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換個姿勢給我日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他娘的,小爺也拉了回皮條!

    高粱摸摸腦袋,覺著這事挺糟心,那死老王八想ri女人,小爺還幫著他,跟狗腿子似得,尤其糟心的是這老狗還打著張玉香的主意。

    郁悶的從教導处出來,高粱在想這事要不要提醒一下張玉香,但是又不知道怎么開口說去,這種滋味很苦惱!

    “最好是那個本科生女人浪勁大,折了那老皺皮的腰,讓他直不起咯!”高粱很亢奮的想,反正那個本科生女人不是他的,讓蔣主任啃一口也不心疼,折大了最好,就再打不了張玉香和仇云燕的主意了。

    不對!那女人整天板著死人臉,估計也ri上了也要倒霉,要說sāo,肯定沒有李美芬的sāo,李美芬都整不折,那本科女人累斷了腰桿子都沒戲!

    心情就像樓前的亂雜雜的紫藤草,有些混亂,也有些癟癟的提不起勁!娘的,還是沒啥份量,只能跟著玩心眼,等小爺哪天長大本事了,誰敢动小爺女人!小爺要包魚塘,要做大生意!高粱氣呼呼的發狠。

    轉悠著,高粱又回了仇云燕的辦公室,仇云燕好像是真遇上事兒了,還沒回來,剛才高粱和蔣主任出去沒關門,高粱往里瞧一眼,別的沒瞧見,李美芬正過來找仇云燕!

    李美芬一下人就給定住了似得,都挪不開眼了,瞧著高粱的眼神就跟野狼似得,那是要吃人的征兆!

    “李美芬,你咋在這,我找仇主任呢?”仇云燕不在,高粱就不打算进去了!

    “高粱,你咋走啊!”見高粱抬腿往外邊走,李美芬撇開腿窩子追上去都覺著痒。

    “要我不走,你要干嘛?”高粱有點明白,這李美芬瞧著自己的眼神就知道那副sāo勁犯上了,不過高粱有點恨上回李美芬不記好,暢快了提起裤子就不認人,所以故意不搭理她。

    “高粱,你這小愣子故意晾我是不是!”李美芬沒好氣的走上來說。

    “晾啥晾啊!我可聽不明白。”

    高粱繼續揣著明白裝糊涂,就是不遂了李美芬的意。李美芬那個急啊,這些個天可是望眼y穿,心想著高粱這渾小子嘗過了女人味兒,肯定要先耐不住的,還不心急火燎的想往她身上趴!

    李美芬打的主意就是抻一下,哪知道高粱可沒理她,這一下抻的久了,年尾抻到年頭了,預想的动靜根本沒發生,那小子優哉游哉的整天晃荡,好像根本不想女人似得。

    李美芬又是奇怪又是難耐,找自己男人澆澆火,誰知道她男人先不得勁了,小山道變成了大馬路,进去了空落落,寬敞了一大半!那還有一點踏實勁,害的李美芬咬著牙跟男人吵一架!

    再去找蔣興權那老皺皮,怎么也算個男人!誰知道那老皺皮更不行,按著腦袋就喊使嘴,弄得李美芬嘴巴里黏黏糊糊犯惡心,裤兜里湿噠湿噠的特難受,煎熬的整天自己搞自己。

    就這情形,李美芬算是看明白了,高粱這小犢子不是特能忍,而是那大玩意有其他女人眼饞呢!

    這缺德的損貨子,全被其他女人夹去了,害死老娘了!李美芬瞧著高粱的裤兜想著那種深入骨子的飽滿感就一陣頭暈。

    原先自個那底氣足足的,誰想這會兒全顛倒了,女人到处都有,而且要知道那小犢子長了那么大家伙,裤衩都脱不贏!男人也到处都有,可中用好受的,上哪去找去,早知道這樣,抻啥抻,何苦遭這罪呢!

    過了一整年呢,李美芬沒落到個實在,下面就跟長草了要荒掉似得,一片毛躁,早就想著高粱的大犁頭去墾荒耕地,好好的犁一邊,犁翻天去。

    “高粱,你個小犢子別晾我了,上回那事我答應你還不成,不幫你打仇云燕的主意了還不成!”

    瞧見李美芬服软了,高粱心里可暢快。

    “嗯!李美芬,這事你答應了就行。”

    “那來,先讓我摸摸看,你這大玩意,光摸在手里都舒服!”李美芬猴急猴急的上去摸高粱的裤裆,按著那大話兒,無比的充實。“高粱,你這小犢子,真是害了老娘沒過個好年啊!”[!--empirenews.page--]

    “那行!今天就把去年的補回來,不過咱們得进去啊,你不怕光腚在外邊搞,我還怕呢!进去……”

    高粱把李美芬往后一推,就勢进了仇云燕的辦公室,門帶著關上拴住,除非仇云燕在外面拿鑰匙開門,不然誰也打不開!高粱決定今天把李美芬要ri好,ri暢快了,讓她真不對仇云燕再起啥年頭才好。不弄得她暢快,肯定又要出幺蛾子。

    “在這搞啊!好呢,我還從來沒試過在辦公室里干那事。”李美芬一陣心醉一陣刺激。可是在仇云燕的辦公室里顛鸞倒鳳,使勁了的舒服暢快,一想著仇云燕平常跟平時不管她怎么撩都撩不动,李美芬就覺得有種異樣的滋味。

    “咋樣弄?要不我趴在桌子上撅起屁股!”李美芬風/sāo的把上半身匍匐在仇云燕的辦公桌上,撅起大/屁/股對著高粱,左右搖擺一下,腦袋扭過來。

    “小粱,快來啊!你看這樣好不好。”

    這樣很好,拉下李美芬的裤頭就能露出撅起送出的屁股溝,倒懸的大門戶就直剌剌的擺在那!把李美芬按在辦公桌上就可以跟草母狗似得草一頓。

    高粱咽了咽口水,朝李美芬的大腚盤子浪浪的一抽。“李/老/師,你趴得真好。”不知道為啥,高粱覺著干那事的時候叫李/老/師特起勁!

    “那當然,要是我男人,看我擺出這姿勢,早就跟惡狗撲食一樣撲上來了,不過他沒啥用,三兩下就软怕了。”李美芬sāosāo的搖頭,等待著高粱的侵入。

    不過今天高粱有了別的算計,揉了揉李美芬的大/屁/股。

    “李/老/師,看你今天這么想,我就試著狠命的干一下。看我多厲害!”

    李美芬早就等不及了。“那你上來啊!狠命的試一下!”

    “那我就狠命試咯,不過不這樣,到椅子上去,橘子瓣一樣掰開了給我/ri!”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