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女人這事不叫騷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高粱一陣興奮,大吼一聲。

    黄chn韻那盡是肉的下面還真是舒服,好像到处是小嘴在吸舔,撞上去全在肉上,那一個肉浪從黄chn韻的腿窩子打到黄chn韻的nǎi/子,隨著高粱一下一下的抽/插,那是一浪接一浪。

    高粱一次次的落下屁股,黄chn韻就是一個浪頭打到頂去,這下高粱是舒服了,只管咔咔的搗騰黄chn韻!

    過了好大一會兒,黄chn韻哦哦哦的越叫越歡快,那聲音,沒點忌憚的,一下就交了好幾次。實在是蔣興權沒ri好,所以特別的快。中間間歇一會兒,立馬又越來越投入进去。

    黄chn韻是一泄如注,下面那塊肉/縫子淌得湿滑又順利,讓高粱可以“呼哧呼哧”的大搞动。除了在柳chn桃身上,高粱還從沒試過這樣的呢!黄chn韻本來就快要泄身子了,被高粱這狠狠的一下大沖撞,一下就到了極點,大叫一聲雙手一攤,兩腿一伸,像只死蛤蟆一樣身子繃直。

    搞了這么多女人,高粱也有經驗了,翻到一邊去,挑挑黄chn韻的nǎi,等著黄chn韻回神。

    “奧喲……搞死我了……死過去了……”

    黄chn韻早就忘了羞恥感,良久,舔著發干的嘴唇嘟囔。高粱一見她醒了,又興沖沖的爬上去。分開她兩條腿,那大話兒頂住黄chn韻的門縫。“黄老師,再來干一次,干舒服了你就幫我把送肉的事辦好了。”

    “不了,不了!今天夠了!我不來了。”黄chn韻趕紧捉住高粱的話兒從縫子中撤下來,放到恥骨上,不讓高粱往下鉆进去。“你送肉的事我已經跟他說了,讓他不干!”

    高粱一樂,呵呵!好事成了。

    過了一會兒,黄chn韻又說道:“小粱,以后要蔣主任跟你有啥事找你了,你多找

    我幫幫忙!”

    “那我來ri死你!”

    “那好!你來ri我,ri的我美死了!”黄chn韻又跟受驚了似得。“可不能照死里ri!”

    “哈哈!瞧你sāo的。”高粱拍了拍黄chn韻的腚,總覺得這女人一身肉摸起來舒服,一點沒骨頭撂手。

    “啥sāo啊!女人想這事就叫sāo!男人想這事還叫sè呢!這是女人的需要,男人沒能讓女人需要,還能管住女人不需要了,自己沒本事怪誰!”黄chn韻雖然不亂偷人,但是思想很前衛。一點也不覺著有啥好羞愧的。

    這點倒不像其他女人,大部分覺著干這事虧心,可又人不住總是想干!

    “好好好!你們女人能sāo,男人也能sè,女人被男人ri的暢快,天經地義,行了!”高粱樂呵呵的說道,砸砸,又說:“黄老師,你說的沒本事的男人是蔣主任!”

    “不是他還有誰,別提他了,一直就在我身上搗騰不了幾下,最近更不行了!”

    高粱本來想使個壞,把蔣主任和李美芬搞在一起的事跟黄chn韻說說,可還是忍住了,不好,虧心!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這可不是啥好事,說人長短,挺沒出息的。

    “小粱,你下回什么時候再來ri我?”

    “這個……”高粱想想ri了黄chn韻這次就算了,可不能讓人知道,自己打好主意了以后少來的。“看機會!有機會就ri你一下,沒機會就算了。”

    “那我以后常讓蔣主任找你麻煩,這樣就有機會了。”

    高粱有點錯愕,又有點焦急,誰想麻煩多了,這下就有點鬧不明白了,這黄chn韻到底是ri好了還是沒ri好呢!怎么老是想著自己來ri她,可又怎么說讓她男人來跟我作對呢!

    “黄chn韻,你是欠cāo是不,讓他找我麻煩?”

    “我……我就是想被你r韻聲音小,有些羞澀的說:“只有你才能弄的舒服,特,特別的舒服,你不ri了可咋辦?”

    娘的!還粘上了,高粱有點眼暈,覺著這不是一件好事。“那我盡量!黄老師,你也得看著點,蔣主任可小心呢!咱們的事可別露餡了!”

    有了高粱這么一提醒,黄chn韻這才醒過了神,支支吾吾的說道:“那好!”[!--empirenews.page--]

    高粱趕紧穿衣服走人,不能受女人粘,不然得多了麻煩!

    出了門,高粱就得琢磨黄chn韻的話了,沒想著,ri暢快了也有麻煩事兒,看來以后不能逮著女人ri了,要是把哪個女人給ri瘋了,整天吊著屁股后面走,那還不煩死了去。

    一想著黄chn韻那身子肉,高粱還覺得夠味兒,雖然黄chn韻身段沒其他女人好,可是黄chn韻那個手感還是很舒服,這也是肉多女人的好处,摸上去哪兒都有勁,捏面團似得。

    這還有個女人,估計摸著也有味!就是顧湘西,那兩團胸口肉,娘的,不能叫摸了,得叫抬,抬起來!那個摸上去,圓滾又柔软,捏這邊跑那邊,稱一稱得幾十斤呢!

    男人哪有不喜歡各種女人的,尤其是大胸脯子女人,高粱還真想把顧湘西搂懷里干上一干,摸一摸,讓她用那大胸脯子夹一夹大話兒,兩個人都大,保管都舒服死去。

    “大云山村!”高粱一念叨,忽然想著了昨天吃晚飯嬸子肖月梅說的,大姨肖月蘭不就是大云山村的么,到時候去那干活,看能不能瞧見她。

    一邊想著事,一邊朝仇云燕的辦公室走去,高粱心里有了底,既然蔣主任不干了,仇云燕肯定得把這事兒給自己干。娘的,真暢快,暢快了,也得干一干仇云燕去。

    “小粱!你這次走運了,蔣主任那表侄也不知道啥事,這事他不干了,被你撿了大便宜咯!明天就正式開始了,照著上回那樣簽下合同!”

    真真正正聽了仇云燕的答復,高粱心終于落下了,同時也美滋滋的。“云燕姐!這好事謝謝你了。”

    “咯咯!小粱,不過得先跟你說說,送肉的回扣還是得要一些,這里面可不是我,有人也占份子呢!你知道的!”

    “好叻!”高粱滿口子答應,上回送菜的回扣仇云燕沒提,那是跟自己的關系,高粱當然明白的。“我哪能讓云燕姐不暢快不是,云燕姐,現在要不要暢快一下,正沒人呢!”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