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四位大美女的領地

小說:鄉村艷福 作者:小羽

    完事后,陳曉天起身穿好衣F,只見小芳也迅速地穿好了衣F,充滿怨恨地瞪了陳曉天一眼,打開門走了出去。

    站在門外的陳東怔了一下,這才明白剛才在房里的叫喊是怎么一回事,當下笑呵呵地將一盒飯與一支冰啤遞給陳曉天,說:“天哥,你的飯和酒。”

    陳曉天吃完飯,喝了那一瓶酒后,來到球場外走了一圈,回來問阿東:“J點鐘了?”

    阿東抬腕看了看時間,說:“差不多九點了。”

    陳曉天說:“今天我有點累了,這里就J給你了,我先回去了。”

    阿東忙說:“好的,好的。”

    陳曉天由于剛才喝了一瓶啤酒,肚子有一點胀,外面涼風習習,便決定走一走,散散走。剛走了J步,突然后面奔來J十個人,皆手持鐵B朝著陳曉天兇神惡煞地打了過來。陳曉天大吃一驚,忙奮力抵抗,奈何寡不敵眾,身上被打了JB,頭部也挨了JB,頓時頭暈目眩,心想今天終于碰到兇狠的了,還是逃命要紧,便大步朝前跑去。

    后面那J十個人叫喊著追了上來。陳曉天跑到一條小街道,眼前的路晃得越來越厲害,腿也顫抖得越來越厲害,突然眼前一黑,一頭撲下地去。

    不知什么時候,陳曉天一個激靈睜開了雙眼,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床上,這床软綿綿地,一G丁香花的香氣撲鼻而來,儼然是nv孩子的床。而且屋里的擺設,倒像是一個小孩的房間,海報與娃娃遍眼都是。

    陳曉天掙扎著站了起來,走下床來,推開門,來到客廳,突然發現一個nv子坐在一張沙發上,正冷冷地看著他。

    “你是怎么进來的?”那名nv子問。

    陳曉天怔了怔,做了一個慌張的手勢:“這個……我也不知道。我被打人打暈了,一醒來,就來到了這里。”

    那名nv子說:“那可能是小艾帶你回來的。”說著將陳曉天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突然發現陳曉天披著浴巾,撇了撇嘴,說:“我看你人倒是挺老實的那種,怎么你會被人打暈了,難道你是混黑社會的?”

    陳曉天忙說:“不是的,我是剛进城沒兩天,其實,我是鄉里的……”

    “是嗎?”nv子好奇地看著陳曉天,半信半疑,問:“那你會做飯做菜嗎?”

    “會!”陳曉天脱口而出:“這個我最會了!”

    “好。”nv子伸手朝廚房里指了指,說:“馬上去給我做一頓飯出來,冰箱里竟然一點東西都沒有,我可餓死了。”

    陳曉天伸手抓了抓頭發,朝身后看了看,轉身朝廚房里走去。見廚房里有J個西紅柿,拿起來看了看,放在水中去清洗。nv子饒有興趣地看著陳曉天,問:“你叫什么名字啊?”

    陳曉天如實答道:“我叫陳曉天。你呢?”

    nv子答道:“我叫文明芝。”陳曉天哦了一聲,將西紅柿放在菜板下,拿出刀刷刷地切了起來。刀法之快,令人咋舌。

    文明芝從來沒有看見過如此嫻熟而登峰造極的刀法,即使在電影中,也沒有如此傳神。但是,在切完兩個西紅柿后,陳曉天放下了手中的刀,不經意看了文明芝一眼,投來一個得意的微笑,然后問:“有面條嗎?”

    “啊?”文明芝儼然沒有從剛才的驚訝之中回過神來,待陳曉天再次溫和地問:“小姐,請問你家中還有面條嗎?”文明芝這才回過神來,忙不迭說:“有有。”接著從冰箱上拿起一包掛面遞給陳曉天。

    陳曉天接過面條,朝文明芝點了點頭,說:“請稍等十分鐘。”

    原來,這是一間混合公寓,里面住著四位大美nv,分別是陳曉天已認識的文明芝,救陳曉天回來的春霞,還有公寓主人肖麗蘭及在外做模特的蘇飛。

    文明芝回到客廳,坐到沙發上,拿出手機發了一個信息給春霞,問家中天降神廚美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春霞回信息說:是我在回家途中救的他。他傷得很嚴重……

    這時,只見陳曉天捧著一碗熱氣騰騰的面條走了出來,將面條輕輕地放在文明芝面前,笑容可掬地說:“請用。”

    “好香啊。”一陣香氣撲鼻而來。早已饑腸轆轆的文明芝拿起筷子,一陣狼吞虎咽,P刻,便將一碗香氣騰騰的面條吃了個精光。

    看著文明芝那大朵快頤的樣子,陳曉天搖了搖頭,暗想,這丫頭,果然很餓了。

    吃完面條后,文明芝恢復了往日的神采,再次將陳曉天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突然問:“請問,你能將衣F先穿好嗎?”

    陳曉天忙回房,找了半天,極不好意思地出來了,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站在文明芝地面,支支吾吾地說:“我……我衣F找不到了。”

    文明芝半信半疑看了看陳曉天,來到Y光一看,果然,掛著兩件男人的衣F。

    “我真是F了你了,春霞!”文明芝無奈地搖了搖頭,來到客廳,對陳曉天說:”你的衣F被春霞洗了,我看,你還是披著浴巾吧。“

    陳曉天想了想,說:“不用了。我想,我在這里恐怕不太方便,我還是走罷。”說著來到Y臺,穿起半G的衣K,來到客廳,只見文明芝站在門口,伸手擋著他,若有所思地說:“嗯,你是春霞撿回來的,你這樣一走,春霞可能會怪我。不如,明天等春霞回來了,你再走吧。”

    陳曉天猶豫不決。突然,門匡了一聲開了,只見一名留著短發身材苗條如花似玉的nv子走了进來,一看見陳曉天,吃了一驚,將陳曉天全身上打打量了一遍,冷冷地問:“你是誰?”

    陳曉天吃了一驚,看來這房子里并不只有兩個nv子,不由地看了看文明芝,伸手比劃了一番,一時竟有些不知所措。

    “蘇飛,過來。”文明芝朝蘇飛招手道:“事情是這樣的……”

    文明芝J事情的來龙去脈跟蘇飛說了一遍。蘇飛頓時警惕地望著陳曉天,不冷不熱地說:“一個陌生男人,最好不要在我們這里呆得太久。我們這是nv子世界,不太歡迎男人。況且,不是春霞從外面撿來的,誰知是壞人還是好人。”

    蘇飛的一番話,說得直接坦露,毫不留情。陳曉天聳了聳肩,說:“那我走吧。不好意思,打擾了。”說著伸手去開門。

    “等一下。”文明芝沖了上來,站在陳曉天旁邊,說:“其實,嗯,你可以晚一點走的……”

    “明芝!”蘇飛瞪了文明芝一眼,示意文明芝不要挽留。

    文明芝面露難Se,一時矛盾不已。

    陳曉天對文明芝說:“沒事。我理解的。”說著再次手去拉門。突然,門自动開了。陳曉天吃了一驚,暗想,莫非這門是自动的不成?正在驚異,卻見一名身材微胖風姿綽約的nv子走了进來。她一看陳曉天,顯然也吃了一驚,看了看屋明芝與蘇飛,指著陳曉天問:“這位是?”

    文明芝再次了充當了一回解說員,將事情的原委如實說了一遍。

    這位进來的叫肖麗蘭,是這間公寓的主人。她朝陳曉天呵呵笑了笑,說:“你沒必要這么急著走。我這里還有空房,你就將就著住一晚吧。明天等春霞回來了,我們再從長計議。”

    陳曉天猶豫不決,說:“只怕會給你們帶來麻煩。”

    “沒事,”肖麗蘭大大方方地說:“只一個晚上而已,況且,來者是客,大家都是成年人,你不必太拘束。”說著請陳曉天坐了。

    蘇飛站在一旁直瞪眼。

    文明芝拿著蘇飛走到一旁,笑著說:“菲兒,你別這樣,他ai了重傷,現在走的話,會傷到傷口的。”

    蘇飛白了文明芝一眼,沒好氣地道:“他到底哪里迷上你了,真搞不懂。現在男人沒一個好東西,留他在這兒,你這是請賊入室引火上身!”

    正在這時,聽得房門被推開的聲音,只得一溫柔細膩的聲音叫道:“姐M們,我回來啦。”

    文明芝眼睛一亮,伸手刮了刮蘇飛的鼻子,說:“好了,春霞回來了。”

    說著來到客廳,只見春霞穿著一套西裝短裙走了进來,一看見陳曉天,不由怔道:“咦,你醒來了?”

    坐在沙發上的陳曉天忙站了起來,望著春霞問:“是你救的我?”

    春霞微笑著說:“是啊。我路邊看你暈倒了,受了很重的傷,就順便將你扶回來了。你現在怎么樣,好些了嗎?”

    陳曉天點了點頭,說:“好多了。謝謝!”

    “不客氣。”春霞投以陳曉天一個職業的美麗微笑,正要进臥室,卻見蘇飛擋住了她的路,不冷不熱地說:“春霞天使,我有話跟你說。”

    春霞不由怔了怔,驚訝地問:“怎么啦?”

    放石說:“我現在好多了,在這里恐怕不太方便,我先走了。”接著對春霞說:“感謝你救了我,大恩大德,無以為報,以后若有機會……”

    “好啦,別這么說。”春霞說:“我知道,你一定是以為蘇飛生氣了吧?她是這樣的脾氣。因為見多了壞男人,以為天下男人都是壞的……”

    肖麗蘭這時走了出來,對陳曉天說:“你先坐著休息會兒,我們先開個家庭會議啊。”接著朝文明芝、春霞與蘇飛使了一個眼Se,四人心照不宣齊走进了肖麗蘭的臥室。

    四人进得臥室后,肖麗蘭將門輕輕地關了,問春霞:“這個男人你確定是你從外面撿回來的嗎?他不會是壞人嗎?”

    還沒待春霞開口,蘇飛搶先說:“肯定是壞人。你們哪里看到好人會受那么嚴重的傷的?你們沒看到,他身上還有好多的傷口,猙獰恐怖!”蘇飛一說完,自個兒不由地打了一個JP疙瘩。

    文明芝說:”我感覺他人挺好的啊。你們不知道,他切得一手好菜哩。而且,他煮的面特好吃……“

    “你就知道吃。”蘇飛怫然不悅地白了文明芝一眼。文明芝朝蘇飛做了一個調P的鬼臉

    肖麗蘭對春霞說:“春霞,你表個態吧,對這個陌生來客,咱們到底是留還是不留?”

    春霞紧咬著嘴唇,猶豫不決。蘇飛紧盯著春霞,C促道:“你倒是快說啊。”春霞想了想,說:“我覺得他應該是個軍人,對他用種奇怪的親切感,所以我才會出手相救。但是,我又擔心他會有什么特殊的來歷,到時怕給大家帶來麻煩,所以……”

    “那就叫他走!”蘇飛脱口而出。

    文明芝看向肖麗蘭,肖麗蘭想了想,說:“這樣吧,我們不能太不近人情。他給我的第一印象還不錯,我們不坊考驗考驗他。要是他能經得起考驗,我們再做打算吧。若他經不起考驗,哼哼,對不住了,天王老子也得離開咱們這里!”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