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小媳婦的嬌嫩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密實的高粱桿就像一堵墻,圍得密不透風,從外面看不到里面,從里面冒著腰,能看見进來的人。

    王銀花心里踏實了,那股子要搞事的念想就像燒開了的水,鬧騰個不停。

    高粱把地上鋪好,王銀花兩只手嗖嗖的就解扣子,黑紗衣被扒下來,里面還穿著肉sè的nǎi罩子,白花花的王銀花四仰八叉的躺下去,還張開兩條腿。

    高粱坐在王銀花一條腿上壓下去,女人的身子软软的,就像壓在棉花堆,那話兒頂在王銀花肚子上,就像吹涨了的氣球,馬上翹上來。

    拿手在王銀花的nǎi子上撂了撂,上面的粉sè大nǎi罩子很礙事,摸上去擱著,沒有一手的滑溜舒服。

    “銀花嬸子,你干啥還穿著這玩意,礙事兒。”高粱紀急急的把大nǎi罩往下一拉,露出又白又大的nǎi兒,才摸了一把,扯下去的nǎi罩子有彈回來了。

    “梁子,有扣子呢,別拉壞了,還得穿呢?”王銀花把后背抬起來,兩只手在后背上摸了一陣,大nǎi罩松垮垮的,這次高粱一把就扯下來扔到一邊去。

    高粱把頭低到王銀花胸口上,上下嘴皮子一合,叼著nǎi頭兒吮兩口。王銀花兩只手撑在地上,把身子往上送,大nǎi兒把高粱半張臉都埋进去。

    “別穿了,穿了還得脱,以后搞事都不用穿。”一只手和面一樣搓,另一只手也沒閑著,去拉王銀花的裤頭。

    王銀花把屁股往上抬,高粱沒費多大勁,連大紅裤衩一起拔掉,照王銀花大胯子里一摸,湿了一大片,高粱手撥到那一小戳毛上,油光發亮。

    “銀花嬸子,你的大牝口還真漂亮。”高粱伸手揉得王銀花嬸子抖不停,沒好氣的白了高粱一眼。

    “那有什么漂亮的,女人還不都一樣。”

    “那可不一樣。”高粱仔細的把王銀花掰開了點,形狀像只小魚兒,里面還是粉嫩的,跟大姑娘一樣,兩片小嘴兒只露出來一丁點,閉得紧紧,邊上的恥骨上的黑毛一根根微微卷曲,不密也不太稀,沒一點亂糟糟的感覺,反而撲閃撲閃的撩人。

    “有的女人就下面毛毛多著呢,呼里嘩啦一大片,跟割過一茬的野麥子似得,長了那副牝的女人最爱干這事。也有沒一根毛毛的,跟小女孩一樣光溜溜,那叫白虎。還有的張大個口子,像個大閘蟹,黑呼呼的,那一準是被男人ri多了。”

    王銀花直著腰看了看自己腿窩子,被高粱一邊挑弄一邊說,隱隱有點融了的好受勁。“你咋知道那么多咧,小毛孩子,是不是ri了很多女人。”

    “嘿嘿,看電影看的,就跟高駝子家那晚放的大西歐電影那樣。”

    吸了一口氣,高粱伸了手指頭分開那一小片肉,里面的滑子水流個不停,都順到大腿上了。伸一點进去,紧湊又滑润,就像被小女孩兒的嘴兒吸著。

    呼呼呼!高粱那大玩意挺得老高,悶在裤衩里又涨又憋,三兩下就脱個jing光,把那話兒湊到王銀花臉上。

    “銀花嬸子,先用嘴幫我含著。”

    王銀花看著高粱的大龙頭湊上來,就覺得胸口喘不過氣來,趕紧討饒。“梁子,你別作弄嬸子了,嬸子給你ri,嘴是使不上了,真會被你的大家伙給捅死去。”

    “沒事兒,銀花嬸子,我躺著,你用嘴幫我綴綴,多長多深你自個算計著,我躺著下面舒服。”高粱一咕嚕爬到王銀花身邊躺著,下面的大玩意硬邦邦的朝天指,等著王銀花給她裹一裹。

    “那行,你可注意點,別作死里弄呢!”王銀花咽了下嗓子,終于答應了,轉頭又敲了下高粱。“個小玩意,還挺多花樣。”

    高粱嘿嘿笑,心里想著,花樣還多著呢,全給你使一遍,保證你哭爹喊娘。下身一熱乎,王銀花腦袋緩緩往下沉,有了上回的經驗,全是用嘴皮子裹著高粱的大玩意,沒碰到一點兒牙,又酥又软又熱。

    王銀花咕嚕咕嚕的在下面吃,高粱枕著腦袋在上面看,就覺得魂兒慢慢的往外冒飄,神仙一樣。

    沒一會兒,高粱的大玩意比先前更厲害,翻過來身子把王銀花壓在下面,扶著那話兒頂到間一道縫。[!--empirenews.page--]

    “銀花嬸子,我干进來了!”

    腰桿子慢慢的往前面推,有滿地的滑子水,一下就进去一小段兒。

    “哎喲喲,梁子,要死了要死了。”王銀花屁股一個勁的往后面缩,把高粱的大玩意從里面退出來一小半。

    剛才高粱這一下,王銀花就覺得身上有種被撑開的感覺,這種感覺飽胀酸麻,退了一小半又有點空落落的。

    高粱不敢亂动,上次把王銀花戳得翻白眼,雖然弄进去了一小點,就有裹得嚴嚴實實的舒服勁,可高粱按下使勁往里戳进去一下爽到心尖子上的沖动,讓王銀花自個先適應了。

    王銀花退一小點,高粱就趁勢再进一小段,頂进去一下,王銀花都要咬著牙齒捂著嘴巴像是要舒服得要登頂一樣。

    进进出出的干活,高粱還剩小半截在外面,王銀花就猛地搖搖腦袋,大喊著到頂了到頂了,高粱使壞的往里进去點,也是感覺到頭了,王銀花被頂的躬著身子翻來扭去。

    “嗚嗚嗚……”王銀花憋著被高粱的大家伙撑得滿滿的舒服勁,看著高粱還有一小半在外面呢,又感覺到害怕。“梁子,你可別进去了,都要被你頂爛肚子了。”

    不止嘴說,怕高粱毛頭小子亂拱,王銀花把手伸到高粱的小肚子面前擋,怕高粱上了興頭亂捅。

    “銀花嬸子,我看著呢!”

    王銀花把大家伙吞进去了,里面滾烫,像进了暖爐子,高粱試著小小动了兩下,大家伙就像是被毛刷子挨個刷一遍的舒坦。

    “嗚嗚……”王銀花也不知道是舒服還是難受,小胳膊根本擋不住高粱的沖擊,高粱骑在她身上就像個大將軍,捧著王銀花的大白腚,一個勁得沖上來,沖得王銀花身上就像是龙灣水庫開了閘,小魚兒似的牝口噗嗤噗嗤的漏水。

    剛開始還有些胀得慌和被高粱頂爛的害怕,被高粱像打突機一樣的弄,王銀花身上的那股子爽利就像是炸開了一樣,這下子適應過來,全身上下都是舒服,往死了的舒服。

    “嗯嗚……”王銀花繃紧了身子,忍住那種帶到骨子里的酥麻。

    高粱是毛頭小子乘著xing子,jing神頭十足,呼啦呼啦的猛在王銀花身上倒騰,噼里啪啦就像六月天下冰雹,除非是王銀花被弄的喘不過氣來,高粱才歇上兩口氣,把自己的舒服勁往下壓一壓,沒等一下又挺起大家伙进进出出,把王銀花好一通猛干。

    腿窩子里到处是水,下面墊著的高粱葉就像是被一大早的露水打過,王銀花被高粱干进去那一下開始,從頭到尾都是被高粱干得飄了魂兒,腦子里暈暈乎乎,被高粱弄得上了幾次天。剛開始還能憋著嗚咽,后面只剩下撒了瘋的瘋叫。

    小媳婦身子嬌,水嫩水嫩的,一下子就熱乎。不像姑娘,嬌是嬌,但吃不住痛和痒,干起來扭扭捏捏的不爽利。更不像大熟透的女人,受的住勁,但是身子不熱乎。

    高粱這一通猛干,正適合王銀花這種小媳婦,那種舒服勁,實實在在,從頭到尾,一刻也沒停過。

    “梁子,夠了,夠了,要被你弄死了。”

    王銀花一張俏臉被弄成了豬肝sè,伸手要把高粱推下來,高粱正舒服著,那是停不住的。

    “銀花嬸子,哪里夠,我還沒完呢。”高粱兩只手抄在下面揉著王銀花的大腚,把大腚盤在腰上。高粱的大家伙從王銀花的屁股溝伸进去,沖來撞去就像要把王銀花掀起來的感覺。

    這時候王銀花覺得腿窩子里火辣辣的,暗暗叫苦,卻只好讓高粱由著xing子弄。放開了的王銀花漸漸的從那股火辣又找到異樣的感覺,臉頰慢慢變紅,就像大冬天里吃了辣子。

    高粱是越干越jing神,等到把東西撒进王銀花肚子里,王銀花已經软成一灘爛泥異樣,趴在高粱葉子上一动不动,像個死蛤蟆,把高粱嚇了一大跳。

    “銀花嬸子,你沒事吧!”

    高粱把王銀花翻過來,兩顆大nǎi白白晃晃的,跟王銀花人一樣,软癱了似的,王銀花悠悠的睜開眼。[!--empirenews.page--]

    “我沒事,舒服弄的,都要舒服死咯!”

    高粱捉住王銀花那雙大nǎi,揉來搓去,興奮的把圓鼓鼓的東西捏的變成各種形狀。“銀花嬸子,等下再來,再讓你舒服一回。”

    打了個冷顫,剛才那種弄在心尖子上要死要活的勁兒又活過來,不過現在下面還火辣辣的,兩條腿都收不住。

    感覺腿窩子里熱乎乎的東西往外冒,王銀花朝天躺下,用手掰扯開兩條腿,都蜷到頭頂了,整個人躬成個彎腰的蝦子。

    “銀花嬸子,你這是干什么呢?”高粱看著有趣,王銀花的小牝口朝天,好像要張嘴說話一樣。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