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我干,你也要干我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這一下一下的往里搗鼓,柳chn桃的嗓門眼被高粱堵的嚴實死死的,叫都叫不出來。高粱紅著眼雙手抱著柳chn桃的腦袋,上上下下、进进出出,每一下都是沒根而入。

    柳chn桃胸口劇烈的起伏,一雙大nǎi在下面像風吹亂的燈籠一樣晃荡開,口涎子滋溜溜的往下淌,披頭散發。

    看著凄慘,實際上柳chn桃的心卻是寬了一大截,只要不挨揍,高粱再怎么在她身上撒瘋,柳chn桃也能咬牙接受。怕高粱沒弄個爽利,再起了揍人的心思,回過神來的柳chn桃反而賣力起來,不需要高粱动手,自個賣力一口口吃。

    眼瞧著今晚是吃定虧了,柳chn桃干脆放開心,要說女人干這事,放開了心哪樣都是享受,漸漸的,柳chn桃塞得滿滿的嘴里,居然讓她摸到了爽利的門道。

    高粱那碩大的話兒,在身上进进出出,雖然不像真干事那樣一下下都要弄飛天了,但實實在在的堵在胸口,也是透著滿足勁。這上下一砸吧,坚挺硬實的大家伙火熱熱的,烫在柳chn桃心尖子上。

    高粱也發覺不對勁了,他娘的柳chn桃這sāo/女人還好受上了,這可不行!

    把大話兒從柳chn桃嘴里抽出來,柳chn桃正啜得起勁呢,這一下就好像渾身空荡荡的。高粱可沒心思理會柳chn桃,把柳chn桃往桌子上一按,掀起兩條腿,扒下柳chn桃的大裤衩子,里面一大片黑呼呼的毛。

    大話兒前面探路,撩開柳chn桃寬大的縫子,上面還點點滴滴冒泡。“柳chn桃,還出sāo/水了!”

    “出了,早出了。高粱,你想要咋干,我都隨你,你別揍我,別揍我!”

    “揍你有啥意思,我要好好的ri你,ri得你吐酸水。你之前不是求我/ri你嗎,今天我就好好ri你一頓!”高粱把話說的咯吱咯吱響,柳chn桃心里一驚,有些后悔剛才把話說得太滿了。不過柳chn桃倒是沒有多怕,干這事,還沒哪個男人在她身上不吃虧的。

    高粱一沉氣,大刀闊斧的猛干进去,一點兒也不留勁。大話兒第一次进了柳chn桃的腿窩子,才知道柳chn桃這女人名副其實的大!

    在王銀花和王蓉身上,高粱每次都不敢使全力,難免不過癮。一弄到底,兩個女人就哦哦哦的瘋叫,屁股往前缩。可柳chn桃這大腚溝子,高粱居然一捅到底,沒有一點阻礙,直到大玩意剩下一小截才到底。到底了柳chn桃也不把屁股往前缩,而是渾身猛地一顛,篩糠一樣。眼睛一閉,仔細感受著被強烈填滿的異樣感覺,那是從來沒有嘗試過的。

    “哦……”柳chn桃嘴皮子直哆嗦,大聲的仰天呻/吟一聲,那股子sāo勁shè穿了房門,都傳到隔壁家了。

    “這啥聲音,柳chn桃那女人不會出啥事吧!”

    “能出啥事,那個sāo浪勁,男人不在家,肯定是誰摸上門去了,干好事呢!怎么,你也想摻和进去!”

    “哪能呢?就是想去看看,沒啥事,就不看了。”

    “看你那出息,老娘就讓你抬不起頭,還敢去招她那浪貨!今晚給老娘使點勁,被這sāo/女人撩的心慌慌的!”

    ……

    高粱把柳chn桃大的衣服扣子扒拉開,捉著柳chn桃碩大一對nǎi/子,捏著牛眼大的nǎi/頭。猛得拉起好長,大nǎi就像拉面筋一樣被拉開,高粱突然放手,啪的一下彈回去,柳chn桃的胸口荡開一圈圈浪頭。

    下面那話兒被包裹的徹徹底底透著舒服勁,柳chn桃sāo浪勁大,水都不比高雯麗一樣的大姑娘少,咕嘰咕嘰的往外冒出來。

    “柳chn桃,現在我/ri上你了,把你ri好了,看你以后還要害我!”

    噗噗噗!高粱就跟門小鋼炮似得,永不停止的發shè,每一下都狠命的干,直戳到底,像是要把每一份怒氣都撒出來,狠狠的撒在柳chn桃身上,柳chn桃的衣服被扯爛了,兩顆大nǎi上都是紅彤彤的手抓痕。

    可是,這次次狠抄到底,讓柳chn桃在痛的同時,也讓柳chn桃衍生了一種異樣的愉悅感,痛并快樂著,這讓高粱始料未及!

    痛的滋味讓柳chn桃想哭,好受的滋味也讓柳chn桃想掉眼淚,在高粱高頻率的推进之,一**沖擊下,被一下都讓柳chn桃沒法呼吸。[!--empirenews.page--]

    也不知干了多久,隔壁都完事兩回了,柳chn桃還在哼哼唧唧,害的那邊的女人又起勁了,嚷嚷著要辦事,嚇得男人那被子蒙頭。

    要說高粱其實最近挺累的,王蓉有事沒事的挨挨擦擦都撩不起高粱的勁,可是今晚一看見柳chn桃,高粱啥累也忘掉了,只要能好好的教訓柳chn桃,再累也提得起勁!

    可到了后面,嘗到了柳chn桃大女人的妙处,高粱可以撒了歡似得在柳chn桃身上搗騰。要說女人是地的話,柳chn桃就是一大片肥沃的大荒地,一直得不到開墾。高粱這把好犁頭,這匹駿馬可以在里面縱橫驰騁。

    而王銀花和王蓉,則是jing耕細作的水稻田,側著动一下就怕碰壞了莊稼。但柳chn桃可真不一樣,那身骨架子,大嘴大縫,腚厚nǎi肥。高粱覺得自己就像豆腐坊里攪豆腐的大棒子,需要在里面不斷的翻騰,上下左右揮动。

    柳chn桃雖然是大女人,可最后也耐不住高粱的大家伙,甘盡苦來!連續好幾次要飛天后,柳chn桃畢竟后勁不足,水淌夠了,里面開始發干。高粱還在里面倒騰,頓時干得下面發紅發痛,捂著嘴低低忍受。

    “柳chn桃,我、ri得你好不好!”

    柳chn桃沒意識的亂晃腦袋,等到高粱猛烈的晃动肩膀,爆發前所未有的頻率,柳chn桃低低的嗚嗚聲爆發成尖銳的嘶吼。嘶吼過后就像一顆顆火星濺进水缸里,剎那間柳chn桃由软變硬成紧繃,再由硬變软成懶散無力,死狗一樣斜躺在自家吃飯的桌子上,被高粱ri得半死。

    “娘咧!柳chn桃這是啥女人招了個啥男人进門哦,這都ri了大半夜咧,讓老娘湿噠了好幾回,卻攤上這桿沒用的枪……”隔壁的女人夹著腿窩子在被窩里抱怨,不停的悉悉索索!

    腦袋上的燒一退,高粱冷靜下來,不過卻并不后悔,真把柳chn桃ri了又怎么樣,她去報案也要有人信她呀!這就要報應,說假話騙人信,到了說真話的時候就沒人信!

    柳chn桃還躺在吃飯的桌子上抽抽,大nǎi大胯朝天擺,斜著眼睛瞧高粱。

    高粱被瞧得心里面不自在,有種欺負了女人的不安。“柳chn桃,你還別這么瞪我,你害得小爺夠慘了!這次就算扯平了,小爺以后再也不找你麻煩了!不過你也別找我的麻煩。”

    剛剛還沒啥反應的柳chn桃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從桌子上翻起來,衣服也不整,拉著高粱的胳膊。

    “高粱,上回的事是我對不住你,以后肯定不找你麻煩了。”瞧著高粱裤裆里的大玩意,柳chn桃吞了吞口水。“那……你以后不來找我了!”

    “嗯……柳chn桃,我不找你了,也不會再欺負你。”

    “那你還干不干我?”

    “不干了,不干了,扯平了!”高粱揮揮手。

    “那我還上派出所告你去,找你麻煩!”柳chn桃小聲嘟囔,瑟瑟的看著高粱的臉sè。雖然她的身子骨不小,可現在卻像個小女人一樣,用仰視的目光看高粱。

    高粱可聽出味來了,撓撓頭,做出惡狠狠的樣子嚇柳ch桃,你是不是還欠干啊?剛剛沒干得你好!”

    “嗯!”柳chn桃小聲咛一下。抬起頭想著了什么事兒。“小粱,上回的事其實也不全怪我,我是恨你糟踐人,不過還是你跟高雯麗的事鬧的……”

    柳chn桃慢慢說,原來高粱跟高雯麗被村里人嚼舌根子傳到了高唐耳朵里,高唐那把高雯麗捧手心里的xing子,就把高粱死死的恨上了。正好撞上柳chn桃在高粱那討了不自在,被高唐一唆使,還允了柳chn桃繼續讓陶恩国干村長的話,柳chn桃才撕破臉皮誣陷高粱。

    結果!高雯麗出來作證,高粱沒害著,柳chn桃自己弄得沒臉沒皮,陶恩国還是照樣被高唐整得完蛋,村長下課!這一連串的事真要說道起來,柳chn桃也挺慘的。

    高老狗!高粱把牙齒咬得咯咯響!心里面對柳chn桃的恨弱了很多,畢竟剛剛死死報復了一頓呢!再說柳chn桃就是腦子蠢了點,被人當枪使了,主要還是高唐那老狗狠著呢!要整自個!

    “小粱,我把你穿衣服,大冬天的凍得慌!”[!--empirenews.page--]

    柳chn桃躡手躡腳的給高粱整衣服,在大話兒上摸了幾把,恋恋不舍的給高粱放进裤腰帶。

    高粱納悶了!柳chn桃這是不是被自己ri好了,服帖了,上來討好我吧!有可能。柳chn桃是個直腸子,上回高粱沒ri她,她就要死要活的,這回狠狠的干得柳chn桃沒力氣了,該暢快了!

    “柳chn桃,我讓你干啥你干不干?”

    “干啥?”柳chn桃抬頭問高粱,琢磨了一下,又小聲說:“我干!但是你也要干我。”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