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旅館開房

小說:鄉村女人 作者:黑ya子

    老海回想到那次和雨果在縣城巧遇,兩個人都是無所事事的在城里玩。兩個人在錄像廳看了一下午的錄像忘記了回家的時間。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兩個人心里都清楚該回家了,可誰也沒有說,因為心里都是同樣的一個心思,只是都不愿說出來罷了。

    晚上的城市雖然只是個小縣城,可比上農村來說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鮮和羨慕。

    兩個人沉·迷于城市的夜色中。

    當然,他們在鬧區散步看熱鬧的時候,各自的心里是想到過回家這個概念的。

    但是都不愿意捅破這個困擾在兩個人內心的問題是現在兩個人心中反復出現的問號。

    快樂的時光總是那么的短暫,轉眼已經是深夜了。

    路上行人都是漫步于回家的途中的,鬧市里小攤小販都開始收拾自己的物件打樣準備回家了。

    看著逐漸稀疏的人群,雨果終于耐不住了:“我們怎么辦?”

    “你說?”老海征求她的意見,想把有句各自心中心知肚明的話從她的嘴里說出來。

    “你是男人,你做主嘛,干嘛總問我?”她嘟著嘴說,滿臉都帶著羞澀的表情。

    “我說就我說,現在回也回不去了,我們只有找個旅館住了”老海終于鼓足了勇氣捅破了這層窗戶紙。

    “我說了都聽你的”顯然她是同意的。

    “那好,我們現在就去找旅館”

    “嗯”雨果答應著跟在老海的身后開始一家一家的找旅館。

    雖然城里的旅館很多,可是既便宜又干凈的卻不多。兩個人問過了好幾家不是價錢太高就(色色小說 是里面臟氣氣的看著就不舒服。

    雨果畢竟是女人,流了幾個小時的街腿都有些發软了。

    “老二,我看隨便找一家就算了,我都跑不动了都”她有些煩了。

    “好吧,前面一家,好歹都住进去”老海答應著,兩個人就往前走去。

    看著上面寫著‘舒心旅館’招牌的門面,兩個人猶豫著进去了。

    前臺坐著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看到兩個人进來熱情的招待著。

    老海交了二十元的房費,那個女人就領著他們上了三樓,打開305房間的門微笑著說:“兩位休息吧,有事就到前臺叫我”

    本身老海想開兩間房的,可是羞澀的衣袋里不容許他這么做,明天還要吃飯,坐車,不能把手里僅有的五十元都放进這旅館里。

    雨果沒有說話,隨便他開幾間房她都無所謂。

    看著干凈的兩張床鋪上鋪著潔白的床單,連被子都是白色的。在家里根本就沒有鋪蓋過這么干凈的被褥。

    雖然他們不是第一次的單獨在一起過,但是今天兩個人住到一個房間里還有些紧張,畢竟不是名正言順的情侶。

    “你困了吧,你先睡?”老海打破了僵局。

    “嗯”她嗯了一聲就衣服也沒脱就躲进了潔白的被子里。

    老海沒敢看她,只顧著坐在床上想著心事。今天的巧遇真的出乎自己的意料,沒想到能在這里碰上雨果,況且她和他還看了一下午的錄像,此刻腦海里忽然出現了錄像廳里突然出現的外国人赤身裸体糾缠的畫面。感覺到下面的物件抖动了幾下,渾身開始有了烈火焚身的燥熱。

    他偷偷的扭頭看了一眼雨果,剛好雨果的兩只眼睛正在火辣辣的看著他。四目相視,傳遞著男人女人內心深处存在的某種信息。

    “把燈關了吧,我穿著衣服睡覺不習慣”雨果輕輕地羞澀的聲音飄出她那小巧的口,荡在他的心上,雖然只是一句話,但是這句話的威力比一顆炮彈都具有殺傷力。

    他拉滅了燈,屋子里頓時漆黑一片。

    屋子里靜的只能聽到兩個人的心跳聲。

    索索的聲音傳进他的耳朵,他好像看到了她脱去的每一件衣服,看到了她一絲不掛的身体,他的呼吸急促了。

    她仿佛聽到了他如烈火燃燒時發出的噼噼啪啪的心跳聲,那來自他身上的火真的好猛,熾熱的溫度同時炙烤著她的心和身体。

    她不能在平靜,她平靜不了。

    他的腳步在一步步逼近她的床,一點點的靠近她的身体。

    她的喉嚨好像被什么卡住了一樣呼吸都有些困難了。

    “嗯`````````````”當他的手觸到她脖子的時候,她發出了難以名狀的聲音。

    她好久沒有接觸過男人了,自從上次那個午后和他缠綿之后就再也沒有接觸過男人了。

    女人也有需求,身体本能的需求,這是每一個普通女人都想要的需求。

    他感覺到了她身体在他觸碰到她的一剎那所發出的顫栗,他的身体也隨之抖了一下、兩下`````````````````

    他的手向下延伸,在她柔软的凸起的那里停下了,他的臉貼到她的臉上,他的手沒有停止动作```````````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