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九章【趙秋菊攔路】

小說:鄉村如此多嬌 作者:清竹閑月風

    “行了,老子都知道,也是我最近沒在意你們的感受,既然現在骷髏堂給我們這個契機,那我們就順勢而為,如你們想的,在z縣讓所有人都聽到我們的聲音!”秦二霸目光炯炯,閃爍著精芒。

    天欲其亡,必令其狂。

    既然骷髏堂成心找死,那我便替閻王爺收了他!如今的縣城太過平靜,那些老輩人太過沉浸在安逸舒適的生活中,他們已經太久沒見識真正的怒火!

    為了滿足他們的愿望,秦二霸決定,化作一場燎原之火,席卷而去,讓秦朝的威名得到誠懇,得到認可!

    也是為了那些對他抱著希望的弟兄們,平淡的生活,不是我們想要的!

    每個男兒都潛藏著幽深的戰意和野性,年輕人,如果不張揚,如果不囂張,如果不氣盛,那,還能叫作年輕人嗎?

    “你們去召集弟兄們吧,不過我先說好,既然打算走上這條道,那就給我抱著一只腳踏进棺材,一只腳趕紧鐵籠的思想,像那些還畏畏缩缩,不敢拿刀斗狠的就別叫了,趁早回去娶個媳婦兒生娃放羊!”秦二霸望向楊桂和汪鐵牛,目光肅穆而又犀利。

    “二霸哥,放心吧,我們倆這就去招呼,你放心,我一定會交待完善,讓底下那些狼崽子們做好心理準備,別的不敢說,咱們從小長到大的那些弟兄絕對不會給你丟臉!”楊桂大喜過望,一向比較穩重的他也是面露狂色。

    “沒錯,二霸哥,像楊鵬、山子、秦娃子那幫老兄弟絕對敢跟著你上刀山下火海,就是你讓他們現在去砍條子也不含糊!”

    汪鐵牛更不用說,這廝滿臉橫肉直興奮的抽搐,幾近瘋狂道。把門外剛剛路過的小護士嚇得面皮發白。

    “好,既然要做就做大的,你們跟著我這么久,也了解老子的脾氣,明天,老子就要讓‘秦朝’之名一鳴驚人!”秦二霸斷然道。

    “三天?這么快?”楊桂一驚,雖然他知道秦二霸素來雷厲風行,果斷狠辣,但也沒想到要這么快下手。

    “怎么?你們怕了?”秦二霸露出標志性的邪笑,深邃的目光透著詭異。

    “怕!俺從生下來除了二霸哥你,俺鐵牛還沒怕過誰呢?”汪鐵牛狠狠地一揮拳,與聲俱色道。

    “放心吧,我這么做,也自然有它的好处,這會兒,骷髏堂定以為修理了我們,我們就會害怕,再也不敢生事!可他們全錯了,我們,可不是街頭那些只會欺软怕硬的小混混!”秦二霸拍著汪鐵牛的肩膀,解釋道。

    “嘿嘿,我懂了,二霸哥你是想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楊桂會意,頓時壞笑道:“骷髏堂在z縣叱詫風云十多年,到現在更是橫行無忌,如日中天,絕對不會想到一個剛剛出道的新生幫派會來挑戰他!”

    “不,我們不是挑戰他,而是要滅了他!”秦二霸搖了搖頭,說道:“既然出手,就要將其打得永遠爬不起來,要挑戰一個實力強大的老幫會,這也是唯一的辦法,我們和他耗不起,也承受不起他們的報復!”

    ……

    時間直到傍晚,秦二霸才和汪鐵牛、楊桂等人骑著摩的回到村里,至于那些受傷的兄弟,除了傷重還需要住院的,其他都各自回家去了。

    而嘈雜的醫院也終于恢復原來的寧靜,那些醫生護士都是重重的舒了口氣。

    秦二霸徑直來到灣里,一路帶著滾滾的風塵,不想一聲嬌呼卻是將他駕駛打斷。

    “秦二霸,你給我等等!”只見趙秋菊不知何時站在村道上,豐滿的身姿一如既往的吸人眼球,嫵媚的臉蛋好似嬌艷的花朵。

    她今天穿著頗為保守的長衣長裤,上面印著翠綠色的花紋,卻是難以遮擋嬌(和諧)軀的玲瓏。

    秦二霸有些詫異,他停下車,說實話,對于昨天晚上自己瘋狂的行為感到有些歉意,只是沒想到對方居然這么快就敢面對自己,而且看其表情,似乎像是來找茬的。

    “趙大姑。”秦二霸咂吧咂吧嘴,目光情不自禁的在其高聳入云的胸(和諧)脯上掃了一眼,輕聲一喚,心下已經做好被其打罵怪罪的準備。

    趙秋菊美目看著秦二霸始終抱著一種警惕和戒備,想到昨天晚上瘋狂的情景,心中雖然羞怒,但更多的還是膽怯,尤其是臨走前那句“這事沒完”的話,她就悄然打了個寒戰,兩條豐腴的長腿連忙紧紧的夹住裆(和諧)部私密地帶。

    昨晚那一夜如瘋牛般的耕耘,秦二霸戰斗力的報表讓久疏戰陣的趙秋菊都有些招架不住,那美麗的桃源都還有些紅腫。

    恍然間,趙秋菊猛然發覺自己又沉浸在昨晚那瘋狂的運动里,頓時媚臉一紅,連忙將心思移開,鼓起勇氣美目望向秦二霸,張開柔嫩的紅唇:“你……”

    趙秋菊剛開口,才發覺自己還沒有想好言辭,不由又是一僵,場面頓時尷尬。

    數秒后,秦二霸從摩的上下來,上前一步,趙秋菊被他的舉动嚇了一跳,連忙捂住胸口那兩只酥鼓鼓酣睡著的大白兔,美目又是慌亂又是警惕,不過盡管如此,趙秋菊卻是沒敢退后一步,看來秦二霸昨晚的兇悍給她留下難以磨滅的阴影。

    “你別怕,我沒有惡意的。”秦二霸努力的露出一個溫和笑容,說道。

    “哼,你少在這假惺惺的!”可惜秦二霸的表情落在別人的眼里,簡直就像是大灰狼對著小紅帽,根本沒有一點信譽可言。

    “我沒有假惺惺,我跟你講,我昨天晚上那是……”秦二霸連忙解釋道,雖然并沒抱多大希望,但好歹也努力過。

    “什么都不用說了,老娘已經把你看清楚了,你就是一個披著羊皮的狼,裝模作樣的衣冠禽兽!”趙秋菊拿捏不住秦二霸的心思,但見對方沒有強勢霸道,而且眼下也算是光天化日,料想這家伙不敢把自己怎么著,于是壯大膽子罵了兩句。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