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賣唱賣肉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飯菜上桌,春杏自然是不愿意上桌吃飯的。我討好的給她端去。

    她不伸手接,卻張著嘴說:你喂我吃。

    我自已吃了一口,把碗筷放在床頭。抱著她腦袋,就吻了上去,嘴對嘴的用舌頭把米飯喂进了她的嘴里。她嫌惡心,死死的咬著牙齒,我費了些功夫才給她撓開。

    看著她咽下了喉嚨,又要來第二口,她翻身就去枪碗。抱在了手里說:你去吃飯吧,我自已會吃。

    我沖她打個勝利的手勢,高興的回到了堂屋。

    杏香完全跟個女主人似的,熱倩殷切的給貞武父女夹菜。她的廚藝不錯,比春桃差點,比貞珊的好點。大哥沒想要好好的吃頓飯,邊吃就邊問上了。

    杏香,你不是本地人,那是怎么來到我們這里的啊。大哥說。

    形象低下頭,拿腳蹭我。我忙解圍說:大哥先吃飯吧,吃完了我給你詳細的說。

    貞武點頭,給蘇小慧夹了青菜說:多吃這個,補充維生素的。

    蘇小慧小口小口的咬著青菜,對放在她面前的炒肉,恨的咬牙切齒。

    吃過飯,我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說了個清白。

    貞武點上煙,沉吟良久。

    春桃替我們說好話:大哥,我看這事只能這么辦了。他毀了人家姑娘的請白,咱們都是本分人,可不能做出與心的事啊。

    我焦急的爭辯:嫂子,你可別亂用詞,我們倆是你情我愿在一起的,什么叫我毀了她的清白啊。

    春桃說:如果你不娶她,那就是毀了她的清白。

    我再無話可說。

    貞武說:按理說是這樣,不過呢。他往廚房瞅了一眼,揮揮手說:

    我們去屋里說吧。

    进了我房間,各自坐下后,貞武繼續說:這姑娘以前是個搞表演的,說的難聽點就是賣唱賣肉的。清不清白這就不好說了。

    我打斷他說:她真是清白的,那晚上床單上都有血。她以前干的那些不都是被迫的么。

    貞武接過話就劃斥:你就是看她漂亮,被她迷住了。你仔細想過沒有,你一旦娶了她,會帶來什么樣的影響。你就受得了別人在背后說三道四,笑話咱們家。你大哥雖然只是一個社長,但是好歹也是個材干部嘛。丟不起那個面子。

    我悶不啃聲。春桃說:大哥你別生氣,我們這不是在商量著的嗎。要不你回去問問大嫂的意見。

    咱們家的事,哪里轮得到她來做主。貞武頗為不滿的說。

    我以退為进:要不這樣吧,把她趕出去,她長的好看,肯定會有人愿意掩回家的。

    貞全,你胡說什么。春桃填怪說。

    貞武語氣緩和了許多說:咱們也不能那樣對人家姑娘。把她送回文藝團去吧。

    我頂撞說:那你還不如把她掐死呢。

    春桃贊同的說:不能送回去,她回去了還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呢。要不我們把杏香叫进來和她聊聊,多了解一些她的情況,再想辦法該怎么辦。除開她的出身不說,我還是蠻喜歡她的,長的好看,人又勤快懂事。

    貞武指示我去叫杏香。我打開門,蘇小慧就滾到了地上,哇哇的叫疼。我沒搭理她,在院子里找到杏香,交代了幾句,就領她进屋。

    走到門口的時候,杏香拉住我說:你要是不要我了的話,我就去死。說完,眼淚就掉了出來。

    我安慰說:你別瞎想,我一定會對你負責的。等下进去了跟我大哥面前再哭。

    杏香紧紧的抓著我的手,貞武卻不讓我留在屋里。他和春桃要單獨和杏香談談。

    我離開前,捏了下她手心。意思是暗示她一會兒哭的厲害點。

    我拉著蘇小慧一起到院子里,櫻桃已經在掛果了,滿枝頭的青澀小果子。

    我問她說:小慧,你覺得你小嬸怎么樣,喜歡她嗎。

    蘇小慧嘟喃著小嘴說:還不錯啦,不過我不喜歡她。初次見面,她都沒有送我禮物。哪有這樣做嬸嬸的啊。

    我從兜里掏出兩塊錢遞給她:這夠了吧。

    夠了,夠了。蘇小慧一把奪過去,錢进了。袋卻說:小叔,這錢是你給的。她要是不送我點什么,以后我就不叫她小嬸。

    我捏她臉蛋說:蘇小慧,你臉皮什么時候這么厚了啊。

    蘇小慧抓開我手,生氣的摧著自已臉蛋进了屋。

    不一會兒,春杏出來了。她坐到我旁邊說:你送我回丟吧,我還呆在這里多沒面子啊。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