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沒把本科生日好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出了廁所門,高粱卻撞上了蔣興權!

    “小粱,你在這干嘛?”

    “我鬧肚子了,來上個廁所!”高粱捂著肚子,剛剛出了大力氣,臉sè有點白,還挺有說服力的,蔣興權信了。

    “你小子,挺知道享受的,大廁所不上,跑這來上小廁所!”蔣興權拍拍高粱肩頭。

    大廁所在教學樓側邊,還是糞坑,里面很臟,不像實驗樓,里面全是貼的瓷磚刷好的白灰。一點也聞不到臭味。“干/你女人當然挑好地兒!”高粱在心里頭默默的說,對蔣興權可是陪著笑臉。

    “蔣主任,你來這干啥呢!”

    “哦!我來這看看,剛剛瞧見有人在這出去。”

    估計剛才蔣興權是瞧見李美芬還是他自己女人咯,這可不行,不能讓蔣主任起疑心,高粱趕紧撓撓頭,說:“有人啊!我咋沒瞧見呢?估摸著也是來這上廁所的!”

    高粱忙著把話岔開,不讓蔣興權朝這邊去想,說:“蔣主任,上回那個本科生咋樣!”

    果然奏效,一提到這蔣興權那個舒心,非常的神氣,骨頭都輕了幾兩。“啥本科生,上了唄!”

    他娘的,一顆好白菜果然又被這老狗ri的給拱了,這事高粱還是有點小小的虧,覺著出了損主意,讓人好好一姑娘給蔣興權糟蹋了,自個真干上拉皮條這事。

    “蔣主任您真厲害,幾下功夫就把她給骑了!”高粱拍著馬屁,心里可不得勁的要死,這老狗又給小爺添了個堵,明ri就在他女人身上ri回來。

    蔣興權抽抽煙,很暢快,瞧高粱很順眼,這小子嘴挺活溜,是個人才!“那是,女人嗎?”

    高粱也樂了,再拍拍馬屁,把蔣興權忽悠樂了,等下再說說送肉的事兒,沒準蔣興權腦子一熱,答應了呢!高粱又說了。“蔣主任,也就您能玩她本科生,咱們就只能耍耍鄉妹子。咋樣,本科生是不是ri的叫喚起來都冒書氣!”

    蔣興權一怔!煙嘴在嘴邊卡殼了,擺擺手。

    “小粱啊!沒啥,就一女人,啥冒書氣,還不是冒sāo氣,娘的,看著看著挺正經,老子瞧著她說的話,也就盡想著占便宜。帶出去買個皮包,晚上就跟老子睡了。娘的,還不是姑娘咯,早跟男人ri上了,神氣個屁!也就值個皮包。”

    蔣主任很失落,好像嚼了口餿饅頭,上面還有顆狗嘴印!完全沒了那個起勁的意思。蔣興權還有一段沒說,他那話兒软癱了,最后硬是讓那個女本科生使了嘴皮子。

    人家可不愿意干,蔣主任哄了半天,好不容易給使上了,蔣主任那下太急了,一梭子抖出來,弄的人家一嘴粘。為這,蔣主任受了好一頓白眼!

    “娘的!”蔣主任越想越不得勁。“小粱,你不懂!鄉妹子才好呢,聽話,往地上一躺隨便弄!這些個女人才他娘的不是個東西,都爛貨了還神氣!到处端架子,就是欠ri!”

    蔣主任越說越積憤,甩著胳膊一巴掌拍走道上。“遲早要好好ri一回她!”

    高粱一會兒也沒停,盡看蔣興權的表情了,心里琢磨著道道!看來蔣主任這貨是沒把那女本科生ri好喲,他那软趴玩意,是個女的都ri不好,他娘的只能學金長順,趴鸡窩!

    那兒只管暢快只管錢,不用管女人得勁不得勁,ri好沒ri好!

    糟了!那女本科生沒讓蔣興權舒暢,估計是掉不住了,這老狗說不準會轉而打張玉香主意呢!高粱擔心的想到。

    知道那本科生女人被蔣興權一個皮包給骑上了,高粱那點虧心早扔遠了,這會兒只想用那女本科生再使使勁,吊住蔣興權。一想著張玉香那神仙的人兒趴蔣興權身前,高粱就有想狠狠揍這老皺皮一頓的想法。

    揍了不行!這想法永遠是想法,不可能變成實際,要是把蔣興權揍了,明天自個就得滾蛋揍人咯,那不劃算!還是去ri他女人撒氣。

    尋思尋思,高粱說著:“蔣主任,端架子!那女人就欠呢!您是沒把她ri好,女人喲!ri暢快了,她肯定聽你的,啥都向著你。啥本科生女人嗎,往腿窩子里一掀,照樣哭爹喊娘。”[!--empirenews.page--]

    蔣興權翻翻白眼,心想你這小子說話不腰疼,要擱年輕那陣,肯定把那爛貨ri的求饒,可現在有心無力啊!

    高粱瞅著蔣興權有些意动,知道男人遇上這事肯定是不甘心的,立馬添頭加醋的說道:“蔣主任,咱在哪兒跌咯,爬起來再干,使使勁,總有她服帖的時候。要沒把她ri好喲,那眼神瞧著都不對頭,吃飯都不香,咱可受不了這氣,是!”

    “娘的!在理。”話都說到蔣興權心坎里了,蔣主任很解氣。高粱說著沒錯,那本科生女人的白眼使的,蔣興權心里特不自在。完事了后,每回見著了都聳拉著腦袋,挺不直腰,沒底氣啊!總覺著那女人老拿白眼瞧他。

    解氣是解氣!可蔣興權還是沒繞過那個坎,硬不了啊!當下又跟霜打的茄子似得,長嘆一口氣。“小粱啊!不行咯,比不上你年輕。這氣出不了了!”

    這一點,高粱早想著了,對癥還得下药不是!說了這么多,蔣主任照樣使不上勁,那不是白搭。

    “蔣主任!咋出不了?咱想想轍啊!”

    高粱說的信心滿滿,蔣主任那心思一下活了,急切熱乎,跟燒著了毛的猴似得。“小粱,有啥法子?”

    拿龙灣水庫里的大王八熬湯喝一口,立馬ri得她嗷嗷叫!不過高粱可舍不得,給蔣興權喝上了,那是糟蹋!不僅糟蹋,到時候肯定得打張玉香的主意去,高粱說啥也不會給蔣興權嘗一口王八湯。

    讓蔣興權繼續软趴下去,永遠打不了張玉香的主意,那才對呢!

    沒了王八湯,高粱也還有別的法子,縣里小鸡窩邊上,有不少開著小紅燈賣药的店,給蔣興權買一顆,讓他能ri上那本科生女人就行。那玩意不勁道,只能讓蔣興權抬抬頭,想ri好女人,就蔣主任這樣,那想都別想!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