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我能不能干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小粱,你真缺錢啊!要用來干啥?”王蓉瞧著高粱不像開玩笑,說的還挺認真,不由得好奇。

    “跟你說你也不懂,說了也沒錢來啊!”一提到這高粱就鬧心,心里不暢快,語氣也就冷淡了些。

    但是王蓉不以為意,歪著腦袋猜猜也不難,她也是村里的婦女主任呢!最近高唐可把這事在村部當成重頭戲,成天叨叨把龙灣水庫承包出去,還拿那富商請他洗桑拿弄小姐的事到处炫耀!

    不過王蓉聰明,也不逆著高粱,心里面一盤算,頓時有了主意,笑呵呵的說道:“小粱,我是不懂,不過要是你能干,我倒是有個能賺大錢的路子。”

    “我能干呢!”高粱興奮的挺著屁股就拿那大玩意在王蓉的裤裆里鉆。“剛才還干得你哭爹喊娘。”

    “呵呵!你個小犢子,還想作害呢!還想來干?”王蓉伸出手揉揉高粱那大玩意,心里面又是一陣驚訝。“小粱,咋還是那么大喲,這是啥做的,要是做你媳婦,真要被你每天干/死了!”

    高粱可沒心思跟王蓉說這個,心里被王蓉說得賺大錢的路子弄的痒痒的,急于想知道!

    “說說,是啥路子,我能不能干?”

    王蓉歪著腦袋,正經起來。“我有個表姐在縣一上班,管理學生食堂,前段來我這,說想找個人長期送小菜。你想想,學校幾千人呢,一天嚼裹的吃食還不是老鼻子了。你能開車,要是能把這個活干上,賺得還真是大錢。不過這事我也只能給你介紹一下,成不成還得看我表姐的意思。”

    高粱聽了雙眼冒光,砸吧算計一番,供應幾千人的吃食,光小菜,一天少也能賺上好幾百,可比拉磚頭蓋房子好賺多了,好事!

    “那行,你幫我給你表姐說道說道,這事要是辦成了,我肯定要好好感謝你表姐。王蓉嫂子,我也忘不了你的好处呢!”高粱興奮的撑起臂膀,把王蓉抱坐起來,在王蓉的胸口大nǎi隔著衣服撮得熱乎乎的。

    王蓉舒暢的輕輕吐氣,眼神迷離。“小粱,你記著我的好就行了,以后可別虧了我。”說著大冬天的拉下衣服,把高粱的手放进去暖和。高粱是真心感激王蓉,覺著她不像柳chn桃,就為了干那事,沒干好還害他,王蓉還為自己著想,關鍵時候還能幫自己。雖然眼下的事兒還沒影,但至少心意足夠了。

    “我記著你,現在我讓你徹底好受一回……”

    “啊……還要來啊!”

    ……

    等把瓷磚拉回村,都下午了,高粱和王蓉干脆在縣城里吃一頓好的,回去劉三元還沒問,王蓉就說瓷磚廠拖著不給上車,還說涨了幾十塊錢,填了飯錢的窟窿。

    高粱也覺著挺佩服王蓉的,這女人剛還跟自己干了好事,舒服得哭爹喊娘,轉眼瞧自己的男人還底氣足足的,一點也不虧心。

    對王蓉說給縣一供小菜的事,高粱可是上足了心,第二天一大早就去鄉里的集市里轉一圈,不為別的,光了解小菜的價錢,還拿小本記上一小頁整整的,基本上啥都有。

    然后又趕著回來給王蓉家干活,這一來一去十幾里的路,白天還要干体力活,晚上散工了,高粱盡琢磨這些道道,一門心思鋪上面。盡管王蓉的話還沒給高粱回,高粱卻事先把準備做足了,下定決心要拿下這好事。

    “嗯!大白菜就上葛矮子家買,他家地頭里的又大顆又白嫩,生嚼都有味兒。”高粱用筆在大白菜后面一項寫上葛矮子的名字。

    “茄子每家的院子里都有,挨個的收,不是難事!”

    “大白蘿卜?翁叔公倒是有,可這老頭拗得很,硬是不賣,說要留給城里的兒子。娘的,好大一塊地呢,喂豬都夠了!結果往年全爛在地頭里。不行,找找去,他家的蘿卜甜著呢!可不能隨便找個瞎糊弄,要是別人不看好,還害小爺沒撈著金飯碗!”

    高粱咬著筆頭,說干就干,天都蒙蒙黑了,也下了小磚房直奔翁叔公家去。

    高粱才剛下了山坳子,夜已經悄然來臨,冬ri里沒有星星月光給亮,到处是黑麻麻的一大片。要不是高粱路熟,一準跌溝里吃泥。[!--empirenews.page--]

    穿過半山的高粱地,到了村里,高粱的腳步聲引得一串串狗叫,尤其是前面那家,叫得歡呢!

    “叫喚個卵子,下回叫烏嘴來,母狗ri死,公狗咬死!”

    高粱跺兩腳,驅一驅身上的寒氣,可這兩聲響卻把动靜鬧得更大,村里的狗齊齊叫起來,把屋里的人都引出來瞧一瞧!

    “叫毛,欠ri啊!”高粱夜里大聲嚷一句。

    夜里風冷,也沒人想爬出來,瞅兩眼黑呼呼的夜sè又鉆被窩里去了,里面有暖呼呼的女人身子呢!

    “喲!哪個不用的東西在我家面前叫喚了!”腳步聲嗖嗖的過來,就有人較上勁了,而且是高粱聽著很熟悉的聲音。

    柳chn桃!

    高粱一聽這聲音胸口的怒火便止不住的冒上來,柳chn桃這sāo/女人差點害死他,要不是高雯麗出面,高粱都要进派出所吃牢飯了,不然高雯麗不會走那么快,高唐不會把自己恨那么死,連水庫也要弄出去,都是這個沒ri好的sāo/女人鬧的!就是因為沒把她ri暢快么!

    就像狼聞到血腥味似得,高粱的眼睛冒出了血sè!多ri來的不痛快事積壓的怒火被柳chn桃全部點燃了,他要狠狠的報復柳chn桃。

    “柳chn桃,是我!”

    “啊……”

    柳chn桃跑近了,看見是高粱,就像見到鬼一樣,發了瘋似得往回跑。“要死了,要死了!”

    柳chn桃驚慌失措,她可知道高粱不會饒她,還不知道要怎么揍她呢!那副要把人吃了的樣,這大凍天黑呼呼的,她男人又不在家,前前后后就一個人,就是把她揍死了也可能!柳chn桃心里怕得要死。

    柳chn桃往家里跑,高粱在后面紧追。手長腳長的,柳chn桃倒是不慢,但是高粱更快,跟頭小豹子似得。

    前面就是門了,只要栓上門才能安全,柳chn桃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一把推開大門进屋,剛要轉身過來鎖門高粱就來了,一把將大門推開,連著柳chn桃推倒在地上。

    柳chn桃驚恐的望著高粱兇神惡煞的樣子,話都說不出來,只是一個勁得往后退,哆嗦個沒完。

    “柳chn桃,你個大sāo/貨,你不是欠干么?我來干/死你!”高粱腦子都是熱的,瞧著柳chn桃的模樣,有種強烈的暢快感,沖上去一把拎起柳chn桃。

    身材高大的柳chn桃被高粱拎小鸡一樣拎著,膽子早就嚇破了,平時那股子囂張sāo浪的氣焰哪里還找得到半分,嘴皮子不停的哆嗦開。

    “高粱,別揍我,饒命啊!”柳chn桃不停的張嘴求饒,可是落在高粱眼里,就跟露出大門戶求ri一樣。

    “娘的!蹲下!”

    高粱一把將柳chn桃按跪在地上,心里面的怒火熊熊的燃燒,要好好的羞辱柳chn桃一頓,才能解恨!

    柳chn桃聽話得跟什么似得,生怕惹得高粱不痛快,大耳刮子就扇上來,趕紧兩條腿吧唧跪在高粱面前,正準備磕頭求饒!

    “抬起頭!柳chn桃你不是大嗎?今天我讓你看看什么叫大,用大家伙ri死你!”高粱一只手按著柳chn桃的腦袋,一只手解開裤頭。

    碩大的玩意嘩啦一下被放出來,感受到了高粱的怒火,小伙伴也同樣憤怒得跟頭暴龙。這個姿勢有點眼熟,第一回柳chn桃扒高粱的裤裆就是這樣的,那一次柳chn桃還被大玩意給挑飛了。那開始以后柳chn桃就跟什么似得,整天都是這么大的玩意在眼前晃。

    等再次用同樣的方式出現在柳chn桃面前的時候,柳chn桃還沒來得及看仔細,高粱就憤怒的一抬屁股,大話兒噗嗤一下,撑開柳chn桃的大嘴,硬生生的頂进去,長驅直入,一捅到底。

    “嘔……”柳chn桃被陡然弄到嘴里的大話兒噎得直翻白眼,高粱那話兒太大了,上回柳chn桃是软癱的時候吃进去的,這次是全力發揮,高粱帶著狠狠的報復心理,一點余力也不留,而且也不往后退,死死的往前頂。

    “嗚嗚!”柳chn桃被撑的慢慢的,氣都出不了,揮著手掌亂揮,全身繃的紧紧的,發神經病一樣,一張臉憋得通紅,眼珠子都鼓出來了。[!--empirenews.page--]

    “噗……”高粱猛得一撤,柳chn桃整個人就像被抽干了一樣,呼吸暢通后,柳chn桃吸进去的氣都是涼絲絲的,然后劇烈的咳嗽起來。

    第一回是把王銀花頂得翻白眼,這一回高粱發狠了的弄,把柳chn桃同樣弄得喘不過氣,差點兒昏死過去,這還是柳chn桃,要是換了別人,那還有氣?

    “柳chn桃,我的大不大?小爺干/死你這sāo/女人。”

    高粱不需要柳chn桃回話,大話兒噗嗤一下又挺进柳chn桃的大嘴巴里面,一下下不要命的往前頂,就跟小電影里那些男人弄女人一樣,根本不心疼。高粱覺得柳chn桃就是那樣的女人,就需要那樣的弄法!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