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來14章 來鳳樓

小說:鄉村邪少 作者:狗吃西瓜

    半途中互道姓名,小張叫張鼎奎,二十出頭,老家在鄰縣,與長溝鎮一界之隔,小時候經常去河壩村玩,二姨妈竟然是老房子里的大美人胡翠蓮!

    提起家鄉的風土人情,一下拉近了關系,林樂隨意問道:“小奎哥哥在這里干了幾年?那唐二小姐本事了得,莫非是某一門派的傳人吧?”

    張鼎奎應道:“快五年了,在店里受了些安保訓練,至于二小姐一家是否屬于某一門派,還不太清楚。

    秦二蛋有些不信:“干了五年,還不清楚主子來歷,奎哥真會騙人。”

    張鼎奎認真的說道:“騙了你是狗!我們當伙計的,每天跟二小姐一起,只過問店里業務,別的知道得很少,她武藝的確高強,卻不知從何而來,”轉過頭瞪了一眼林樂,“小林兄弟剛才大膽的招惹她,給請进里面去喝茶,差點惹出大禍來,唉唉,不該過問的就別去過問了。”

    如此解釋,更激起林樂極大的好奇心,卻不得不應道:“哦哦,只是隨便問問而已,小弟要是買下了來鳳樓作公司總部,和盛唐玉器行同在這古城內,以后就可以隨時在一起玩了。”

    張鼎奎拍手叫道:“真是太好!守柜臺久了,經常悶得慌,店里就我最小,木有一個伙伴,有你在,更好打發時間嘛。”

    穿過一條老巷子,巷口煙霧彌漫,遠遠的聞到了臭豆腐氣味,林樂大方的掏錢買了三串,一人捏著一串,一邊走一邊吃,滿嘴角的辣椒和香料。

    古城高居江油市西北方,三面由石墻環繞,東面臨江,南面與七八十年代的老城相連,西面背靠陡崖,越往西面走,爬坡上坎,商鋪越來越少,游客也稀疏起來,地形卻越來越復雜,游客稍有不慎,就像进入了迷宫,好半天找不著北,各種豪華會所、公司總部卻設在這里,修繕風格盡可能與古城原貌相融合,其中還包括兩三家本地房地產公司。

    由張鼎奎領路,鉆进一條老巷,巷內,殘墻斷壁爬滿青藤,青石板縫隙間芳草萋萋,沒見多少游客。

    “撲撲!”三少年的腳步聲驚飛了老槐樹上的一只老鴉。

    “這就是古城內的說唱巷,古時候極品戲子如云,是專供游人浪漫的地方,如今名字沒改,還是叫說唱巷,不過比當年冷清多了。”張鼎奎嘆道。

    林樂環顧巷子兩邊,千百年前的歌舞不再,麗人早已作古,化為塵土,可戲臺樓閣盡管破舊不堪,卻依然保持原貌,一時間恍恍惚惚,仿佛穿越回到古代,成了絕世翩翩一公子,坐在包廂之中,翹起二郎腿,品茶聽戲,鑒賞麗人,說不出的逍遙快活!

    從商業開發的角度來看,說唱巷所处位置有些掉尾,可受到江油市升級為国際文化旅游大都市的政策導向影響,多數老樓已經有人包租或購買,先后裝修成鋪面,掛出招牌,擺上各種旅游產品,一兩家配以川戲和古樂的茶園即將開張。

    “歡迎光臨。”

    “本店紀念品種類齊全,價格便宜任你挑。”

    三人嘴里嚼著零食,慢悠悠走著,有誰朝某個鋪子內瞄上一眼,立馬就有人招攬生意。

    走不多遠,踏上高高的石梯,朝上一望,半坡上現出一座古老建筑,石木結構,雕梁畫棟,顯得有些氣派,正面是寬大的木質戲臺,下面是空的,中間由幾根巨木柱支撑,游客可以從戲臺下方进入,而戲臺上方,高懸著一塊黑漆牌匾,寫著“來鳳樓”三個大字。

    張鼎奎到戲臺下止步:“這就是來鳳樓,我得盡快回去,不然唐二小姐會給臉色看的。”

    进樓內,迎面是一塊壩子,古時候供尋常百姓免費看戲的,而壩子左右兩面,建有懸空的木質長廊,相互貫通,卻又各自分隔為許多個單間,就是富貴人家看戲的包廂了,長廊靠里,則對應著很多房間,為豪門子弟風花雪月、品茶休閑之用。而戲臺對面,也有一座巨大的看臺,看臺之后,則是一片荒園,縱深不見盡頭,一直通到后山。

    “唉唉,這也許就是本人的一生之城,搬进來就不愿意搬走了!”總体說來,來鳳樓雖然有些破敗,色調老舊,但結構完整,稍加修繕,就能恢復昔日之氣派,林樂習慣了長溝鎮的老街,厭倦了江油市現代化新城的鋼筋混凝土,乍眼一看,對眼前的老樓竟然十二分的滿意,偌大一座老樓,不僅能容納公司辦公,而且結構復雜,金屋藏嬌極其方便,樓主的八百萬的報價,感覺如何也值,甚至還撿了些便宜!于是喜滋滋的跳上戲臺,接連翻了幾個筋斗。

    “師弟看上了這地方?”秦二蛋紧追上去問道。

    “當然,真是太好,寬敞又好看,而且實用!”林樂急匆匆的給楊洛軒打了個電話,要他明天就開始幫著辦理轉賣老樓事宜。

    空荡荡的戲臺上,倆少年效仿古代戲子,切磋本門武藝,你來我往,互有勝負,破舊的木質地板震得咚咚作響,只可惜一場精彩演練,并無美女觀眾現場喝彩。

    習練幾遍杜門十六式,有些累了,剛坐在臺邊歇一口氣,對面看臺外忽然有了些響动,細細一看,原來是一位老人放羊放到荒園子里來了,林樂飛身下了戲臺,直奔老人,遠遠的招呼道:“爺爺好!您的羊長得還真肥壯哦。”

    放羊人見慣了好奇的游客,隨口應道:“后園里的草長勢茂盛,羊吃了當然肥嘛,小伙子來游覽古城么?”

    “正是,看到老樓,蠻喜歡的,爺爺既然住在附近,一定了解來鳳樓的歷史吧。”

    “再熟悉不過了。”老人拴好羊,坐在一塊大石頭上,慢慢打開話匣子,將來鳳樓的古往今來細細道來。

    “古城搞商業開發,如此氣派的一座戲臺子樓,為何無人來包租或買斷呢?”林樂打斷他問道。

    “說來話長,”老人卷了一只旱煙點著,啪啪啪吸了幾口,“1976年間,市上文工團到這里演戲,夜里散場時,觀眾們從戲臺下邊往外走,人山人海,到了石梯上,不斷有人摔倒,于是人擠人,人壓人,踩死壓死二十幾個,后來戲臺子樓幾十年來阴風慘慘,夜里經常鬧鬼,成了古城內著名的鬼宅,當地除我這把老骨頭不怕,很多人大白天也不敢进來,商家自然不敢包租或買斷了。”

    林樂笑了:“樓主報價便宜,原來如此!小兒有意買下老樓,出價八百萬,是否劃算呢?”

    老人應道:“這里已經是寸土寸金的商業地段,據說某些店鋪日入萬元,比來鳳樓小得多的老鋪子,要價也是幾百萬!只要你阳氣足夠的高,不懼鬼魂,將來做外地游客的生意,買下來鳳樓當然劃算哦。”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