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你才破鞋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一輛自行車,蘇小慧坐在前面的橫桿上,大哥坐后架,三個人就沿著石板路出發了。我們村里的道路全是石板鋪就的。

    這一個村的石板,就花光了三年的金子。

    路上,我問道:大哥,銀鳳的對象沒帶回來啊。

    貞武沒好氣的說:她哪有臉帶回來,她爸妈都是七十好幾的人了,難道要被她活活氣死啊。

    我好奇的問:她找了個什么人啊,能有這么大的威力。

    蘇小慧枪嘴說:她讀大學的教投,現在還瞞著爺爺奶奶呢。我真不知道小姑是怎么想的,競然喜歡一個比自已大了二十來歲的男人。

    我說:你們父女倆就是古板,當代社會恋爱自由嘛,管她喜歡多大年紀的人呢。

    大哥冷哼一聲:別說她了,說說你吧,你到底找的誰家的姑娘啊。新婚姻法下來了,現在男人結婚得二十二歲以后,你還得等七年才夠格呢。

    我不想在路上討論這個話題,便把話扯到了蘇小慧的學習上。這一招是很靈的,接下來的路上都是貞武在扯評她。

    一到家,蘇小慧跳下車就往屋里沖。貞武整理者西裝說:我覺得有些不對勁,等下別嚇我一跳啊。

    我故意說:那姑娘比我大。

    大幾歲。貞武突然嚴肅起來。

    我伸出兩根手指,他放松表情,擺手說:兩歲沒事,我就怕二十歲。

    蘇小慧突然跑回我身邊,小聲的說:我在廚房看見一個女孩,二嬸房間里看到了一個女孩,到底哪個是小嬸啊。

    我拍她頭說:漂亮的那個。

    都挺漂亮的,到底是房間里瘦的屁股和胸都沒有的那個,還是廚房身村很好的那個。蘇小慧繼續追問。

    我盯著她,怎么都沒想到她會這樣形容春杏。

    我走到廚房門口說:杏香出來一下,我大哥和任女來了,見下面。

    杏香在圍裙上擦了擦手,跑過來抓著我。我相互介紹了。杏香有些不好害羞,不由得低下了頭。大哥左看右看,蘇小慧卻是很沒有禮貌的蹲下來仰頭望著她。

    大哥你和小妹妹坐會幾吧,我馬上就做好飯了。杏香禮貌的點頭,轉身进了廚房。

    蘇小慧大笑:小叔,你聽到沒有。小嬸叫我小妹妹。

    貞武咳嗽一聲,她立馬攆聲了。春桃從房間出來,跟大哥打了招呼,招呼他們坐做一會兒,拉著我进了房間。春杏那丫頭坐在床上抽泣。

    我目視春桃,手指春杏,以示詢問。

    春桃小聲說:她生你氣呢,鬧著要回去。都是你惹出來的好事,我回去了都不好意思跟我姑姑交代了。

    我說:你出去一下吧,我跟春杏單獨說兩句。

    春桃離開后,我關上房門,走過去摸了一下她的臉頰說:你演的太過了吧,現在沒時間帶你去鎮上,等我和大哥把杏香的事說好了,就送你回去。

    春杏啪的打開我手:嗚嗚你混蛋,你惹我傷心了。

    我不要臉的又把手伸過去:這是怎么了,突然對我有感情了啊。

    春杏抬起頭,一臉的淚痕:你忘記了嗎,你昨晚跟我說什么了。你說我給你的時候,不是汝。你不就是在嘲弄是我隨便的女孩嗎。可我根本就不是。除了跟我男朋友,我就只跟你睡過了。我要真是個隨便的女孩的話,早就幾十個男人睡了。要是我真的隨便的話,我就丟做了,陪人睡一覺好幾十塊錢呢。我跟你睡圖什么了,你竟說那樣的羞辱我。

    我愣了會兒,忙討好說:我真不是那個意思,就跟你開一個玩笑。你是混過江湖的人,不應該這么小氣的。其實你是個好女孩,是我沒娶你的那

    命。

    你撇慌,你哄我開心的。春杏說。

    她這反應就是在告訴我,我慌撒的還不夠圓,哄的她不夠開心。豁出去了說:春杏,我說的都是真的,要不這樣好不好。只要你現在答應嫁給我,我立馬就把杏香趕走,讓她睡路上去。

    春杏終于破涕為笑,她說:去你的,我才不掩你這只破鞋呢。

    我愣是一下沒明白過來這個意思。春杏樂的咯咯笑。

    我弄明白了說:春杏不對吧,女人那什么了才叫破鞋的,男人不能用這個詞。

    春杏問道:男人那什么了的話,該用什么詞啊。

    我可不出一個合適的詞,因為男人再爛,都不會享受歧視性的名詞。

    你去洗把臉等下吃飯吧,我去廚房看看杏香把飯做好了沒有。我回答不了她的問題,只好逃走。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