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看電影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咯咯……”女人們笑得東倒西歪,高粱還特意擺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給她們看。

    你們這些女人,浪來浪去,到時候把你們一個個都ri了。

    “李娟,高粱那盤童子鸡,你是想第一個去夹是吧!”王蓉越說越離譜。“好大一只哦,你吃得完嗎?”

    一個個女人眼里冒光,高粱感覺身邊的女人都成了一只只狼,朝他呑口水。

    “不行,你胃口大著呢,你吃了,我們就不剩了。”王蓉還在那怪叫,高粱覺得這女人一到哪兒,哪兒就事多,不消停。

    “銀花,這第一口你來吃,你胃口小,還能給我們留一口。”

    王銀花沒想到王蓉突然朝她身上說事,紧張的不停結巴,根本不知道說什么好。

    雖然也是小媳婦堆,王銀花一般都是聽著,讓她說還真為難,尤其是說上高粱,剛剛在廁所,那一口童子鸡差點沒吃下去。

    “我……我不爱吃鸡!”王銀花紅著臉,缩著脖子求饒。

    “銀花,你吃吧,吃高粱的**!”王蓉不依不饒,煽風點火,把一桌子的女人都拉进去。

    “對啊,銀花,高粱的**好不好吃,你先嘗一口再告訴我們。”

    “銀花,你吃的時候可小心夹,別夹壞了,壞了可就不好吃!”

    ……

    王銀花羞得要找個地洞鉆进去,只有高粱默不作聲,這些女人們的浪勁都上房頂了,都是晚上沒被男人ri好弄的。

    等到上菜了,這些女人才消停,童子鸡是沒看見,不過蒸的肉呼呼的丸子和大片的肉塊,吃得一桌子女人滿嘴流油。

    農村的酒宴沒有那么多講究,都是大海碗大海碗的上,油都流到碗口邊了。菜不求好看花樣,就圖個實惠,省的人背后說主人家小氣,收了份子錢瞎糊弄,掉錢眼里去了。

    吃了幾個菜,這些女人也都收斂下,知道給后面的菜留肚子。吃飽了撑的女人聚在一起又不不消停。

    “高駝子這丑貨晚上還請了人放電影,回去就把孩子哄睡了,晚上來看。”

    “啥電影?”

    女人們的興趣一下就被勾起了,農村人爱熱鬧,一大堆人圍著一個屏幕,比家里的小電視帶勁。

    “不知道呢?聽說是武打片,好看!”

    “那行,回家也把孩子喂飽了,跟我家男人一起來看。”

    田秀娥說完,王蓉就喜歡去堵,這兩個女人一直不對付。“田秀娥,你是跟你家長順等下半夜那場吧,孩子都nǎi好了,就不給你男人留一口。”

    王蓉輕蔑的撇了田秀娥一眼,一桌子的女人聽著她的話,臉上都有點不自在,王蓉的話也說到她們的心坎里去了。

    農村里放電影,上半夜是武打片和枪打片,大人小孩都能看。到了下半夜,把孩子哄回家睡覺,姑娘們走了,男人們就會讓放電影的放黄sè電影,都是香港的三級片。

    男人們津津有味的看完電影,回到家特別來勁,換個花樣弄的女人那叫一個滿意。時間長了,大小媳婦也爬過來看,回到家照著電影里那樣折騰,第二天起來倍兒jing神。

    有的老大爺熬不到半夜,干脆上半夜的電影不看了,睡上一覺直接趕下半夜的一場。

    聽到今晚放電影,女人們第一件事就是把孩子哄睡了,好好跟男人再學幾個花樣回去折騰。

    “王蓉,你不看別看啊,我看電影怎么了。”田秀娥也不是好惹的,這么多女人憑啥就光說自己,扒灰的還不笑偷人的呢。

    “又不是你家的電影,我憑啥不看了。”王蓉哼了一聲,也不理田秀娥,讓田秀娥自己恨得牙痒痒。

    看電影高粱沒興趣,上高中那會在網吧里,什么電影都有,網吧老板為了好生意,還讓高粱給他下載一大堆,ri本歐洲的都有,那些真刀真枪的干,比起三級片遮遮掩掩,差得遠了。

    “銀花嬸子,你今晚看不看電影?”高粱湊近王銀花,小聲說。[!--empirenews.page--]

    王銀花一愣,今晚不是約好的嗎?難道高粱又有了別的心思。“我今晚不看了,婆婆不在家,家里沒人。”

    要別人聽了,還以為王銀花怕家里遭賊,高粱知道這是王銀花把他往家里帶,在家里把那事給干了。

    不過現在高粱有了別的想法,徐鳳音不知道回不回去,在王銀花家里也干不了多久,還是在外面好,趁著看電影的機會,往哪個角落里一鉆,能弄上大半夜,什么花樣都試過了。

    到時候徐鳳音問起也能說在看電影,誰也起不了疑心。

    “銀花嬸子,怕啥,家里還能有啥事,電影可好看呢,你就出來看唄。”高粱朝王銀花打眼sè,雖然王銀花不知道高粱到底打什么心思,但知道高粱肯定有更好的主意,默默的點點頭。

    “那行!”

    旁邊的王蓉一聽,怪叫著喊:“銀花,你也來看電影呀,你家老三可不在家,看了多遭罪啊,晚上還不是要自己弄。”

    這女人太欠ri了,總有哪天要上了她娘的,高粱暗罵了一聲。王蓉一點口德都不留,當著高粱的面說王銀花的事,而且沒羞沒臊。

    “我……我就看上半夜的……”王銀花就一個人,說出去的話也沒人相信,這些女人,哪個不奔著下半夜來的,王銀花就有點做婊子還立牌坊的意思。

    “看就看唄,有什么大不了的,沒男人自己弄也有個念想。”田秀娥最看不慣王蓉,王蓉說什么,她立即就添堵,她說什么,王蓉也立即給她添堵。

    “不用看了,照著高粱起念想不就行了。”

    王銀花支支吾吾說不出話,脖子都粗了,小媳婦們一陣陣眼睛發綠,高粱暗暗叫苦,王蓉這女人這把浪勁,沒得說,肯定是男人ri不住,側漏出來了。

    “王蓉,你們說話,怎么說上我了,我有什么給你們念想的。”

    “有有有……”李娟飛快的說:“王蓉你有童子鸡啊,好多人想呢。”要不是坐在桌子邊,李娟的眼肯定往高粱裤裆里看去了。

    高粱看這些女人越來越鬧騰,得教訓一下。

    “童子鸡?是小鸡嗎,這個我家還真有,王蓉,到時候我給你吃。”

    一桌子女人指著王蓉笑得東倒西歪,田秀娥更加得意。“王蓉,高粱讓你吃童子鸡呢,你現在就上去綴一口看看。”

    王蓉眼睛斜斜的盯著高粱,也不理田秀娥,心里想著這小犢子還想翻筋斗,老娘不把你吃得死死的。

    “吃吃吃,都吃好,吃完了還有呢!來,喝一個。”

    村支書高唐醉醺醺的過來,甩開膀子就想上去搂女人,他這德行村里哪人女人不知道,防的死死的,高唐一下子沒搂著,也不惱,笑呵呵的舉杯子。

    “高粱,你怎么湊女人堆里來了,你小子有福,被夹了幾下?哈哈哈!”看見高粱也坐著,滿桌子的小媳婦,高唐的話里不住的往外頭冒酸。

    高粱還想裝傻把高唐也糊弄過去,正要說話,高駝子和他媳婦張曉翠抱著孩子出門敬酒,一眼就看到高粱。

    “高粱,我正找你呢?”發現高唐也在,高駝子的臉綠了一下。“高支書,您喝好,我這有事呢,等下來陪你。”

    被高駝子攪壞了,高唐臉sè不太好看,沒多理高駝子,找個位子就坐下,盯著一大桌子女人眼珠子里冒銀光。

    高駝子他娘的真沒出息,白費了功夫,這擼貨怪不得媳婦偷人,高粱還想著高駝子跟高唐王八對綠豆瞪上了,掐一架。

    但高駝子太孬,腦袋綠了也能忍,以后張曉翠那sāo狐貍肯定偷人。

    “高粱,幫我去抱抱,就等你這第一下。”高駝子風急火燎的,七大姑八大姨還等著抱孩子,他快要招架不住了。

    高粱尋思著不能讓高唐這老狗好過,是不是再下點猛料。

    張曉翠怪不得被村里男人說唱潘金蓮,剛生完孩子的兩個nǎi子涨得老大,眼珠子蹭蹭往外冒光,要勾走男人的魂。[!--empirenews.page--]

    “曉翠,把孩子給高粱抱抱,以后考大學,給孩子他爹長臉。”

    張曉翠咕嚕咕嚕兩只眼從上到下把高粱瞧了一遍,滿意的點點頭。“駝子,哪里找來的小帥哥,不是我們村的吧?”

    聲音一荡一荡的,高駝子知道張曉翠又犯了sāo勁,拉著臉道:“墨跡什么,快給高粱抱抱,要是兒子沒出息,就賴你這婆娘,我揍死你。”

    高駝子喊的聲音大,張曉翠只白了他一眼,高駝子心里就發虛。

    抱孩子免不得磕磕碰碰,高粱也就在張曉翠大nǎi上蹭了一下,張曉翠那對招子一下子亮起來。

    “好了,抱過了,給我。”高駝子搶過孩子,剛剛那一下他可看清了,再讓高粱蹭上張曉翠,他要心疼死。

    “高粱,你先去吃,晚上留下來看電影。”

    一桌子女人埋頭在吃,高唐人也不見了,位子個高粱留了出來,高粱也不客氣。“高支書呢?”

    “走了!老東西還想到老娘身上蹭,就他那德行。”王蓉吐掉幾塊肉骨頭,撇撇嘴,很不屑。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