不就見不到面了嗎?

    見面干什么。我明白她的意思,由些一問,就是隱晦的告訴她,其實以后我們不用見面了。

    春杏扭动腰肢,嬌填:討厭,你以后就不想見我了啊。杏香跟你睡了,你就非得娶她不可。我也跟你睡了啊,你到底有良心沒啊。

    因為她過早的失貞,以及主动勾弓我。所以在心中我把她當成了一個輕薄的女子。便少了一份應有的尊重。我直言不諱的說:你能跟她比嗎,她是個处廣女呢!

    春杏看著我,氣的說不出來話。

    我見狀,心下便有些過意不去,察覺到自已這番話的確過分了些。便婉和說:你別誤會,我不是那個意思。你男朋友要是不出事的話,肯定也會因為你把自已的第一次給了她,而娶你的。

    春杏一甩頭,进了屋。

    我正準備再抽一根煙時,春桃在屋里喊道:貞全,你在干什么呢,和杏香一起进來啊。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