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一九八九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到了家門口,貞珊跳下車直接走了进去。我把陶娟送回了家。

    我把車放到里屋出來,陶娟把一包香煙遞給我。我高興的說:謝了啊。

    她嬌填道:你跟我還用說謝謝啊。

    我苦澀的笑了一下,掉頭欲走。

    貞全你還欠我東西呢。陶娟喊道。

    我回過頭,不解的看著她。陶娟捉醒說:我讓你姐告訴了你的,你不會忘記了吧?

    我陡然想起她要我給她寫情書的事。她若不問及,我還真的就搞忘了。我撒謊說:我早就寫好了,放在家里呢,明天拿給你吧。

    陶娟仰頭望了望西斜的太阳:時間還早呢,你現在回家拿給我吧。

    她這可難住我了,自從上次從她們工廠回家后,白天地里,晚上女人,兩頭忙個沒停。加上許文豪閉門創作,我早把這事給拋詩腦后了。

    行,你在家等著啊。我皺眉捂肚,難受的說:不行了,突然肚子疼,我先回去上個側所,一會兒給你送來。

    疼的厲害嗎貞全。

    我哪里聽她的招呼,一溜煙跑出院子,直奔許文豪家。

    进院子就看見許文豪的母親在摘菜。

    我說:阿姨,文豪還在閉門搞創作啊。

    許文豪母親手里拿著一顆青菜,起身說:你來的正好,二樓子一個人躲在屋里哭呢,我問他怎么回事他也不肯說,你們兩個關系好,你去給勸勸。

    我耳朵貼在門上,沒聽見里面有什么聲音。敲門說:文豪,開門啊,我是貞全。

    房門打開后,許文豪抱著我嚎咱大哭,用他的話說,那真是如喪考妣啊。

    我問道:兄弟你這是怎么了,創作失敗啦。

    他用更凄厲和悲傷的哭泣回答了我,我知道自已肯定猜錯了。又猜測說:不會是潘麗跟你分手了吧。

    啊鳴鳴。許文豪推開我,蹲在地上繼續大哭:海子死了他死了。

    許文豪點點頭,蹭著門站起來,一臉的絕望,他說:在青麥地上跑著,雪和太阳的光芒。詩人,你無力償還。麥地和光芒的情義我的偶像,我最崇拜的詩人海子死了。

    我安慰說:那咱捫去給他上個墳吧,你光在這里哭也沒多大紀念意義啊。(如遇缺¥章節,請到比&基尼小說網閱讀完整版)

    許文豪無力的搖頭:去不了,他在北京臥軌自殺了。

    我突然感覺到這事有點大,也有此被他的傷感情緒感染到了。我說:你先哭一會幾啊,我去找大牙和張泰。

    十多分鐘后,我們三個一起往他家跑。路上我把自已看到的狀況給他們做了說明。張泰說,他聽許文豪說起過海子,那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詩人。上次破廟里,許文豪給潘麗朗誦的詩歌,其實就是背的海子的詩。于是我們三個商量著和他一起紀念一下那個臥軌自殺的詩人。

    我們回到他家時,許文豪還在哭。聽了我們的提議后,這才收住情緒。他找出白紙,用毛筆在上面寫下了四個大字:海子之募。

    大牙,去幫我找一塊木板來。許文豪吩咐道,眼睛都哭腫了。

    我和張泰主动跑去商店,給他買了鞭炮和紙錢。完成準備后,一起跟著他上山。因為在我們幾個當中,只有他才知道北京在哪幾座山頭對應著的方向。

    爬到一座山頂,許文豪四下看了看,指著鄰近一座更高的山頭說:去那座吧,北京應該是正對著那座山頭的。

    我捫只要沿著原路回去,在分岔路。往那座山頭攀爬。甘大牙對海子完全不知情,為了紀念他,累的他爬上爬下,搞的他一臉不悅,但是礙于和許文豪之間的兄弟情,沒有完全的表現出來。

    上山頂后,他把靈位插尸入泥土中,跪下去三拜。拜完就燒紙。嘴里不停的吟誦著海子的詩歌。我就感覺是一個巫師在念著咒語祭神。

    鞭炮屑落了一地,許文豪還不愿離去。我們陪他坐在山頭,聽他講海子的故事。他說自已和海子通過信,他讀過海子所有的詩歌。可是海子卻不被許多人認同,他常年受著被排斥和嘲諷的壓抑,也許正是這此造成了他對自已詩歌創作的絕望,對理想的破滅。于是選擇了離開。

    甘大牙感嘆說:他自殺我能理解,但是他為什么要選擇臥軌呢,火車軸鍵碾過去,骨頭都沒有了。

    張泰說:要不怎么人家是詩人呢,搞文學藝術的腦子和咱們的長的不一樣n

    然后他們倆一起把目光投向我,我趕紧散煙給他們,什么都沒說。許文豪望著北京的方向出神。

    這一天是吧。年3月函日,春夏之交的日子。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