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 別人愛咋搞咋搞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胖子衛楊谷是一下拉不下臉,覺著在縣里的大飯店學廚師了,再回來村里炒大鍋菜很沒面子。

    這事肯定會有這方面影響的,但是也不絕對,好的影響也更多,比如沒過兩天衛楊谷就被別的村里請去擺酒席炒大鍋菜,人家聽說是縣里大飯店里的廚子,錢都都給了兩百,臉上還倍兒有面!

    這就是矯情作害的,好端端的活放著不干要去大排擋里遭那罪!

    高粱下午抽空就去縣里的国土局,不過事先沒聯系,趙云霞不在,高粱摸了個空,有點兒沮喪。一邊是張玉香,一邊是趙云霞,兩個女人就跟兩個浪頭似得,一下把高粱撥向這邊一下把高粱撥向那邊。

    今ri高粱又來學校了,嬸子肖月梅炒了一大袋野板栗子,香著呢!讓高粱捎過去給高曉曉吃。

    高曉曉正在上課,馬尾辮兒綁得齊整,挺著小胸脯,在寫寫畫畫的,那個學習勁兒,高粱看著都是欣慰。要是那會兒像高曉曉這樣,肯定比高雯麗那小妞厲害,高粱想著。

    以后讓高曉曉也上大學,氣氣高唐那老狗去,那得多賺錢,供個大學生可不容易,賣豬賣牛的能把家里折騰光。就叔叔高根明的本事也要吃力。高唐家就不一樣,他是村支書,有工資,還在村部貪了好多錢的。

    相比起高曉曉,高粱更喜歡看張玉香,張玉香拿著課本,頭發梳得齊齊整整,在后面盤好,臉蛋兒jing致。穿得不像趙云霞那樣妖媚,把身子擺得跟软蛇似得,可是很得体,讓人覺得好看又端莊。

    倒是前面凸后面翹,楊柳枝似得小腰兒更加好看了,有了張玉香這樣的對比,高粱覺著以前是認為柳chn桃那樣的大身子跟電視里的模特一樣,現在可不這樣認為了,柳chn桃身上少了一樣東西,那就是氣質!這跟身段和胸口的大東西沒關系,是刻在骨子里的。

    高粱在窗子外面等,沒一會兒就下課了,先出來的倒不是高曉曉也不是張玉香,反而是高曉曉的那個女同學范思思。

    “哥哥!你又來了,給我們帶好吃的咯!”

    這時候高曉曉才從后面擠過來,墊著小腳把范思思擠到一邊去,還要把高粱的身子掰正了,正對這自己。

    “哥哥,你怎么舍得來看我了!”高曉曉親親熱熱的搂著高粱的胳膊,像是宣示主權一樣。用小眼神跟人說,這才是我親哥呢!

    張玉香這時候正從教室出來,高粱被一幫女同學圍著,張玉香倒是沒注意,收拾課本就往樓下走。

    高粱這時候心思全在張玉香身上呢,把一代香板栗塞給高曉曉。“嬸子讓我給你帶的,別小氣了,分給同學一起吃。”高粱摸摸高曉曉的腦瓜子。“我還有事呢,先走咯!”

    高粱轉身就隨著張玉香的身后跟過去,下個課才幾分鐘,一尿就撒完了,等再一節課的時候張玉香還沒走到辦公樓去,高粱干巴巴的在后邊追,到辦公樓門口喊一聲張玉香才回頭。

    “高粱,你又來看曉曉!曉曉挺好呢,測試都是全班第一,跟你和雯麗一樣。”

    高粱心里吐吐舌頭,跟高雯麗一樣考大學就行,可別跟自個一樣。

    “張老師,我也來看你,給你送一袋野栗子,糖炒的,可香了!”高粱早記著張玉香,特意在嬸子那多準備了一份。

    “你看你呢!老是給老師提東西,老師才說叫你吃飯呢,你就來了!下次可不許了。”張玉香接過栗子,聞一聞。“嗯!香著呢。”

    高粱心里頭高興,因為張玉香喜歡。

    這時候教導处主任蔣興權從樓道上下來。“張老師,這么巧啊!這是仇主任家外甥高粱,你們認識?”

    “蔣主任,高粱以前是我的學生,我可才知道他是仇主任的外甥。”

    張玉香的氣質和賢惠就体現在說話上,高粱是誰張玉香可了解了,從來沒聽高粱說是仇云燕的外甥。可是蔣主任問了,張玉香一點兒也不覺著驚訝的樣子,輕松松的說過去了,讓人起不了一點疑心。

    要是村里的女人,可一下給咋呼開,那就要露餡了。[!--empirenews.page--]

    “蔣主任,小粱提了一袋栗子,您嘗個,喜歡的話就拿去分給辦公室的老師們!”

    “呵呵!不了,張老師,不能奪人所好啊!我早上還剩下兩個包子,的,软软的,我喜歡吃包子呢!”蔣主任意有所指。

    “那就不耽誤蔣主任吃早飯了。

    張玉香油潑不进,水浸不沾,蔣興權轉身上了搂。

    高粱知道蔣興權對張玉香有賊心,特別是今ri個說的話,讓高粱充滿了危機感,忍不住不知不覺就了一句。

    “張老師,可別搭理蔣主任,他可不是好人。”

    “小粱,你說啥,怎么不是好人了?”

    “我知道蔣主任跟李美芬李/老/師搞在一起,蔣主任專門起壞心思。”

    張玉香一聽晃了下身子,忙湊上去小聲說:“小粱,你可別亂說。”

    “張老師,我可沒亂說,我在仇主任辦公室外面親耳聽到了,李美芬老師親口說的,蔣主任還想打仇主任主意,不是好人!”高粱把謊話說編得特順溜,半真半假難分辨。

    “你親耳聽到了!”張玉香眼巴巴的問。

    “嗯!我想蔣主任不是好人,估摸著也會對你起壞心思!”

    張玉香眼睛瞪的圓鼓鼓,然后整理了一下心情退后一步。“小粱,你可別亂瞎想,就算蔣主任是真的,怎么會對我起壞心思?”

    “當然了,因為你可是最好的女老師!”高粱很肯定的說。

    “小毛孩子,瞎說啥呢!你知道什么?”張玉香一聽,臉上一紅,又想上回在自己家里床上的頭發,估計高粱不僅懂,還很懂。

    “你不亂收錢,也不亂發脾氣罵人,書也教得好,還有……你長得好看……”高粱最后說著聲音有點弱。

    “這就叫好啊!”張玉香怔了怔,不過倒是沒太當回事。“小粱,這事你可要爛在肚子里,不然鬧開了刨根問底你會招人恨的。”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