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就這么定了

小說:鄉村誘惑 作者:叱咤風云

    第116章就這么定了

    “這回算你聰明,沒聽你桂英嬸兒說嘛,她今晚上沒穿小裤衩哦,就等著讓你看看她的腿窩子呢。”秀花紅著臉,迅速說了一句,而后仿佛生怕桂英過來掐她似的,急忙起身溜到了一邊。

    “死秀花,你說啥呢,誰想讓葉秋看腿窩子了。”桂英嗔道,抬手想打,但是發覺秀花早就溜之大吉,恨恨的沖在一旁偷笑的秀花揮了揮手里的蒲扇。

    娘的,估計這倆娘們大晚上的真發情了,不然的話,咋會說出這么多露骨的話來調戲自己呢?

    莫非是家里的爺們炕頭上滿足不了她們,兩個風韻猶存的半老徐娘,想啃了自己這顆嫩草?

    葉秋目光接連在桂英和秀花臉上掃過,暗笑一聲:妈蛋的,左右是你們這倆娘們勾引老子,你們不怕,老子一個光腳的難道還怕了你們倆穿鞋的,更何況,這倆娘們雖然三十多歲了,但是模樣和身段卻是不錯,平時可是沒有這么好的機會,在她們兩個身上撈點豆腐吃的。

    嘖嘖,今晚上先搞妥了你倆半老徐娘,走的近乎了,再吃了你倆的閨女。

    先從桂英嬸兒下手,這娘們明顯比秀花嬸兒要放得開!

    桂英嬸兒,全名叫李桂英,家住在村西頭,今晚上不知道發了什么瘋來找秀花侃大山,聊著聊著就看到葉秋一臉失魂落魄的從村外走來,桂英便慫恿著秀花,一起逗逗這村里出了名的壞小子。

    秀花在招呼了葉秋之后,故意岔開雙腿,讓大花裤衩的裤腿開到最大,這要是白天的話,有個男人蹲在面前瞅著,一眼就能看到里邊的腿窩子,晚上雖然視線暗了點,但是作為過來人,深知男人脾性的秀花和桂英,卻知道這種猶抱琵琶半遮面若隱若現的滋味,最為能勾引男人的欲-火。

    但是,起初她們倆以為,葉秋在看了秀花故意露出來的風光之后,裤裆里的家伙怎么也會翹起來的吧,然而,事實讓兩人失望了,葉秋的裤裆沒有一點兒反應,兩人心里就開始泛起了嘀咕,該不會是葉秋這小子裤裆里的鳥兒不中用吧,咋看到女人的大腿-根了都,為啥還是沒有反應呢?

    前幾天村里不是傳言葉秋能看透女人的衣服嘛?既然這么厲害,裤裆里的玩意兒總該不至于是個廢物吧?不信邪的兩個娘們,在彼此對視之后,馬上就有了新的主意,一定要試試葉秋這小子,裤裆里的鳥兒到底能不能撲棱起翅膀來。

    所以,秀花和桂英心里有自己的小算盤,葉秋的小算盤也開始扒拉開了,只不過葉秋的算盤扒拉的更響,連秀花和桂英的閨女都算計进去了。

    “葉秋啊,別聽你秀花嬸兒滿嘴跑火車,桂英嬸兒只是跟你說說,可不敢讓你看嬸兒的腿窩子呢。”桂英佯裝害羞的咳嗽了一聲,但是目光卻是時不時的去看一下葉秋的裤裆,心里納悶,咋還沒有反應呢,換了一般的男人,就憑自己這幾句話,那裤裆里的鳥兒早就撲棱起來想要鉆女人的腿窩子了。

    和桂英同樣心思的還有站在一邊的秀花,心里也納悶的很,心里念叼著莫非葉秋真的是個廢材?這輩子都玩不了女人?

    尼瑪的,骚到家了都,還裝純,老子戳死你丫的。

    葉秋心中冷笑,嘴上卻是可憐兮兮的說道:“桂英嬸兒,你和秀花嬸兒是不是合起火來逗我玩啊,你們不讓我瞅瞅你倆的腿窩子長啥樣,我現在就告訴小滿叔和寶山叔去……”

    與其被动接招,不如主动出擊,看這倆老娘們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樣來,說著,葉秋作勢就要起身去告狀。

    葉秋這突如其來的一招,頓時把秀花和桂英嚇壞了,眼見葉秋怒沖沖的真要起身去告狀,倆人急忙攔住他,強笑道:“葉秋,大侄子哎,你咋說翻臉就翻臉呢,嬸兒又沒說不讓你看是不,但是,這事兒你可不能讓外人知道,除了咱們三個之外,不能告訴任何人,知道不。”

    桂英最是著急了,村里的老娘們到一起說點帶葷腥的話,彼此鬧鬧一點都不稀奇,但是像這么明目張膽的勾搭一個年輕后生,要讓人家看自己的腿窩子,這要是讓自家的男人知道了,非被打個半死不可,尤其是桂英男人——小滿的脾氣就是茅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年輕時候那會兒兩口子吵架,桂英沒少挨小滿的揍。

    秀花也是同樣的心思,寶山雖然脾氣很好,但是一旦涉及到自己女人在外邊勾搭男人,就算是脾氣再好也忍受不住。

    這……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啊這是!

    秀花和桂英開始后悔今晚上不該招惹葉秋這個瘟神了,只是,現在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就算葉秋去告狀,自家男人不相信,但是一旦在村里流傳開來,這事兒好說不好聽啊,更何況無風不起浪,這事兒要是傳到別的女人嘴里,就更不得了了。

    “就是就是,我跟你桂英嬸兒也沒說不讓你看呀,你著什么急嘛。”秀花附和著,順帶著把桂英也帶了进來,誰讓主意是這娘們出的呢,現在出了事兒,必須不能讓自己一個人承擔。

    看著兩人急的滿頭冒汗,葉秋心里暗笑一聲,重新坐在馬扎上,悶聲道:“那我啥時候可以看到腿窩子呢,長這么大,我還從來沒有見過女人的腿窩子是啥樣呢。”

    桂英擦了擦嚇出來的汗珠子,神色僵硬的笑道:“跟你裤裆里的正好相反唄。”

    “咋講?”葉秋抬頭問道。

    桂英看了一眼秀花,心里無奈的嘆了口氣,道:“你下邊是根棍,我們女的下邊是個窟窿眼兒,等啥時候你那根棍兒變的又硬又直了之后,就能捅咕女人的窟窿眼兒了,也就是我們女人的腿窩子嘍。”

    葉秋哦了一聲,隨后就低下了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秀花和桂英兩人站在一邊,心驚膽戰的看著他,擔心這小子該不會又琢磨什么整人的法子吧。

    就在兩人快要失去耐心的時候,卻見葉秋忽然把手在裤裆上捏了兩下,抬起頭看著她倆道:“為啥我的棍兒直不起來呢?”

    “葉秋,這個……這個要在你想女人的時候才會變直……”桂英聞言一個趔趄差點趴在地上,看來葉秋的那方面是真不行啊,一邊解釋著,看向葉秋的目光中充滿了憐憫,一個男人要是裤裆里的玩意兒不中用,還算是個正常的男人嘛!

    秀花同樣為發生在葉秋身上的不幸而嘆息。

    葉秋人畜無害的看著桂英,道:“可是我現在就在想女人啊,為啥還是直不起來呢?”

    桂英已經快要瘋了,難道要告訴葉秋,說他那根棍子是個殘廢不中用?這么說的話,也太打擊人了吧。

    “咳咳……可能是你反應比較遲鈍,需要一些外在的東西來刺激一下的吧。”桂英只能用自己伺候自家男人的經驗來解釋了,要不然她都不知道該咋解釋葉秋那根棍的情況了。

    葉秋傻乎乎的問道:“嬸兒,是不是我看到了你們的腿窩子之后,棍兒就可以變直?”

    聽到葉秋這有些憨傻的話,桂英和秀花彼此看了一眼,忽然就覺得葉秋可憐了起來,這孩子從小沒爹沒妈的,好不容易長大成人,卻還是個天萎,一輩子連女人是啥滋味都嘗不到,老天爺咋對這孩子這么殘忍呢。

    “葉秋,你先別著急,我和你秀花嬸兒商量個事兒哈。”說著,桂英就把秀花拽到了一邊。

    “桂英,啥事兒啊?”秀花疑惑的問道。

    桂英扭頭看了一眼葉秋,見他又重新低著頭用手在裤裆上抓捏,壓低了聲音對秀花道:“秀花,我估摸著葉秋這小子是個天萎,打娘胎里生下來的時候,那鳥兒就不管用,這孩子怪可憐的,我尋思著,反正咱們也這樣了,不如找個地方讓葉秋看看咱倆的腿窩子,滿足一下他的好奇心,像他這樣的天萎,怕是一輩子都嘗不到女人味了,咱們就當是做好事兒,讓他好歹這輩子也看看女人的身子啥的不是。”

    “可萬一他要看到咱倆的腿窩子之后,突然那玩意兒就翹起來了咋辦?”秀花有些擔憂的說道。

    桂英想了想,道:“應該不會吧,就算真的是那樣的話,咱們也算是做了一樁好事不是。”

    “可我擔心的是,他年紀小,萬一控制不住自己,對咱倆做出點啥來可咋整!”秀花顯然很擔心這個問題。

    “是啊,這家伙身強力壯的,咱倆可不是他的對手,要不然咱就在這給他看一眼腿窩子,然后就各回各家?”秀花擔心讓桂英也開始重視了起來。

    秀花點了點頭道:“我看這樣最穩妥了,即讓葉秋看了腿窩子不把今晚上的事情說出去,又能試探一下他到底成不成,大街上,他總不至于敢對咱倆动手动腳的吧。”

    桂英忙道:“那好,就這么定了。”

    ……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