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不夠再找個女人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云燕姐,門鎖好了!”

    仇云燕早就感覺渾身都化成水了,自己在水里無盡的飄荡,暈暈乎乎,沒有意識。高粱問話了才稍稍醒過來,也沒想高粱為啥這樣問,迷迷糊糊的說鎖了!

    “那我就把上回剩下的半截弄进去了!”高粱樂呵呵的扶正大話兒,朝仇云燕蜜水泛濫成災的腿丫中間抹上滑溜,試探xing的擠開外邊的兩片肉肉,然后一寸一寸的往里面擠!

    真真正正是走到了懸崖峭壁邊,那個紧箍,那個滾烫熱乎味道,一下一下都弄得高粱胸口砰砰的跳动。

    仇云燕下身就像一張小嘴,自主的含含吐吐,高粱进去一段,又被擠出來一段。就像推著大石頭上山坡,前进一段,又被滾下來一截。只想奮力向前,沒有后退一步。

    仇云燕這時候就像一顆活蹦亂跳的蝦子,面部表情極其扭曲紧繃,脖子伸得老長。還不住的扭腰,拎著小手板拍打床墊!那個腫胀充實的舒服感,暈乎乎的把仇云燕朝天空中一陣一陣的掀起來,就像騰云駕霧。

    直到高粱鍥而不舍的弄进去一半,這時候仇云燕已經飽滿到底了,頂住最深处一陣酥麻感擴散開,渾身縈繞在火熱之中。而高粱依舊在深入,這時候仇云燕才想起高粱的長度。

    “小粱!停下,再弄都要被你弄暈了……”

    高粱一瞅,才一半呢!跟上回差不多,沒想到仇云燕這么短淺,這就到頭啦!原來早就到頂了啊,白瞎害自己等了這么久喲!

    不過這種一層層擠開闖入的感覺,是高粱從來沒感受到過的,雖然短淺了些,不過那滋味卻是極好的!

    把大話兒往后一收,頓時有種拔出蘿卜帶出泥的感覺,而再次沖刺深入,仇云燕又變成了新翻的土地,繼續紧迫依舊!

    高粱有節奏的聳动屁股,已經非常小心細致了,不敢像ri李美芬那樣縱橫驰騁。可是快活之下,難免會弄得深一些,這時候仇云燕就受罪了,皺著眉頭把牙齒咬得咯咯響。

    “你輕點,輕點去……”仇云燕紧張的拍打高粱的胸口。

    還輕就沒有爽利了,高粱挺無奈的,不過這倒是難不倒她。第一回王銀花也說到頂了,然后伸手擱著腿邊,擋著高粱繼續前进,這下再使這一招,頓時解決問題。

    女人ri多了有好处呢,要是自個,肯定想不出這辦法來,仇云燕就得痛,高粱就圖不了快活!

    狹小的地方快感如cháo,仇云燕那身jing致的乖肉粉嫩紅透,嘴里就像說夢話的嗯咛,忽而臉上一紧,身上就跟抽風似得,兩條腿忘情的盤著高粱的腰,一身通透……

    仇云燕已經上了四五次天,實在是癱软动不了了。“小粱,不來了,你這小鬼,就不知道輕點兒……”仇云燕把手兒揮得像呼啦啦的旗桿,不住的討饒。

    可是高粱還埋在里面直挺挺的呢,雖然舒坦透頂,可仇云燕實在是耐不住,這才多久呢,要柳chn桃,弄兩個小時都行!

    “云燕姐,那我咋辦?”高粱躺到仇云燕的身邊,摸摸仇云燕汗津津的光滑身子,想著等等仇云燕緩一緩再來,自己先撩一撩她,就朝仇云燕的nǎi頭上摸去,粘著粉嫩的nǎi嘴兒輕輕的撂。

    仇云燕里里外外渾身通透,從來沒嘗過這種滋味兒,全身的勁兒都用盡了,瞧著這小子還沒完沒了。

    “還想咋辦?要我給你找個女人來不!”

    “好啊!”

    高粱頓時來jing神了,一把抱過來仇云燕,把白嫩嫩的nǎi兒捏成各種形狀,沒想著仇云燕這么奔放喲!一想著兩個白花花身子躺著,一個個叉開求自個上去,那就得勁!跟做皇帝似得。

    “你這小sè鬼,還真想啊!”仇云燕也抱著高粱的腦袋,高粱順勢腦袋一沉,上下嘴皮子一番,就裹住了仇云燕的nǎi子,讓仇云燕感覺到絲絲麻麻的熱乎。高粱的大話兒,又朝她腿中間鉆。

    “是不是現在在想李美芬,上次可是把她看光光了,你也真是,都不學好,偷看女人,小心長針眼!”[!--empirenews.page--]

    “誰想她啊!云燕姐你可比她好多了,水靈靈的,看見就想吃。”高粱還特意扒開仇云燕的腿,朝里面湿乎乎的摸了一把。“她啊!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ri過,瞧那里都干癟,毛乎乎的。”

    “小粱!你咋這樣說人家呢,心里酸是不!”仇云燕嘴上這么說,心里還是挺有滋味的,女人誰不爱比人好,誰不爱受人夸呢!

    高粱忽然想起李美芬幫蔣主任打仇云燕主意的事,上回ri了李美芬,結果沒ri好,那女人吃干抹凈就跑了,肯定是還要打仇云燕主意的,得給仇云燕提個醒,別讓她吃了虧。要是讓蔣主任那頭菜豬給拱了,高粱可要心痛死。

    “云燕姐!你可別被騙了,那李美芬沒安好心呢!她要勾引你讓教導处的蔣主任來占你便宜。上回她就故意那樣說,還把你腿都掰開了。”

    仇云燕一怔!高粱說的認真,煞有其事,看著不像假的。而且她也不笨,李美芬安的什么心,仇云燕可是能看出來,只是不確定而已。

    “小粱,你咋知道的?”

    “我上次上廁所,沒留神聽到的了,蔣主任和李美芬在廁所里搞那事!搞得哇哇叫。”高粱偷偷的把事情攪渾,半真半假,反正仇云燕也不知道。

    仇云燕信了,琢磨一下,笑得挺輕松。

    “呵呵!蔣興權那老王八,打上我主意了,不過我不擔心,叫李美芬也就試探試探我。那老王八蛋的心思可不在我這兒!不然還不成天被他缠得煩死了。”

    高粱半是好奇半拍馬屁的說:“云燕姐,不是,你這身段兒都惹不上他,還有誰比得上你哦!”

    “倒是真有,那女人可诱人呢,蔣興權那老烏龟天天粘著她轉!”

    高粱忙問是誰!

    “鄉里中學新調過來的老師,張玉香!那女人還真是絕了,豐滿妖嬈,連我看了都覺得惹眼!”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