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椅子上的征服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李美芬一怔!

    等李美芬按高粱的說法擺好了姿勢,作為女人的她還是本能的激起了一陣羞恥心,隨即想到了那天正是在仇云燕辦公室里擺出了同樣的姿勢,臉sè立馬變僵。

    “高粱,是不是仇云燕跟你說的,這個sāo/女人,嘴咋那么損呀!”

    李美芬還是需要女人臉皮的,她的想法肯定是仇云燕告訴高粱了,上回自己在她辦公室里擺出了這個姿勢,高粱這小犢子聽著有趣,才讓她照樣給擺回去。擺擺也沒啥,照說這個姿勢也挺新鮮。

    可是李美芬惱的是仇云燕多嘴,居然把這事跟男人說了,那多丟人啊!李美芬就算是再sāo,再想男人的大話兒,當面鑼背面鼓也不好意思承認呀!這下可被仇云燕害的臉丟大了,李美芬氣得牙痒痒。

    就是想破了腦袋,李美芬也想不到高粱是自個窩在下面瞧了個仔仔細細!

    李美芬這么問,高粱還真不好怎么回答,撓撓頭,干脆不說了,趁著李美芬把門戶邊的肉褶子掰開了,大話兒一下貫进去……

    “……哦哦!”

    李美芬正在想事呢,冷不丁被高粱刺了個穿,大話兒兜頭一扎,里面還沒滑溜呢!硬擦著肉邊一股火辣辣的灼熱。

    “哎喲!ri死我了,輕點……輕點……我的天叻……”

    上回沒ri好那是因為沒用勁,這次高粱是用足了勁,拉風箱似得抽抽停停,一下下都沖到頂,像開了抽水馬達,猛烈的澆灌李美芬干枯的大地。

    李美芬張牙舞爪的亂揮,舌頭死死的頂住上顎,頂不住了就得斷氣一樣,臉上更加沒得多,嘴巴鼻子歪扭到一塊了。

    高粱對李美芬本來就沒什么憐香惜玉的想法,打定了主意就是要好好教訓那天李美芬拉裤子走人的行徑,把她ri服帖了,狠狠的征服!那是全然不顧李美芬的感受的,反正sāo的不行,自個越大力,她才越舒服呢!

    李美芬不管怎么激荡,始終不敢哼哼!怕招人,到后面,發現阻止不了之后,痛苦就變成了一種異樣的快感,居然開始反倒享受起來,迷迷糊糊的跟在云里飄霧里飛似得。

    高粱在下面一陣陣的把李美芬頂得節節高升,李美芬就跟野生的芝麻花,生命力強盛,經受這一陣陣狂風暴雨。

    李美芬已經不用掰那兩塊小肉片,使勁掰開大腿兒,兩顆nǎi/子走馬觀花一樣忽閃忽閃,高粱這一ri,可是全力發揮,除了那次在柳chn桃身上撒氣,算是這回最用勁了!

    柳chn桃是大,受得了,耐得住。李美芬哪里有那么雄厚的本錢!高粱盡情的往復運动,在王蓉和仇云燕身上,舒服是舒服,可沒有敢這樣暢快著沒有顧忌,尤其是仇云燕,才到一半兒就下不去了,哪敢撒瘋了的骑!

    “小粱,停下!夠了,李/老/師都要被你干翻了!”

    李美芬感覺高粱在里面抽一把就像要抽走她一口氣似得,表情真誠凄慘,瞧著高粱插在她身上的大話兒都是一陣顫抖!

    真是半年不開張,開張吃半年啊!這次李美芬酣暢淋漓的享受了飽滿與充實,同時心里驚訝和痛苦與高粱的勁道!

    高粱停下了抖动的屁股,瞧著李美芬在眼前大口吸氣。“李/老/師,我說過我狠命的ri你,ri得你哭爹喊娘哇哇叫,你信了!”

    說著高粱抖抖身子,隨著抖动,剛緩過來的一口氣著慌了。“你這哪是狠命,是沒命的ri啊!我信了,你輕點,我受點罪都算了,哭爹喊娘也得忍著啊,不然還不把人招來,那可就丟大臉了。”

    高粱驕傲的挺直腰桿,用勝利者的姿態繼續品嘗勝利果實,開始細嚼慢咽,慢慢的蠕动。這樣一來李美芬又將受用起來,一只手撑著椅子,一只手捂著嘴巴“哼哼呀呀”的小聲陶醉,說不招來人就不招來人。

    等過幾分鐘,李美芬忘情的抱著高粱的腰,忘情的缠上去,渾身僵硬再癱软!“小粱,夠了!以后我再不想別人了,光跟你ri就行!”

    這話實在爱聽,因為是ri好了的說法,高粱以征服者的姿態放下李美芬。[!--empirenews.page--]

    “呵呵!李/老/師,你光想跟我/ri,我可不能光跟你ri!”

    “那是!”李美芬渾身沒骨頭似得坐在仇云燕辦公的椅子上。“你這光跟我/ri,還不得把李/老/師/我/ri死去!”

    “知道就好!李美芬,看你以后聽話不聽話,不聽話我可不像今天這么客氣了!”

    “怕了你了,個小犢子,真跟牛一樣!”休息了一陣,李美芬舒服過了,腦子漸漸夠用了,撑著身子在椅子上坐好。“還準備去ri多少女人喲!”

    高粱很喜歡女人這樣說話,王銀花開始不爱說,高粱還是ri掉了她的羞躁讓她說出口呢!很受用。“多著呢!不過不能跟你說!”

    這么說正好證實了李美芬心里的猜想,頓時有點擔心了,她擔心高粱又像過年前那樣老是晾她,那才不是滋味呢,年都過不好。坐在仇云燕的椅子上,前面是仇云燕的辦公桌,又想起了開ri那下擺出那個姿勢的原因,恨意又提上來了。兩廂計較,李美芬有了想法。

    “高粱,我給你出個主意,讓你ri更多的女老師,不過要是我想要了,你可得顧著我,這樣好不好!”

    高粱一愣!“李美芬,你想給我拉皮條啊!”隨即想想,這事可不怪,因為李美芬就幫蔣主任干過這事。

    “呵呵!你想不想,想的話我自然有辦法!”

    高粱覺著有點意思,也有些心动了,居然還有這好事呢!不過高粱并不太信,因為這事李美芬沒有真干成。打仇云燕的主意,那根本是沒影的事。

    “你能有啥辦法,把她們綁了塞過來?”

    “呵呵!我當然有辦法,就算你想ri你小姨仇主任,我也能讓你睡了她!”

    “李美芬,你發瘋了,仇主任是我小姨呢!”盡管高粱心里面樂呵,早把仇云燕睡了,不過這事可不能讓李美芬知道,故意裝得很驚訝!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