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拖拉機上玩車震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高粱把拖拉機開出來,王蓉換了身衣服。不愧是城里嫁過來的女人,大冬天的還穿裙子,下面套上厚厚的長黑絲/襪子,兩條腿比地里拔出來的水蘿卜還要圓溜,看上去滑不溜手。

    那身短裙子剛好遮住腿窩子,攔著大腿上面成一條線,這要是一口風撩起來,還不露大胯子咯!劉三元撇撇嘴,啥也沒說,王蓉也不需要他說,一撂裙子就上了拖拉機的后座。

    拖拉機哐啷哐啷的搖啊搖,王蓉兩條穿著長黑絲/襪子的腿跟著左右研磨起勁,左右還有些鄉親村里人,王蓉還能忍著,等出了村口到了沒人的地方,王蓉嘩啦從后座起來,搂著高粱的胸口。

    “小粱,咱們終于能單獨处了!”王蓉四处張望,這一段空曠曠的,兩邊是山,前后是長長的大路,冒出個人大老遠就能看見,什么反應都做的出來。高粱知道王蓉是忍得快要瘋掉,心里面也會意,把拖拉機靠邊一停,王蓉就從后面翻過來。

    還是裙子省事,王蓉兩條腿一張,直剌剌的坐到高粱身上,隔著絲/襪感受著高粱火熱的大話兒,憋了幾個月的王蓉一下子就酥麻了。嘴唇張合呼氣,腦袋亂擺,上上下下的就開磨,先過一陣干癮。

    “小粱,被你害死了,這么長的ri子,過的沒滋沒味,魂都好想跑掉了。我不等了,現在就弄一回,這里沒人,咱們像上次樣,快一點兒。

    冬天里衣服厚實,但是王蓉今天算好了要舒服一回,所以穿得少,厚實的絲/襪下面就是裤衩,上身也就一件單毛衣。可王蓉被清y催發的根本沒有一點兒寒意,身上滾烫,扭著身子往高粱懷里鉆。

    干癮不夠止渴,王蓉從高粱的身上滑下來,三兩下扒掉高粱的裤頭,牽出那碩大的讓人魂牽夢繞的大話兒。再次實實在在的拿在手里,王蓉喉嚨發干,咕噥一陣口水咽下去……

    高粱也是好久不干那事了,王蓉特意打扮一番,然后火熱的动作,心里面特別舒服。女人的身子火辣辣的在懷里扭來扭去,软软糯糯的,裤兜里的大家伙早就有了反應,硬烫的跟燒熱的鐵鉗子一樣。

    里面火熱滾烫,被王蓉一牽出來,外面凜冽的寒風吹過來。這忽冷忽熱的讓人猛的一哆嗦,就跟掉进了冰窟窿似得,大話兒一下就發软了。

    王蓉喉嚨里的咕噥聲一響,高粱一看,正蜷著身子蹲下呢,俏媚的臉蛋就在大玩意跟前,見大玩意一下松软了,趕紧用手擼兩下想給擼直了。

    “王蓉,用嘴給我砸吧幾口!外面太冷了,這玩意不受凍,要壞咯!”高粱抬抬屁股把大話兒送上去,王蓉有點兒想躲。她還從來沒給男人使嘴呢,上回也是情不自禁的給高粱親了一口大玩意,實際他男人劉三元可從來不敢對她提這事。頭一遭,王蓉本能的有點想后退。

    可高粱拿著大玩意窮追不舍,王蓉的腦袋一退,就被后面的方向盤頂住了,高粱的大話兒一下就湊到王蓉嘴唇邊上,往里一撬,软滑的嘴皮子一下就裹住高粱的話兒,暖暖的溫度烫的高粱心里面都是舒服。

    王蓉白了一眼,最終還是受不了大話兒帶來的要飛天的舒爽滋味,不給高粱含硬了,哪里嘗得到!上下的牙齒一打開,把高粱的大話兒一吸,跟吸面條一樣嘩啦吸进嘴里。

    “茲……”高粱好受的咧著嘴,一把抱著王蓉的腦袋。

    凍了半天的大話兒一頭又扎进溫熱滑溜的洞里,就跟大雪天光著身子快要凍僵了,噗通跳进溫泉池子,全身的毛孔尖子都散開了,撒了歡的奔騰。

    王蓉還以為高粱咋了呢!翻起眼皮子朝上一看高粱正舒服著,心里也樂了,張嘴說不了話,嘴角邊輕輕笑一聲,又把腦袋沉下去。一寸一寸的含进大玩意,又慢慢吐出來,時不時還朝高粱看一眼,討好似得。

    高粱爽快的直哼哼,摸一摸王蓉的頭發,王蓉就含得更起勁!這他娘的賊舒服了,比干真事還爽利。

    沒想到王蓉使嘴皮子使的有這樣的舒服勁,王銀花也給高粱使過,但是只管咕嚕嚕的吃。哪像王蓉這樣,討好了似得眼神兒,簡直是要勾人魂去。

    “呼……王蓉,弄得真舒服,多給我含一會兒!”[!--empirenews.page--]

    大話兒是越涨越大,把王蓉的小嘴撑得圓圓的,快要含不住了,下巴都是酸的,嘴皮子都要麻了。把頭高高的往上抬,王蓉艱難的吐出高粱的大話兒,就像開啤酒瓶,發出噗的一聲響!

    “小粱快點兒,不然又要软乎了!”

    有了剛才的教訓,王蓉飛快的扒下絲/襪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屁股和門戶,兜頭一陣寒風打過來,王蓉凍得嘴皮發青。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扶著高粱還熱乎硬/挺的大話兒朝門戶邊的縫子上一頂,分開兩片小肉直挺挺的往里面擠进去。

    這么大的玩意,王蓉哪里受得了,上回是時間紧蹙,咬著牙硬塞,忍一時痛,得后面的痛快。這回王蓉可小心了,慢慢的坐下來,一小段一小段的吃进去。每进去一小段兒,王蓉的臉上都是一陣痙攣。又像是舒服又像是痛苦,可依然執著的把屁股往下沉。

    高粱正坐在坐墊上,王蓉與高粱對面分開胯子坐下來,這個姿勢的好处就是王蓉可以zi you掌握进去的長度。

    “哦哦……”越是往里面去,王蓉越是亢奮,抱著高粱的膀子死死的。

    感覺进去的到底了,王蓉抬一抬屁股吐出來一小截,然后坐下去又頂进去,被撑得紧紧的門戶內壁是一陣難以言語的灼熱感,身下好像被塞进來一塊火熱的炭燒一樣。

    找到妙处的王蓉抱著高粱的腦袋兩只腳撑地,抬起屁股上下套弄,一浪浪的舒服勁打上來,王蓉像是要瘋掉了一樣,咬牙切齒,臉上紧繃,跟大海里的小漁船一樣,四散飄搖。

    大冬天里撩衣服冷風子見縫就鉆,那是透心的涼,高粱只在外面摸摸王蓉的大nǎi/子,有毛衣和胸罩子撂著,硬硬的,沒有滑不留手,只有软软的,不夠舒服爽快!

    “高粱,親親我!”

    高粱聞聽遵命,朝王蓉的脖子里面一拱,熱乎乎的哈氣,熱氣四处鉆來鉆去,痒痒麻麻的,給王蓉助興!嘴皮子在上面嘬來嘬去,嘬到哪兒王蓉就找不到哪兒的奇怪感覺。

    上下一起弄,王蓉的腿窩子里嘩啦啦的止不住冒滑子水,醮到高粱腿上都是,一陣舒服到心坎里的酥麻后,王蓉攤到在高粱身上,死死的抱著,嗚嗚嗚的抽噎,那是舒服到極點了。

    高粱還沒舒服呢,那話兒硬/挺挺的泡在王蓉身子里。王蓉全身手指頭都不想动了,哪還有力氣?高粱只好自己动手,把王蓉從身上推下,抱著小腰兒,背躺在方向盤上。

    大話兒猛的往里面使勁,噗噗噗的發聲,像拉開了匣子的沖鋒枪。

    陡然被高粱這么費勁的一搗騰,王蓉心尖子上都是一顛一顛的,腦袋頭發亂甩,大喊大叫。高粱被王蓉這一下整的下了一大跳,慌忙去堵她的嘴,這可是曠野里呢!沒人也要被這鬧騰聲招來人。

    等到高粱徹底舒服了,王蓉把身子架在方向盤上根本起不來,跟條死魚一樣翻眼皮。絲/襪裤子褪到一半也不收拾,任由大胯撇開著露出私/处門戶。等到歇足了長上了勁,王蓉才提起裤子,下身被凍得有些發僵。

    高粱心里可滿意了,兩只手反在后腦勺,恣意的躺著。

    “王蓉,舒服不舒服!”

    王蓉喘著粗氣,懶懶的趴坐在高粱身上,頭發亂糟糟的,跟個瘋婆子一樣。“舒服,舒服死了!”可想著后面那段,王蓉還是心有余悸,高粱不管不顧的往上一頂,那個長度可是要頂穿人一樣。

    “等下還是我來上面掌握,你躺著別动,你那話兒太大了,都要把我弄翻了。”王蓉說是在商量,更像是求饒,一邊說著手上還去摸高粱的裤裆,趁著熱乎再往手里拽一拽。

    “那也行!不過你得多給我啜幾口,也跟剛才那樣!”高粱覺著剛剛也挺好,不用費力也舒坦,王蓉還給自己表演呢,那眼神兒勾魂一樣。

    這說著說著,王蓉的下身又熱乎了,隔著絲/襪裤子坐在高粱身上又不安分!對準自己的私/处摩擦幾下,泛濫成災,瞧那架勢把一條腿側抬著。是準備又扒裤子了。

    “等下干呢!先還要去給你家拉瓷磚,要是晚了你家男人還不急死去。”高粱捉住王蓉的屁股,不讓她脱裤子了。[!--empirenews.page--]

    “急啥!再要嫂子一次唄。”

    “急著賺錢啊!”高粱捏著王蓉的屁股,絲/襪裤子摸起來肉呼呼的,難怪城里那些女人爱穿。

    “呵!瞧把你急的,才兩百塊錢呢!還能把這好事給耽誤了。”王蓉噗嗤一聲笑,戲謔的瞧著高粱。

    娘的!這女人站著說話不腰疼,高粱朝王蓉的大屁/股上狠命一捏,大話兒報復xing的朝王蓉的私/处頂一把,把王蓉頂的喔喔叫,絲/襪裤子里亂糟糟的。

    “你干啥呢!還生氣了。”王蓉干脆把絲/襪裤子再次脱掉,粘著滑子水的門戶坐在高粱的大話兒上。“朝這兒來啊!”

    “沒ri好的女人!”高粱決定好好給王蓉頓教訓,默不作聲的猛抬屁股,一下把大話兒一頭扎进王蓉的身子里。

    “喔……高粱,你……你這個壞東西。”王蓉醬紅著臉,顫顫的說,不過下面早就湿滑渴望,很快就找到妙处,搖搖擺擺的吞吐起來,上下起伏。

    有了剛才的猛烈大餐,這次王蓉決定嘗個青菜饅頭,沒有迅速的獲取最大的酣暢淋漓。而是软软的趴倒在高粱懷里,腰上用力,腚盤子就像推磨盤一樣,一圈圈的扭动。

    這樣的扭动王蓉又找到另一種舒服的真諦,閉著眼細細的品味,樂在其。

    高粱還是第一回試著這種不同的感覺呢!王蓉就像一條蛇一樣,熱烈而溫柔,在他懷里翻涌吐氣。于是也不动作,放開了享受一回。瞧著王蓉將忍忍不住的時候,使壞的往上挺一把,引得王蓉就像炸毛一樣,哼哼唧唧的歡叫。

    這次不知道過了多久,最后是王蓉以一聲長長的哦哦哦結束,在上面起伏不定,高粱自然不忘了堵住她的嘴,瞧見沒人才放手。

    “小粱,我都要被你弄暈了過去。”

    “我還沒使勁呢!”高粱說的是大實話,這幾下就要暈了?我還沒使勁呢!還一直是王蓉在自得其樂,要是把王蓉摁倒了在下面干……

    “還沒使勁!那你是要把我干暈過去咯。”

    王蓉驚詫的捂著小嘴,想想剛才還真是自己在上面玩呢,高粱這是啥身子,干著這事好像永遠累不著一樣。

    高粱很滿意王蓉的樣子,心里面滿足。男人喜歡征服女人不是,高粱還沒使勁呢,輕易的就把王蓉征服了。

    “王蓉,這下夠了沒,夠了就去拉瓷磚,要是回晚了你男人不認賬不給我錢咋辦!拿你也抵不了債。”

    “呵呵,你個小犢子,合著我還不值兩百塊錢了?”王蓉戳了一下高粱的額頭。“你瞧你,都掉錢眼了去了,比金長順還扣。沒娶媳婦沒女人要養,你就那么缺錢了?”

    “缺呢!缺老多了,兩年都賺不上。”

    王蓉張大了嘴巴,拿手指頭比劃一陣,兩年都賺不上?王蓉也知道這可不是小數目,眼珠子亂轉,若有所思。“小粱,你這是要干啥?給高支書家下聘禮呢!等著娶他家高雯麗上/床頭ri?要我說這就不值當,高雯麗那小妮子長得周正,可ri起來估計不爽利,耐不住你這大家伙啊!”

    “去去去!亂扯蛋。”高粱不耐煩的揮揮手,又想起王蓉是出了名的大嘴巴,jing告的說:“你可別瞎說,不然我再不ri你了。”

    “呵呵呵!”王蓉笑得一陣亂顫,瞧著高粱的意思明顯是高粱遮遮掩掩的,不過高粱后面的威脅倒是讓王蓉小小的收斂點。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