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治得住人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小畜生,盡瞎鬧騰,這是要翻了天了!”

    村部,高唐把桌子拍的梆梆響,除了婦女主任王蓉家里在蓋房子,三天兩頭不在村部,其余的村干們都到齊了,聽著高支書在這發火。

    “這是資本主義的尾巴,必須割掉!”高唐義正言辭,說的鏗然有聲。村長劉長喜不由得翻翻眼皮,心里冷笑!還資本主義尾巴呢,什么年代咯!你以為還是你高唐鬧革命關牛欄那一套!

    要說劉長喜跟高唐的關系蜜月了一段時間,漸漸的就不那么融洽了,雖然還沒有擺臺面上來較勁,但劉長喜對高唐有不少不滿的地方。

    尤其是接任他副村長位置的羅才小,那是高唐的表外甥,劉長喜暗暗給自己長了個心眼,高唐不會是讓自己在村長位置上面演出折子,然后把他像陶恩国那樣弄下來,真正的目的是給他表外甥占村長這個座呢!

    外甥和舅舅一個村長一個村支書,還不是要在高阳村一手遮天!

    清了清嗓子,劉長喜說話了。“高支書,高粱只是收個蔬菜,就算他不在村里收,鄉里的集市上十里八村到处都是買菜的,怎么收也收不完。還不如讓高粱在咱們村收,這也是增加村民收入。”

    高唐眉頭一皺,對劉長喜的話非常的不滿。

    “劉村長,什么叫只是?你這種思想要不得,一點也沒有人民干部的覺悟!”高唐端著架子批評的有板有眼,劉長喜暗地里哼哼,芝麻大的官兒,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別說了,通知各家各戶,誰要是賣菜給高粱,分地的時候一律往后轮!”高唐一錘定音!

    ……

    一大早,高粱開著四轮拖拉機,歡快的上山下坡,從里到外都是輕飄飄的。上了去縣里的水泥路,熟悉的拐进縣一學校,高粱對路可熟了,在這里上的三年高。

    都不用按喇叭,拖拉機突突突的聲兒老遠就傳開來,門衛室里梭子伸出最近剔得光溜溜的大圓腦袋,穿著保安服惡狠狠的出來。

    “誰他娘的在吵吵,學校門口禁止喇叭看不懂!要不要老子教你認字!”

    高粱摘下草帽,梭子一下傻眼了,舔了舔嘴皮子。“粱哥!咋是你,你看我這賤眼。”

    高粱從座位上跳下來,接著梭子遞上來的煙抽著。梭子納悶了,高粱這身打扮,還開車破拖拉機,是要鬧哪樣?

    “梭子,我进去辦個事,你給我說說,后勤管理处有沒有挪地兒!”

    “挪了,在教導处邊上。粱哥,你要找誰?”

    “后傾管理处主任,仇云燕!梭子,熟不熟。”

    梭子把煙嘴放下,咧了咧嘴皮子。“粱哥!我要熟的話就不在這待了,后勤管理处可是個肥差,隨便勻點出來都夠吃喝了。仇主任可是校長的小表姨,都說小姨子的半邊屁股是姐夫的,我敢說,仇主任肯定跟校長有一腿。娘的,那身子骨,那臉蛋兒,瞧著都要輕二兩骨頭。”

    梭子把煙嘴拿起往嘴里猛吸兩口,好像吸女人/nǎi嘴一樣,高粱估摸著梭子是在想吸仇主任。

    看梭子這樣,高粱也不指望能多弄點消息了,跳上拖拉機正準備開車进去。

    “粱哥!這我為難呀,學校不讓隨便进車,何況你這還是……”

    不讓进車!高粱想了想也沒讓梭子為難,再說了把拖拉機開进去,確實影響不太好,沒準還能把事情辦砸。

    “那行吧!我在外邊停著,你幫我看一下!”

    高粱兩年沒來縣一了,除了多了幾棟大房子,其它倒是沒什么變化。教學樓里正在上課,沒一點聲音。一的校規是出了名的嚴,高粱那會兒渾得不成樣子,也就上課睡睡大覺,沒敢亂吵。

    曉曉這會正在上課,不會學我那會睡懶覺吧!高粱樂呵呵的想,有一種回到以前的感覺!

    沒多耽擱,直奔辦公樓,辦公樓門前是花花綠綠的一大片,這過了幾年長得更茂盛。高粱按著記憶找到教導处,然后找到后勤管理处的門牌,剛要推門,里面正傳出大吵大鬧的聲音。[!--empirenews.page--]

    仇云燕氣得臉上鼓囊囊的,可是卻又有一點兒害怕,眼前這個男人一臉橫肉,還有刀疤,大肚子挺得跟堵墻似得,比她兩個身子還要大。

    “不讓我干,我看這活誰干得了。仇主任,我把好說了,歹話也不留著。在咱們清流縣城,我胖闖也是個人物,誰敢搶我的飯碗,我讓他沒好ri子過!我知道你有來頭,但是我胖闖掙口吃食,親娘也不認!仇主任,我給學校干了這么多年,你們就不記著我半點好不是!”

    要不說后面那段,仇云燕還有點擔心害怕,可胖闖把事挑起了,仇云燕登時忘記了害怕。

    “馮大壯!你也有臉說了!給學校干了這么多年,哪次沒有爛菜剩菜了,豆角里生蟲子,蘿卜硬的起條,茄子里吃出了死耗子,你缺不缺德!再讓你弄下去,咱們學校要被你害死人了!”

    “你放屁!”馮大壯大吼一聲,眼珠子一瞪,大肚子就抖得跟泄氣的大皮球,看得仇云燕心驚肉跳。這時候仇云燕才記起害怕,腿肚子一软,啪的坐在椅子上,臉上煞白!

    高粱在門外是聽出了門道,里面說話的女人應該就是王蓉的表妹仇云燕,而另外一個男人應該就是他的對頭,以前跟學校送菜的,不過心太黑了,仇云燕看不下去,才想換掉,才有高粱的機會,可這位卻在里面耍橫起來。

    雖然高粱沒看見仇云燕被嚇得坐到位置上,但從聲音不難聽出,仇云燕有點氣弱。高粱在算計,等下怎么讓仇云燕坚定信心,把人換掉,讓自己來賺這份大錢!

    恰好在這會兒,走廊那頭出現一個女老師,瞧見高粱站在門口鬼鬼祟祟的,不由得起疑心,大聲問道:“你是干什么的!”

    高粱一驚,還沒來得及反應,馮大壯的破鑼大嗓子在里面吼:“哪個龟孫子在聽墻根!”

    被馮大壯這一聲吼得,高粱反而鎮靜了,沒偷沒搶呢!怕個毛。干脆輕輕的敲了幾下門,發現沒栓住,推開了!

    “仇主任吧!我叫高粱,是王蓉介紹過來的。見您忙,不好打擾,所以在外面等了一下。”

    對比馮大壯的粗魯,高粱這斯斯的說話讓仇云燕心里面透著舒服,而且高粱可比馮大壯耐看一百倍,人又機靈禮貌,光這一下,仇云燕的好感自然偏向了高粱。

    “干什么的!”馮大壯的臉sè立即不對了,狠狠瞪了高粱一眼。“仇主任,你這是給我胖闖示威啊!人都找好了,還是給嫩臉毛頭小子。他給了你啥好处?就是不知道銀樣镴枪頭,用不用!”

    “馮大壯,你嘴巴放干凈點!”仇云燕臉上跟火燒似得,除了高粱,剛才那個女老師還在門外看熱鬧呢,馮大壯這是存心給自己摸黑!這事要傳到學校里,不管真的假的,她的影響可不好。

    “我怎么不干凈了,仇主任,凡事不要做的太過了,兔子急了還咬人呢。你叫的這個銀樣镴枪頭我幫你試試看用不用。”馮大壯獰笑著挺著大肚子過來,揮揮粗壯的胳膊。

    “小子,知道我胖闖嗎?我出來混的時候,你還在吃nǎi叻!敢搶老子的飯碗,老子費了你的手腳。”

    高粱心里嘿嘿冷笑,馮大壯朝他耍橫發狠!高粱還從來沒怕過誰!

    “馮大壯!別光嘴巴說,明的暗的,硬的软的,你使出來就是,不行咱們拉出去單練!但這里是仇主任的辦公室,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喲!毛頭小子,還真有不怕死啊!”馮大壯把手指頭掰得咯吱咯吱響,仇云燕心里紧張的要命,可高粱眉頭都沒皺一下。

    “馮大壯!你在一時間不短了吧,那我就跟你提個醒。我以前也在這里上學,那晚的事,就是我帶的頭。”

    馮大壯腦袋一僵,轮到半空的胳膊就像卡住了,半天下不來,臉上直抽抽。那晚高粱和王劍兵扛著鋼水管,把十幾個进學校鬧事的痞子揍退,在縣里都傳翻天了。

    馮大壯仗著自己在一干活,還經常在別人面前吹噓,說那晚其實他也有份,實際上他用被子蒙著頭缩在里面打擺子。

    仇云燕來一的時間不長,才沒聽懂高粱說得啥意思,但好像很厲害一樣,把馮大壯一下給嚇住了。[!--empirenews.page--]

    “那啥!我這有事,有事。下回再說!”

    馮大壯心虛的撓撓頭,往門口走兩步,又回頭在高粱身上瞧瞧,眼神里有點子疑惑!

    仇云燕胸口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馮大壯這種全不講理的人,還真是難缠而且惡心。不過這也讓仇云燕下定了決心絕不讓馮大壯再干下去,必須換,不然她這個后勤主任還管得住人。

    換誰?身邊這小伙就蠻好,最重要的是,他治得住馮大壯,這比什么都重要,不然真鬧出什么事,她還真不好收場。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