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趴水缸邊的姿勢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王蓉整天眼巴巴的守著,大白天的找個借口送口水,背著人給高粱裤裆里搂一把,光摸一摸也能解饞。

    “小粱,你咋沒來找我,我可給你留門了,晚上他睡得跟死豬一樣。”

    “王蓉嫂子,不行!我在你家干活,太顯眼了,你家男人jing著呢!”高粱指指劉三元,王蓉也有點子心慌。

    但王蓉是個敢說敢做的女人,城里嫁過來的,心氣兒高,認準了的事就必須辦成了,高粱的大家伙她可是早就惦記上了,馬上就要吃到嘴邊!尋思了一會兒,腦子里漸漸有了主意。

    下午,王蓉在廚屋里收拾菜肉做晚飯,還特意買了一大條排骨熬湯。只見她從廚屋里出來,瞧見高粱悠閑的給老李遞磚頭,揮揮手。

    “小粱,你沒事過來給我剁一下排骨!”

    劉三元朝這邊抬了抬眼皮,王蓉拎著鍋鏟大聲說:“快點,水快開了呢!耽誤不了幾下功夫。”

    劉三元把眼皮低下去干活,高粱拍拍身上的灰,剛鉆进屋子,王蓉一下就湊上來。

    “小粱,咱們趕快弄一下,你那大玩意作害人呀!我這心里都是慌的,快點!”

    高粱傻眼了,沒想到王蓉挑這個時候,干著干著活呢!鍋里還在咕嚕嚕的煮飯,她就想來ri一下了。

    “王蓉嫂子,這也沒地方啊!”

    “快點將就下吧!”王蓉摸著高粱裤裆剝洋蔥一樣剝,牽出大玩意,扶著廚屋里的一口大水缸,撅起大腚,擺好姿勢,褪下裤頭,露出白花花屁股溝子,下面滑子水已經湿噠,扶著高粱的大玩意噗通就弄进去。

    王蓉就像猛地喝了一大口老酒,臉上通紅通紅的紧紧閉著嘴巴,然后哦哦的長長松出一口氣,然后是渾身抖個不停。

    “舒服!太舒服了。”

    高粱每次干那事都跌跌撞撞,不是被人撞破了就是臨時有事,沒個痛快。猛地被王蓉一下牽进去,陡然扎入溫溫熱熱的腿窩子里,也是說不出的舒服痛快。

    “快!小粱,快點子兒……”

    王蓉這一說,高粱一下子回過神來,外面可還有人呢!挺起那大話兒,扶著王蓉的大屁/股,抓紧時間全力往里面搗騰。王蓉剛開始還能忍住輕輕嗯嗯兩句,后面根本忍不住了,死死的捂住嘴巴子,掙得眼淚都流出來了,感覺全身上下都不是自己的。

    等高粱松软下來,王蓉已經软得像一灘爛泥一樣,劇烈的喘息。高粱可沒時間顧著舒服,把話兒塞进裤兜里,還得幫王蓉收拾,捧起她的花白大屁/股穿上裤衩子,在水缸里舀水把王蓉掉在地上的水漬潑湿了,抹掉一切痕跡,才把舒服得昏了頭的王蓉抱到床上。

    “小粱,我終于做了回真正的女人了!再也沒有遺憾了!”王蓉像說夢話一樣。

    娘的!小爺給你家干活還給你家干女人,兩樣出力,虧大咯!呵呵!

    這個事兒,有了第一回就想第二回,就像垮了大河溝子,堵不住水兒嘩啦啦流。王蓉被高粱淺嘗即止的弄了一回,既有飛上天的舒服爽快勁兒,可是往嘴里一砸吧,根本想不起來,太短了,就弄了那么一下,哪夠!

    午吃飯的時候,高粱就覺著下面有动靜,王蓉脱掉水晶涼鞋,嫩白的腳丫子在高粱腿上磨蹭磨蹭,還不停的往上,跟高粱的大玩意碰一下,渾身就跟酥透了一樣的滋味。低著頭在碗里扒飯,眼神兒一溜就對高粱使一下,那意思,找個地兒好好弄一下。

    這女人是被ri上癮了,高粱大白天的干著活呢,可不敢亂來。上回那一次弄的,事后老李還開玩笑半妒忌的說高粱是不是在里面讓王蓉給夹了一下,雖然高粱嘿嘿笑唬弄過去了,心里可給自己提了醒。這些人可不是傻子,王蓉這女人被ri昏了頭,才成天心里想得不行!

    干活的空檔,高粱用個撒/尿的借口,直奔后院找王蓉。

    王蓉正在洗碗,洗著洗著還要磨蹭幾下兩條腿,滿腦子都是高粱的大話兒,下身火辣辣的。見到高粱,王蓉啪嗒一下就站起來,眼神放光,兩條腿利索的跑到高粱跟前。[!--empirenews.page--]

    高粱自然知道王蓉是想找她干那事的,都被ri昏了頭的女人,無法無天,這后院可空荡荡的,靠近了一準瞧見。

    “王蓉,你咋老想著我/ri你呢,這可在你家院子,你男人进來喝水,還不撞見!”

    王蓉瞧著空荡荡的院子,前面蓋房子敲打的叮叮聲還聽見呢!“那……那我們进屋去,鎖門。跟上次一樣,快點也行!”王蓉這是退而求次,跟高粱好好的弄舒服一番是不成了,要是像上回那樣作死了的舒服,也行!

    高粱是真服了這女人,難道女人干那事真比男人還上癮,可瞧見王蓉這樣,好像還真是的。

    “王蓉,你想以后咱們以后長久的舒服還是顧著眼前的痛快。”

    王蓉眨巴眨巴眼,可沒想到這,現在腿窩子里鬧騰呢!就想高粱拿那驢大的玩意上去堵,堵嚴實了,堵的舒服死。

    “要是只顧著眼前的痛快,咱們就ri,ri著ri著讓人撞見了,沒臉見人。要是想以后想長久的舒服,那就得忍忍,等哪天上外面了,或者你家男人不在家,咱們好好的弄一回。”

    “那……現在不干!”

    “現在是不能干呀,你男人在外邊呢?”

    “那……好吧,我再琢磨個好ri子,咱們去趟縣里,去旅店開個房間,誰都找不上。”王蓉心里想著,那時候胡天胡地,一定好好嘗嘗高粱的大玩意,把滋味給記住!終于把王蓉說服了,高粱松了一口氣,順口就答應。

    王蓉也是有恒心的厲害女人,說好了干法,還真能管住自己,明明心里想得不行,可是硬忍著不去撩一撩高粱,讓劉三元看不出什么蛛絲馬跡。可是那眼神確實時刻在說話呢!問高粱啥時候有機會咯!

    時間就在這敲敲打打過去,一停頓,一段ri子沒了,不停頓,一大段ri子沒了。

    王蓉眼巴巴的瞅著好事,可高粱在自家蓋房子呢,少不了人,一直沒個機會。好幾次王蓉都差點管不住自己了,也是高粱說好話安抚著硬忍下來。

    過了深秋,就到了冬月,地面上都上霜了,夜里風冷颼颼的,早上起來一大片一大片的白。還沒下雪呢,比下雪也好不了哪去。

    王蓉家的房子也到了收官的階段,外墻貼上了白花花的瓷磚,不比幾個村干家的差。這一大早,劉三元穿著小棉襖,嘴上罵罵咧咧個不停,幾個大師傅悠閑著蹲在一邊抽煙。為啥不干活?

    原來劉三元在縣城定好的最后一車子瓷磚沒送過來,耽擱了好幾天也沒個說法,就是不給送。村里人喜歡討彩頭,蓋房子可是掐著ri子算的,哪天动土哪天完工可都有講究,誤了時間可是要壞風水的,子子孫孫好幾輩子的事兒,能耽誤嗎?平時癟拉吧唧的劉三元也難得硬一回了。

    “我去叫金長順開拖拉機跑一頓,那個掉錢眼里的鐵公鸡,兩百塊錢一次,比搶還利索,被他坑也認了!”

    劉三元罵罵咧咧的過去請金長順,然后又罵罵咧咧垂頭喪氣的回來。原來金長順幾個月前病了后就再沒好上,一直窩在床。剛開始說是傷風感冒啥的,后來高粱才知道,金長順成天扒小鸡窩,惹上了裤裆里的孬病。

    高粱剛開始還樂呵的跟老李蹲一起抽煙,聽見劉三元說兩百塊錢一次,頓時有點坐不住了。等劉三元回來,高粱趕紧湊上去。

    “劉三元,你那兩百塊錢我來賺!”

    “咋的了,你拿什么賺?想錢想瘋了吧!”

    “金長順那拖拉機我開過,跑個縣里沒問題,我跟他借來不就行了!”

    劉三元一拍腦門,沒想著峰回路轉了,半路殺出個高小粱。“好好好!趕紧的,我跟你一起去縣里,你不認識人呢!”

    這時候王蓉從屋里出來,聽到动靜,心里面就跟點著了一樣,風風火火的跑上去。“劉三元,你咋呼啥呢!這事我跟高粱去就行了。縣里賣瓷磚的我認識呢!你在家多干一份活!”

    劉三元在王蓉面前是沒脾氣的,王蓉說得也有道理,他在家還能多干活呢,也能瞧著其他幾個人不偷懶。至于高粱,之前還有點帶把的犯沖,王蓉這幾個月忍下來,啥事也沒有,也沒多想了。[!--empirenews.page--]

    王蓉這是盼了幾個月,終于把這機會給盼來了,迷迷糊糊腦子里全是那天扶著水缸高粱那大玩意往里插的場景。心兒亂的跟什么似得,渾身上下風急火燎,那么大個玩意叻,終于能嘗一口了,得償所愿!哪里還會放過?

    高粱去金長順家借拖拉機,金長順愁眉苦臉的,人都干癟癟的沒勁,瞧見高粱也再沒臉子說去趴鸡窩了。高粱說來借拖拉機的,金長順二話沒說,把搖把手遞給高粱。

    金長順的凄慘樣也給了高粱jing醒,反正是決定絕不趴小鸡窩了,害人的玩意!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