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只舒服不遭罪的姿勢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胖子,以后送菜這活,我就不常來了!你幫我干好了,年底我分你份子錢,可不少。學校里送肉的活我再拿下來,咱們自個賺,今ri就是來看看行情你,瞧著你挺懂行,有啥路子沒?”

    胖子瞪瞪小眼望天,摸摸腦袋琢磨了好一陣兒。

    “粱哥!你要干送肉的活?那不是老鼻子咯,一天得幾百斤肉喲,宰了我也不夠吃……娘咧!”胖子吐吐舌頭,把高粱給逗樂了。

    “誰要宰了你吃,你又不是豬,我問你有啥路子沒,咱們找個穩妥地兒进肉,一天都不能斷。”

    “有!”胖子大肥臉巴子馬上放光咯,腦門冒油星子。“梁哥,早說了你當老板,請我干活!這事你咋不早問我,鄉里馬二寶家我可熟了,誰家辦酒席肉都是他家送,斷不了,明天我就上他們家去。娘咧,這每天一口豬老鼻子了,不讓馬二寶那孫子賺死咯!”

    “咱們也賺,胖子,我他娘腦門卡裤裆里,白瞎咯,沒想到你的路子。你明天送了廠子里的菜就過去找找馬二寶,把這事定下來,這活咱們干定了!”

    要干好這活,還得干好仇云燕!得去找找她,高粱拉拉裤頭。

    仇云燕這些ri子可沒個安寧,想賺這份大頭的可不止高粱一個人,有不少人跑關系請仇云燕吃飯送禮啥的。不過這事仇云燕心里有計較。

    第二ri高粱和衛楊谷分開兩邊,胖子去鄉里屠戶馬二寶家,高粱瞧著后勤管理处邊沒人了,偷偷摸摸的进去,仇云燕正在里面。

    “云燕姐,忙喲!”

    “是呀!最近學校挺多事兒的。”仇云燕眼皮翻翻,瞧了高粱一眼,又給低下頭去。

    高粱躡手躡腳的走仇云燕身后邊,瞧著仇云燕小巧的诱人身段,搓了搓手,照著仇云燕的肩頭按下去。“云燕姐,我幫你按按,按按舒服呢!”

    仇云燕一陣咯咯笑,被高粱掐的有點痒!沒兩下高粱手就順著領子往下鉆,捉住仇云燕的小nǎi/子,頓時仇云燕的胸口上腫了一個大包。

    “云燕姐,這樣是不是更舒服舒服了!”

    仇云燕畢竟是女人,心兒細,慌慌張張的按著高粱的手。“小粱,你個小鬼頭,可別讓人看見了,趕紧拿出來!”

    “云燕姐,你以為我傻呀!早瞧見沒人了。”

    “可開著門呢!”仇云燕還是不讓高粱摸的,把高粱的手抓住了。

    “那行!”高粱趕紧把手兒抽出來,兩三步就過去把門拴住咯。“云燕姐,這下行了,咯咯!”

    “你看你整天就知道想這事,小sè鬼!你想在這干嘛?”仇云燕抱住胸口,調皮的朝高粱使眼sè。“可不行,這幾天到处有人來找我。”

    “那留到晚上,云燕姐,咱們去你那兒,今天我可學了手段,讓你舒服死咯!”高粱今天可不讓仇云燕這么快跑咯,正事還沒說呢。

    “晚上?”仇云燕眨巴眨巴眼。“晚上也不行,我宿舍有人呢!”

    “那就在這咯!”高粱跟顆柱子一樣壓下去,把仇云燕壓住动彈不了,手指一勾,仇云燕胸口錢的扣子就給拔掉了,粉紅sè的nǎi罩子露出一半的雪白sè。再捉住仇云燕的頭,往她耳垂子舌頭一刮,仇云燕立馬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現在,高粱坚信,女人就得按,不按下去不服帖,按倒了就隨便ri。仇云燕按倒了一吸耳垂子,那嘴在脖子和耳洞里拱一拱,哄得熱乎乎湿噠噠的,仇云燕就啥事也顧不上了。

    “云燕姐,就在這算了,我快些弄,讓你馬上舒服一回。”

    “那你快點,可別弄疼我了,我要喊出來了咋辦!”仇云燕非常忐忑,高粱那話兒都隔著裤頭頂她腿窩子上咯,可想想地方,又有些怕。

    娘的,這倒是個事!高粱摸摸腦袋,上回干李美芬的時候李美芬知道忍,忍住不哭爹喊娘的。仇云燕這個小身子,估計會忍不住,高粱靈機一动,刷刷的扒下仇云燕的裤衩。

    “云燕姐!你咬住咯,別出聲!”[!--empirenews.page--]

    仇云燕噗的一聲笑,臉sè難看的說:“你這個缺德的家伙,哪有拿她塞嘴里的呢!”

    高粱摸摸腦袋,有點委屈的說:“云燕姐,我看電影里面強劍都拿這個塞,咱們上次不是玩強劍么,你再試試看!”

    “呸!”仇云燕才不會真的咬住自己的裤衩呢!不過高粱說的倒是給了她啟發,撿起被高粱拔掉的胸罩,咬在嘴里!

    這會兒,高粱把仇云燕裤子扒光咯,打理得筆直的毛毛乖溜溜的分朝兩邊,剩個白襯衫搭肩頭上,嘴里還咬著粉紅sè的nǎi罩子,小身子一扭一扭的,那個诱惑!都不用使手段,就把高粱的大話兒撩得筆挺。

    “云燕姐,你可咬住了,別喊出聲呢!”

    高粱樂呵呵的把大話兒牽出來,朝仇云燕晃悠晃悠,仇云燕拿還說得出話。或許是高粱ri的太猛,只要ri上了的女人,一般都丟了羞躁。仇云燕那個爱玩鬧的xing子一起來,鼓鼓的腚片子推磨盤似得轉,腿丫里那片黑溜溜的毛毛一下溜出來一下缩进去,特爱鬧。

    高粱拍了拍仇云燕光溜溜的屁股,分開腿,瞧著腿窩子里面冒滑溜,腰一缩,大話兒從仇云燕恥骨的毛毛上滑下來,吱溜的聲扎进去了。

    仇云燕嘴里叼著自己的nǎi罩子,那一下的舒服,就跟烏嘴叼著香喷喷的肉骨子似得,臉蛋兒斜著往上甩拉好長,擰巴半天,才慢慢緩下來。要是沒這么一下,仇云燕估摸著得長嚎一聲舒服,那還不誰都聽見去咯!

    高粱把仇云燕抱起放到桌上,自個站在下邊,仇云燕的門戶就朝桌邊。高粱剛好挺进去半截,腿就撞著桌子的邊邊咯,再也进不去,剛剛讓仇云燕得了妙处,又不會遭罪,頓時間那個酥麻软痒,全擱在仇云燕心頭要碎了!

    “云燕姐!這個姿勢咋樣,可是我專門想著給你弄的呢!肯定不會弄疼你。”高粱按著仇云燕的膝頭,往前不停的往復,頻率加到最大,讓仇云燕得了最暢快的一ri!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