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大西歐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身邊的李娟馬上贊同。“就他還折騰得动?老東西焉啦吧唧的。”

    就是爱跟王蓉作對的田秀娥也沒說話,顯然這一桌女人都對高唐沒什么好感。

    高粱一拍腦門,把這群女人得罪了,高唐這老狗還不有得受了。高粱故意扯開嗓子:“這高駝子的種怎么就不長麻子,還白白凈凈的,張曉翠不會是在外面借的種吧?”

    王銀花的筷子差點拿不穩筷子,還好沒人注意到。

    “對啊,我說高駝子這丑貨怎么有這福氣呢,八成是別的的種。”李娟一咋呼,女人們點點頭。

    “我看八成是高唐這老東西的,張曉翠那狐貍jing樣,這老東西還不像蒼蠅聞著臭蛋。”

    “對,應該是他的……”

    女人都很盲目,王蓉把火一挑,馬上就被說的活靈活現,就連高唐怎么爬高駝子家窗戶都出來了。

    高駝子,我給你一個當爺們的機會,把高唐那老狗往死里咬,咬死了活該,高粱得意的喝上一小口。

    晚上看電影的人比吃飯的人還多,隔壁村里也有人趕來,下面黑呼呼的一片,不湊近誰也看不清誰。

    那些二流子們樂了,黑燈瞎火的往女人堆里一鉆,摸上兩把就走,最多也被打兩下,黑不拉幾的看不清也追不遠,不追了又回來,往另一個女人堆里鉆。

    也有運氣不好的,被男人逮住,那就吊起來打一頓。

    放電影的是個小年青,二十幾歲,大掛幕上放的是一個枪打片,稀里嘩啦的一頓亂打,小孩們看得直拍手,看著看著就拿起棍子比劃著要開戰,被大人打一屁股又老實坐下看電影。

    有男人坐不住了,使勁催小年青放毛片,嚷嚷著要清場。

    “大伙別急,大半夜我給大家來個超帶勁的,先讓孩子和姑娘們看看。”小年青叼著煙,神神秘秘的說。

    “啥帶勁的?有沒有《玉蒲團》?”

    “比《玉蒲團》帶勁多了!”

    比《玉蒲團》帶勁多了是啥玩意,那要怎么樣去弄,男人們被小年青整的心痒痒的,終于挨到半夜,不肯睡覺的娃子也被揍屁股滾蛋了。

    王銀花晚上開電影也被幾個女人拉著,讓高粱一直沒機會,到了下半夜,女人們都挨著自己男人,既怕被忍不住的老光棍蹭了吃虧,也能看著看著也能磨蹭兩下,先過過癮頭。

    高粱知道這時候王銀花應該有機會了,在人堆里找來找去,天黑,一下還找不著。

    “快放啊,你小子快點啊!”男人們在下面催個不停,小年青才樂呵呵的把錄像放出來。

    這幫子焉貨,沒見過好東西,高粱笑罵一聲,也不理他們,自顧自找王銀花。

    大掛幕上,一串亂七八糟的字,有人認出來,那是英語,至于說的什么玩意,誰知道,兩個外国人里在屋里哇啦說個不停。

    “哎呀妈呀,這驢玩意啊!一上來就干叻。”

    底下不管男人女人一下咋呼開,電影里那兩個外国人哼哼唧唧的開干,那男的驢大的東西不要命的朝里面搗鼓,女的叫撒瘋了一樣叫喚,那地方进进出出的特清楚。

    高粱抬頭一看,樂了,哪個斷子絕孫的玩意把大西歐都放出來了,真要按這個搞法,還不要了女人的命。

    電影里面搞得正起勁,而且已經換了好幾個姿勢,都是不要命一樣弄,那女的不停的又叫又鬧,瘋了一樣,就像去了半條命一樣,偏偏就不咽氣。

    男人們眼珠子使勁盯著,喉嚨發干,嘴里喘粗氣,身邊有女人的已經趁著黑把手伸进女人身上,到处是一片窸窸窣窣。

    “娘咧,哪有那么大個玩意啊!這要弄一弄,還不升天了,看電影里那女人,魂都要冒出來,被這么大個家伙一弄,才不枉真正做了一回女人。”

    女人往男人裤兜里一摸,還沒到電影里的一半,難怪不得勁!

    哪有這么大個玩意?這都是洋鬼子,高阳村到龙灣鄉,從里到外都冒土氣,哪有洋鬼子的玩意。[!--empirenews.page--]

    不知道高粱那小犢子有沒有這么大,有這么大弄得那叫多得勁啊,弄死都值當了。

    女人們盯著洋玩意眼里冒光,渾身上下都是想要干那事的意思,又想多看看,這么大個東西看一眼都太難的了。

    王銀花也是想去找高粱的,誰知道眼睛往電影上一挪,就挪不開了,那玩意,跟高粱的差不多。王銀花迷迷糊糊的就把自己想成電影里那個洋女人,洋男人也換成高粱,照著電影上面干,她就和那女的一樣,舒服死了。

    “銀花嬸子,你在這呀!”

    王銀花身子一顫,看到高粱在身后,黑不溜秋也沒人看見,身子使勁往高粱懷里湊。

    這東西害人啊!看王銀花都被撩成這樣,不知道今天晚上有多少男人要累得爬不起來。

    害人也沒害到高粱身上,他本錢足,底子厚,女人越撩起來越弄的得勁。手也沒閑著,朝王銀花身上摸,越摸王銀花越鉆得厲害,就像高粱捉的大鯉魚一樣,扭來扭去。

    高粱知道王銀花這是很想干那事了,也不耽誤,抱起王銀花的身子,摸著黑就往田間地頭跑。

    離高駝子就越遠,也還能聽到電影里女人的哼哼,找了個干草堆子,高粱踩上幾腳,弄得不扎人了,才把王銀花放下來。

    “銀花嬸子,就在這。”

    四周空荡荡的,王銀花本能的有點紧張。“梁子,這大空地的,不好吧!”

    高粱拍了拍胸脯。“沒事的,嬸子,這里沒人過來。剛剛電影里那兩個人也不是在外面干,咱們試試!”

    最后這句話讓王銀花沒意見了,要是也有電影里那個味,外面就外面,低低的吶了一聲。“那好吧!”

    “那好叻!”高粱從后面抱住王銀花,一只手就摸王銀花的前凸,一只手要摸王銀花腿窩子。

    身子還沒涼,王銀花又被高粱摸熱了,在高粱身上拱來拱去,像只蝦子。

    高粱又撩開王銀花的衣服,在上面弄了一陣,软软的,像棉花一樣,又滑不留手。

    “銀花嬸子,這孩子以后有得喝!”高粱在上面嘗兩口,笑著打趣王銀花。

    王銀花正在興頭上,也不知道高粱說的什么,隨便嗯嗯,抱著高粱的腦袋往身上揉。高粱的臉都埋进王銀花的大nǎi中間,有股子濃厚的nǎi香味,高粱伸出舌頭,吃得更厲害。

    被高粱這一竄,王銀花一身熱氣往上翻,又往下走,好不快活。

    “銀花嬸子,你和高老三到底是咋回事啊?他是不是像書上說得硬不起來,阳痿!”

    高粱一邊吃一邊問,王銀花的nǎi和嫩豆腐一樣,吞下去就往嘴里滑,嘴里吃得滿滿的又吐出來。

    “沒呢,他能弄,也硬得起來,我跟他弄過不少回,東西也弄肚子里了,就是懷不上。”

    高粱還指望王銀花這俏媳婦是原裝貨,看來不是了,也好,大姑娘干起來這里叫痛那里喊痒,不像少婦,懂得配合,還能跟著你动,多大的勁都裝得下。

    至于為啥懷不上,高粱也不是專業,知道男人不能讓女人懷孕就是一個阳痿,其它的兩眼一抹黑。

    高粱忽然抬起頭,換手按在王銀花嬸子來回搓。“那高老三是怎么ri你的,有沒有這樣。”

    王銀花小臉一下通紅。“梁子,你……你怎么這樣問。”

    高粱的手搓的更快,王銀花喘氣喘得更快,嘴巴像只鯉魚一樣張開,摸了幾次,高粱也知道這是王銀花舒服勁上來的反應,手活的更厲害了。

    “嬸子,你就跟我說說嘛?”高粱怪笑著,根本不讓王銀花歇氣。

    “梁子,這樣不好。”王銀花張開鯉魚嘴巴,頭埋在高粱身上,嗚咽一聲。

    見王銀花死活不開口,看來是吃硬不吃软,高粱把手一撤,王銀花忽然就覺得心里空落落的,好不自在。

    “嬸子,你不說,我可不弄了。”[!--empirenews.page--]

    高粱一本正經,王銀花一下慌了神。“梁子,你……我……我說。”

    王銀花就范,高粱嘿嘿一笑,朝王銀花的腿窩子里使勁一按,把王銀花整個人差點舒服的跳起來。

    “銀花嬸子,你就說嗎?說了我給你使勁弄。”高粱隔著裤子在王銀花腿里弄來弄去,王銀花微微翹著脖子,閉著眼睛享受。

    “他就那樣,要我張開腿……”王銀花斷斷續續,一邊想著跟高老三,一邊享受高粱的手在下面活动。

    “朝我肚子上……朝我肚子上折騰,一下一下往里頂,頂著就越頂越快,然后就不动了。”

    這高老三就會中国大趴呀,也難怪,八竿子打不出一個屁的老實人,連晚上放毛片也不出來看,能有那么多花樣才怪。

    不老實,高老三也不會愿意媳婦找人借種了,倒是便宜了高粱。

    “銀花嬸子,那你啥感覺?”高粱追根刨底,覺得聽王銀花說高老三的時候有種特別的感覺,就是那種等下要好好把王銀花ri一下,讓王銀花也真正嘗嘗做女人的滋味。

    “我痒唄!”王銀花漸漸放開了,越說還感覺越起勁。“朝里面頂一下痒一下,痒著也舒服!”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