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承包的想法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魚把頭?”高粱身邊一下湊近個大姑娘,白白凈凈的,頭發又光又滑,一點也不亂糟糟。白領子上衣,腰身綁著小皮帶,一雙長腿就像胡蘿卜,包在紧紧的裤子里面,筆挺挺的,怎么看怎么清爽,高粱一眼就喜歡上了。

    “哈哈!小黄,我們鄉里小伙害羞呢,你可別嚇到梁子。”王棟梁呵呵笑,對高粱面前的女孩說。

    高粱怎么肯被人看輕了,拍拍胸脯。“沒事兒,我膽子大著呢!我叫高粱,你呢!”

    “我是縣報的記者黄美卿,負責鄉村專欄的,你就是魚把頭,怎么看著比我還小啊?”

    黄美卿好伸出手來跟高粱握了一下,滑溜溜的,像nǎi油一樣。

    “魚把頭是看功夫的,不是看年紀,胡子一大把當不好魚把頭。”說到伺弄魚,高粱自信滿滿。

    “呵呵!你還不服氣了,等下我給你弄個專訪,仔細說說。”黄美卿興致勃勃的盯著高粱看,像要把高粱的秘密挖出來一樣。

    村長陶恩国,副村長李時金,婦女主任謝杏芳,會計老宋,殷切的領著王棟梁一行人往龙灣水庫去,人群里就差個村支書高唐。

    高駝子這一棍子敲得太及時了,這么好的機會高唐也沒趕上,一路上陶恩国有意無意的給高唐潑臟水,惹得王棟梁直皺眉頭。

    縣報的記者黄美卿一路上跟高粱很親熱,對高粱問著問那,都是些村里的簡單事,手里還拿著小本,不時的記上一兩句。

    高粱也挺喜歡黄美卿的,不像村里的姑娘那樣小家子氣,扭扭捏捏人家大方,還有文化,跟高粱說得來,身上還有淡淡的香水味兒,聞著透心。

    除了黄美卿,還有個干瘦的小伙,叫候勇,總是跟在那個大人物后面,眼睛時不時往縣報記者黄美卿身上瞟,對高粱就沒有好眼子了,上上下下都看不順眼一樣。

    看得出,候勇喜歡這個縣報的記者黄美卿,可是黄美卿又有點不搭理他,反而跟自己說得有滋有味,候勇就有點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

    高粱才不管他,有說有笑,故意刺激人一樣。

    小山坡上刮著秋風,淡淡的往人身上抹涼意,在袖子里鉆來鉆去,讓人jing神頭一下上來了。

    黄美卿一下忍不住了,打開本子沙沙的在上面寫,邊寫還要去伸手抓一下風。這一下高粱感覺黄美卿有股子說不出來的氣質,是文化人那樣帶著淡淡的水墨香味。

    王棟梁說了不是來指導工作的,幾個人鋪開了釣竿,在水庫里開始釣魚。

    “這個地方不錯嗎?”市里來的大領導贊了一口,手里一邊搓魚餌,跟王棟梁點點頭。“可以發展水產,一年下來可以增加給村里增加不少收入,值得推廣,可以讓村干起一些帶頭作用,把經濟搞活了。”

    王棟梁說是是是,然后又說了龙灣鄉水庫的來源,以及高阳村的一些基本情況。

    幾個村領導也回過味來,人家說話的語氣明明就是大領導視察工作,而且張口就來,肯定平常不少說。

    村長陶恩国使眼sè向王棟梁打聽,王棟梁就像沒看見一樣,讓幾個村干心懸懸的,又不好直問。

    “對啊!”高粱一拍腦袋。“水庫里放幾萬條魚完全沒問題,咱們就想著養魚,怎么就想不到發展呢?鯉魚大頭這些不值錢,找點jing貴的魚苗放下去,我看農經站的書生說桂花魚就不錯,外面賣幾十塊錢一斤。”

    “什么桂花魚,那是鱖魚。”黄美卿噗的笑了一聲。“還魚把頭呢!”

    高粱摸摸頭,他當然認識那個叫鱖魚。

    這想法也不是一下心血來cháo,高粱兩年的水庫也不是白守的,閑著也琢磨把水庫好好利用起來。

    大領導倒不像黄美卿一樣,溫和的看了高粱一眼,眼神有點贊賞高粱會來事。“小伙子不錯嘛?”

    王棟梁在仕途上打滾了大半輩子,見風是雨。“嗯!梁子的想法不錯,到底是年輕人,爱學習,动腦子,值得提倡。”[!--empirenews.page--]

    “就是剛聽了領導的話瞎想的,這就是指導工作吧!給人腦子開靈光一樣,主意一下就冒出來了。”

    幾個村干陪著王棟梁樂了,黄美卿笑嘻嘻的說了一句。“土鱉!”

    “老陶,我看高阳村還是挺有前景的嗎?水產就是一條好路子,你們要帶好頭,尤其要重視年青人的想法。敢想敢干,有什么困難,向鄉里反應,工作上的事,我盡量爭取。”

    陶恩国合不攏嘴,夸了高粱,還不是在他陶恩国的領導下,王棟梁發了話,以后向鄉里爭取資金什么的就方便多了,腰包里不虧。

    王棟梁沒空管陶恩国的小算盤,瞅著大領導對高粱感興趣,這小子也滑不留手,拉一把也能賺個大人情。

    “軍屬烈士后代,總是走在革命的前列啊!”王棟梁感嘆一聲。

    高粱心里歡喜滿滿的,王棟梁這話是在給他鋪路呢!

    “老王,這小伙子還是烈士后代?”

    “是啊,高維明老烈士的后代,打過抗美援朝,立過大功的烈士。”

    “哦!”大領導感興趣的看了高粱幾眼,讓高粱有點小紧張。“小伙子叫高粱是吧,很好!很jing神!”

    黄美卿一臉興奮的跑過來,她又發現了高粱的新亮點,烈士后代,這個比剛才的魚把頭更值得關注。

    “老王,不要忘了老一輩的革命jing神啊!烈士后代要多關注,有什么問題要支持,解決!”大領導的語氣很坚決,王棟梁說是,鄉zhèng f每年都有慰問。

    “王鄉長,有個不知道是不是困難的事得向您反應一下。”

    “梁子,還不知道是不是困難呢!王鄉長讓你反應,你就匯報一下。”陶恩国上崗上線,高粱卻看笑話,還匯報呢!

    “就是龙灣水庫的事。”

    陶恩国知道高粱想說的是什么事,示意高粱打住。

    “這個事我知道,王鄉長,梁子守了龙灣水庫兩個年頭,蓄水養魚、放閘灌田可一點沒耽誤,心里頭積極又有想法,是個好小伙。”

    陶恩国先把高粱夸了一頓,這話里里外外透著舒服。

    “可高支書說兩個年頭不短了,再守下去還不守成自家的了,要把這個事讓別人來干。我當場就不贊同,梁子辦事讓人放心,村里一年賬上的水產收入可沒少過一分,怎么就成自家了呢!梁子還是這一塊的魚把頭,換人,還真干不好這活。”

    “這個事,我也要自我檢討,當時沒注意工作內部團結,跟高支書鬧的不太愉快,也沒給梁子徹底爭取下來。”

    王棟梁一張臉立馬拉長了,這事不太光彩,大領導就在一邊聽著。高阳村黨政不合,他這個副鄉長有責任。

    有點怪陶恩国說話不分場合,但要抓住問題并解決,還是要把高唐擺出來。

    “老陶,你這個xing子要不得啊,內部不團結會影響到工作,要注意改正!”

    陶恩国表情嚴肅,表示一定接受領導的批評。

    “老高這個思想更不行,咱們是人民干部,不是土匪水賊,怎么就變成自己家的了。老陶,你把這個事情關注一下,以人民群眾的利益為基礎落實下來,梁子就很不錯嗎?”

    幾個村干連忙說是,看面上是陶恩国和高唐各大五十大板,但實事還是落在了高粱頭上,高唐吃了掛落。

    這事完了,王棟梁就說打住了,今天就是來釣魚,不說工作上的事。跟著大領導甩釣桿子,幾個村干就在一邊作陪。

    高粱后面就沒說話了,心里琢磨琢磨著,眼珠子時不時的朝王棟梁轉一下,心里算計著呢!

    不行,今天的機會太好了,王棟梁在這里,只有他能壓得住高唐,一定要把守水庫的事情定下來,讓高唐再弄不出什么幺蛾子。

    高粱拍了拍小腿兒,把王劍兵一把扯到沒人的地方。

    “劍兵,想不想弄個賺錢的路子玩玩。”[!--empirenews.page--]

    王劍兵把還有半截的煙頭掐掉,朝土里一扔,兩個眼珠子冒光。“粱哥,你就直說咋弄,跟你混還能虧著,干了。”

    “你就不問問我干啥?讓你小子搶銀行呢?”高粱也樂了,王劍兵就這副德行,只要高粱一開口,拎著刀片兒就往前沖,除非是王棟梁在前面橫著,不然就都一刀子。

    王劍兵賊笑兩聲。“粱哥,你就說怎么弄吧!”

    “承包魚塘!”高粱吐了口唾沫。

    “娘的,龙灣水庫一年到頭賣魚的款子也有幾萬,年年都讓村部給貪了,到頭來連個魚苗子錢都抠不出來。”

    “那不是捧著金飯碗哭窮!這幾個孫子夠狠,粱哥,準備怎么弄!”王劍兵露出白森森的牙口。“要不要綁了,訛上一筆。”

    高粱被氣得翻白眼,王劍兵也知道這不靠譜,摸摸大腦袋。“開玩笑呢!就是看這些孫子惹眼。不能綁,那要怎樣搞?”

    “有機會把水庫承包下來,咱們合伙弄,穩賺不賠。”

    “那還等毛!”王劍兵就是個急xing子!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