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還有一次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我笑道:你思想怎么跟我們男人一樣齷齪啊。

    我哪有。春杏不服氣的說:那事又不是自已能夠控制的,我覺得舒服才會總想要嘛。

    我把手伸到她臀上摸了摸,手指從溝壑里探进去,觸摸那朵小嬌花:拿你以后一定得找一個厲害的男人才行,像你欲望這么強烈的,一般男人還不被榨干啊。

    想。春杏凝眉虛晦,夹,紧了雙腿:你逗的我好難受啊,貞全哥

    哥,你親親我那里好嗎。

    我拒絕說:不行,我不想碰女人那兒。

    春杏把我那只手從她臀后抽出來,從前面放进兩腿之間,輕輕摩擦:我知道你嫌我比讓基別尼人小睡說過。求你幫我親親好么,我喜歡那腫感覺。以后我都不跟別人睡了,只跟你睡好么。

    我手里扯著她的小櫻桃:那你不嫁人了。

    春杏一臉認真的說:只要你愿意幫我親,我就不嫁人了,我給你做一輩子的情人,好不好嘛。

    在勁頭上什么話都說得出來,我哪里會相信:算了吧,我直接給你刺激的吧。

    春杏媚眼如游筷:不要,我就要你給我親親老公,你答應我嘛,我真的給你做椿人,身子只讓你一個人睡。

    還從沒人給過我這個稱呼,聽的我一陣心悅。看她難受的樣,有些动搖了。最后我還是妥協了,她的那些話我當然還是不相信的。這應該是男人共有的特性吧,受不了女人的枕邊風。

    見我點頭了,春杏高興的親了我兩下,積極的叉開雙腿,甚至自已用手把那個密处的花瓣瓣開,讓那朵嬌花徹底的呈現在我眼前。我俯身下丟,仔細瞧著她的那地方。當真是分外的诱人。在光潔的小腹下面,就像一個雪白,微微吐露出粉色嫩肉的貝殼。

    我撥開外面已經在盛開的大花拚,看見了藏在里面的小紅豆。手指剛碰上。春杏就敏,感的扭动嬌軀,嘴里的嬌吟讓人心酥。

    春杏伸來手,把我腦袋往她那里按:老公,你用舌頭啊,我好想要。

    我扳開她手,把她的潔白貝殼仔細全面的檢查了一遍,粉嫩的讓我不知道能用什么才能作比喻。

    老公,你干什么呢,你不覺得它很漂亮嗎。春杏催促道。

    面對這勝過任何美味佳肴的嬌花,我還真是沒了多少抗拒力。一閉眼,一狠心,就狠狠的一口吻了上去。鮮美的花瓣,讓我瞬間倒陷了。嘴舌并用,盡情品嘗。春杏的反應有些嚇人,跟到了高,澎似的,嬌軀扭捏個不停,美妙臀吟动聽如天鞋。

    視覺刺激,直接刺激了感官刺激。我忽的爬起來,直接把自已那憤怒已久的東西放进了她的身体里。未及到底,一股強勁的細流沖擊而至。她用雙腿盤住我腰部,指甲往我手骨上的肉里挖,臉頰徘紅。

    一分鐘多后,臉上的紅震褪去,她這才放開了手腳,而我的手臂上留下了深深的指痕。我俯下身,把她搂紧懷里,猛烈沖擊。

    就在我快了的時候,她張著嘴大叫:老公哥哥,我又到了。

    這次她抱著我許久才放開。她歡悅的說:貞全,你好厲害,讓我到了兩次。我已經好久沒這么幸福了。

    我扭著手臀給她看:我讓你舒服了,你就是這么報答我的啊。

    春杏抱過我手臂,比|基|尼|小|說白暫的手指摸了摸,又把小嘴湊近吹了吹。她說:我掐你你應該高興才對,這樣的才是真正的男人呢。男人娶媳婦不是給她吃飽穿暖就夠了,一定要在這事上滿足她。

    我不悅的說:你的意思,我這是第一次讓你滿足啊。

    春杏點點頭:不過以后你都能做到讓我滿足了,你要是還想碰我,就得用嘴親我的下面。我只要第一次到了,你像剛才那樣勇猛的干,我很快就會來第二次了。

    說牛她爬起了身,跪伏在床上,抓住我那東西,含进嘴里噪了噪。

    我不解的說:你這是干什么?

    春杏笑的嫵媚,手指從唇邊抹過:幫你清潔一下作案工具。

    我感到有點累,把她搂紧懷里:躺一會兒吧。

    春杏說:給你一個第一次好不好。

    你還有第一次。什么第一次。跟她交往以來,我發現自已在某些方面的知識,粗淺之極。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