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強劍這活不好干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那我來強/jiān了!”高粱翻身就照仇云燕身上骑,惡狠狠的要去解仇云燕身上的扣子。仇云燕也覺著好玩,被高粱撓的脖子痒痒,樂呵呵的拿手去擋,拽著衣領子不給高粱去解開。

    她那小手腕高粱一扯就拉開了,不過怕弄疼了仇云燕,反倒不好了,所以高粱沒敢使勁,上面不行就朝下,退一步下去脱仇云燕的牛仔裤!

    牛仔裤紧繃,硬拉是拉不下來的,高粱朝仇云燕的小肚子上去摸扣子,仇云燕笑嘻嘻的掙扎幾下,拱幾下屁股,一翻身就壓下去了,屁股朝天,把扣子埋进去不讓高粱解,高粱摸是摸不著了,只好在仇云燕挺翹的屁屁上揉捏著,惹得仇云燕哼哼叫。

    瞧高粱這沒轍樣,仇云燕笑的可得意了,歪著臉戲謔的樣子可把高粱惹惱了,從仇云燕小肚子底下就把她抱翻過來。

    不過仇云燕亂蹬腿,三兩下又從高粱并不牢靠的手里滑掉了,重新趴好不动。

    來不了硬的,高粱機靈的很,照著仇云燕的咯吱窩,小腰兒就撓,撓得仇云燕小身子到处亂拱,咯咯的笑。

    結果兩個人打鬧了好一陣,高粱是摸摸不著,解解不開,盡成撓仇云燕的痒了。

    高粱把手一甩開。“不來了這活不好干,太難了!”有點喪氣!

    “干啥那么費勁啊,我還是來撩撩你不好,讓你自己爬上面來,還用我強/jiān啊!”高粱樂呵呵的壓在趴著的仇云燕身上,大話兒壓著仇云燕软彈彈的屁股蛋兒,夹在屁股溝中。

    腦袋一沉,嘴一張,上下兩張嘴皮子輕輕一合,就含住了仇云燕透明的耳垂上,拿舌頭輕巧的往上面勾一勾,剛才還滿臉堆笑鬧得樂呵的仇云燕渾身打了個激靈!兩只手紧紧的抓住被單。

    高粱明顯感受到了,歡快的往上挪一挪,再接再厲,張大嘴巴,一口含进去仇云燕的整只耳朵,舌頭在仇云燕的耳郭里吱溜一轉,仇云燕頓時就像找不到自己一樣,狠狠的抽了兩下身子,整個脖子都紅了,就像喝了一大壇子酒似得,瞧著特別有趣。

    高粱還從沒見著吸女人耳朵還會這么大反應,仇云燕就像得了妙处一樣,高粱使壞的把舌頭尖子往耳洞里一鉆。

    “嗯咛……”仇云燕脖子忽然抬起,使勁的把腦袋往高粱的嘴巴里湊,讓高粱再伸进去一些。

    這可是奇怪了,高粱使嘴皮子就對高雯麗,高雯麗可沒這么大反應,不過高粱沒舔過高雯麗的耳朵,難道仇云燕的舒服全在耳朵上。高粱是小伙,不懂就問。

    “云燕姐!你很舒服?”

    “嗯嗯……”仇云燕連點兩下頭,發覺高粱離開了,才把腦袋沉下去趴好喘粗氣。

    “云燕姐,你這小耳朵是啥做的,可好了,多件舒服的東西。”

    仇云燕聽著噗嗤一聲發笑。“小毛孩子,你懂什么,我這兒比別人敏感一些,所以被你弄的舒服。”

    “那我再弄弄!”高粱把仇云燕的頭掰朝另一邊,這次沒聲沒息的,忽然拿舌頭尖子鉆进去……

    仇云燕猛地一僵,就像被電觸了一下,雙手一撑,雙腳一翹起,拱成個半月形。這下實在是太突然了,仇云燕甩甩腦地想要躲開,可高粱就跟影子一樣跟著,那舌頭尖子吞吞吐吐,就不離開了。

    仇云燕腦甩的玩獅子燈一樣,臉上又像受不了又像是舒服的表情,搖晃的腦袋都磕著高粱了,這般激动,高粱心里樂呵的很,把仇云燕腦袋一按,不讓她动,舌頭在里面打轉攪爛泥似得。

    “云燕姐,舒服不舒服!”瞧著漂亮的人兒在身下喘粗氣,這可是自己弄的,高粱就覺著自豪。

    “你這小鬼頭……”仇云燕也呵呵笑,下面腿丫里早就湿滑了。

    原來可以弄得她這么舒服,高粱今ri好奇上了,想想那天仇云燕打開腿,小饅頭似得玉門,心里頓時歡騰一片。

    “云燕姐,咱們不玩強/jiān了,咱們好好脱衣服!”說著高粱就去解仇云燕的牛仔裤扣子,這下沒了仇云燕掙扎,盡管有點紧,但高粱還是脱的很順利。[!--empirenews.page--]

    而上邊,仇云燕自己在解衣服,扣子一粒粒扒開,拱著背脱掉胸罩子,兩顆大白兔兒一顛一顛的晃。

    高粱把粉sè的小裤衩扒到仇云燕的膝蓋頭,就迫不及待的鉆进去,學著那天李美芬的姿勢,扛著仇云燕的兩條腿在肩上,腦袋往里面伸。

    “小粱,你干嘛呢!”

    仇云燕正在拉衣服,被高粱頂開腿,頓時一驚。

    “我瞧一瞧!可漂亮了。”高粱瞧見特別的,總是耐不住要去觀察一番。像王銀花,小銀魚兒一樣,稀稀疏疏的小牝口就很特別。至于柳chn桃和李美芬那種被ri多了的門戶,別看了,還是使勁搗騰的好。

    仇云燕很羞恥,暗想都是上回李美芬給害的,這小鬼在下面偷看了,才會起這心思,又要把自己瞧一遍。

    這可是挨近了,很直觀。那兒粉紅一片,細細的絨毛齊齊整整,估計仇云燕連這也給打理上了,不然會跟李美芬一樣,亂糟糟。還有就這絨毛可以瞧得出,仇云燕沒什么男人光顧,不然也打理不過來啊!

    這樣的刺激下,高粱的呼吸漸漸重了,一口一口的熱氣喷出去,全部打在仇云燕的芯兒上,一陣滾烫鉆來鉆去,仇云燕下身就像在熱水里。

    高粱瞧準了仇云燕的縫子,絲絲水汁往外流,很神秘,高粱不覺用手指一挑,誰知道就像打開了水龙頭,一下淌出來一大片,照著仇云燕的屁股溝滑到后面去了。

    仇云燕頓時紧張難耐,扳起上身在高粱頭上敲了一把。“小鬼頭,別看了,你看你害的!”

    “呵呵!云燕姐,別急!我再讓你享受一番!”說著對著嫩白饅頭裂開的縫子,高粱一嘴啃下去……

    仇云燕就像一下子失了全身的力氣,腰上一软,仰天倒下去!張嘴咬著手指頭,腦子里一片空白。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