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喝醉了好撩撥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高粱基本都不用去學校和縣里了,因為有胖子幫忙干活,胖子這活干的很順溜,開著拖拉機到处轉悠,跟食堂里老徐也混得熟,要是手痒了,老徐也讓胖子翻兩鍋菜,那個味道,把老徐都比下去了!

    第二天給蔣主任送送药,順便去看看高曉曉,高粱就待在村里,給自己老爹的墳頭修一修,拿土塊堆得高高的,邊上還開了兩條溝過水,省的里面泥水和得进不去。

    新墳頭很齊整,原先長滿了草,可全被高粱用鎬頭給刨掉了,光禿禿的,高粱又夯實了地頭,踩下去穩穩的,不像別的地兒。被chn雨下的软綿綿,踩进去就是一個坑!

    弄完這些,高粱照著河邊挽了一捧清冽的chn水,把手指頭里面的泥土抠出來,干干凈凈的回家吃飯。

    院子里,高曉曉正幫嬸子肖月梅做飯。

    “曉曉,今天咋回來了!”娘的,今天禮拜天,高粱一摸腦門,咋把那事給忘記了。

    不等高曉曉和嬸子回答,高粱朝院子里再喊一聲。“我有事去了,你們自己吃,不用等我了。”

    張玉香說過放假了就搬過來村里住,今天正好是放假,高粱說了去幫忙的,張玉香還說請自己吃飯的。

    跑了兩步,高粱又折回去,在床底下把那瓶洋酒拿出來,揣身上了,拔腿往張玉香家里跑去。

    大件都被高粱用拖拉機拉回來了,張玉香正好在院子里收拾,高粱來了,忙搶了張玉香的活。

    “張老師,我給你幫忙!這是送給你的,洋酒,其實也跟飲料似得,甜的,好喝!”高粱沒說能醉人,因為打著讓張玉香醉一下的主意。

    “你看你,每次來都拿東西,等下留下來吃飯知道么?也去叫叫曉曉!”

    “曉曉去她姥

    家呢!”高粱撒了個謊,因為這事不能讓高曉曉摻和进來。

    除了張玉香,還有張玉香的老娘和小外甥,不過今天高粱運氣好,張玉香的老娘是今ri去外邊給人做媒去了,小外甥帶去收紅包,也顧不上張玉香了。

    娘的,真是好事兒,今ri可是瞅準了機會把張玉香給喝醉了點,然后趁機撩撥一下看!高粱心里熱乎熱乎的,充滿了干勁!

    有了高粱幫忙,張玉香都插不上手了,瞧著心滿意足,就动手做飯去了!

    高粱正等著她開飯呢!等下開飯了就把那瓶洋酒開了,給張玉香倒滿一碗,看著她喝下去……

    心里頭有這念想,高粱總是忍不住往屋里瞅瞅,去看一下張玉香,有點心不在焉!還好這活不多,張玉香喊吃飯,高粱也忙活完了。

    嫁出去的女人回娘家住,這會惹得村里面那些啥事都不肯落后的女人說閑話!屁也不懂,好像神仙一樣了,說這女人這不好那不好的,肯定是遭人嫌棄了,又被趕回來。

    雖然張玉香不是,她在高中教書,她男人還是干部!可畢竟不是啥光彩的事,估摸著張玉香她妈這樣想,才抱著小外甥去外邊做媒了,讓張玉香低低調調的回門。

    對高粱來說,越低調越好,沒人知道才行!

    張玉香很賢惠能干,這也体現在她做飯上,要在外邊酒席店子里吃了一個好菜,回家馬上就能搗鼓出來。娶了這樣的女人,那才叫一輩子舒心。

    飯桌上炒著綠透了的鮮嫩菜心,小鸡蛋煎得金黄金黄的诱人,張玉香吃的jing細,心思玲瓏,樣樣又好吃又好看。不過高粱的心思不在這兒,把洋酒的瓶塞兒一扒拉開,照著張玉香的碗里就篩了半碗。

    高粱可是準備好的,一起帶著的還有一大瓶飲料,把張玉香兌好咯!等張玉香從里面端菜出來,瞧著滿滿的一大碗。

    “張老師,你喝喝看,國,好喝呢!”

    張玉香摸摸額頭上角的細頭發,笑出兩小酒窩。“小粱!我可不爱喝酒,你多喝一點,別喝醉了!”

    那怎么行,主意不是打不成了?

    “張老師,真的好喝,你嘗嘗!這洋玩意矯情,沒一會兒就餿了,得趕紧喝完呢!”高粱在一邊攢蹙鼓动,張玉香還是端起了碗,抿了一口,跟喝糖水似得,沒啥怪味![!--empirenews.page--]

    “小粱!你多吃些菜,剛剛干累了!”

    瞧著張玉香喝了一口,高粱才放心,吃了一口煎鸡蛋,特別的香。不一會兒又起了心思,勸張玉香喝一口!

    話還沒說出口,門外就是一聲焦急的聲在喊:“小粱!小粱在嗎?”

    娘的!高粱很懊惱,這事總出在關鍵時刻。起身朝外面一看,是村民胡躍进在叫,瞧見高粱了那叫一個寬心,忙著迎上來。

    “小粱!你在這就好,我問了你嬸子,說你上這來了,快走,快跟我走!有大事兒。”

    “啥大事!”

    瞧著胡躍进那個焦急的樣,高粱估摸著還真有大事了,當即也不耽誤,邊走邊說。

    “村里的牛瘋了,到处跑呢!好多人在追,可叫不住。小粱,那畜生認你,你勁兒又大,去牽回來,要糟蹋了莊稼,那可就糟心咯!”

    高粱二話沒說趕紧跑去,牛瘋了可不是小事,那牛脾氣一上來,到处亂跑亂撞,啥東西也架不住,獅子老虎也敢頂,人更加不敢上去攔著,否則還不給你把肚子頂破了,腸子也得流出來。

    唯一的法子就是找個經常放牛的相熟人,跟著瘋牛追,畜生也認人,你喊它回頭牽回來。不然這一跑,跑丟了,那可就損失大了,不說一頭牛值得好幾千,村里總共才兩頭牛,這要跑了一頭,眼看著開chn忙活了,那得耽誤多少活!

    就跟高雯麗那回趁著高粱沒留神,拿紅繩把牛挑瘋了,害的高粱跑了半夜。那回還好,秋月里莊稼都割完了,不會糟蹋東西。現在這個時節,田里嫩綠綠的小秧苗,不夠老牛在里面打個滾!

    村長劉長喜很急,可這活還得棒小伙干,那些個歪瓜裂棗哪有這氣力。高粱小時候放過這牛,熟絡,氣力長,跟得住!這才一邊讓人跟著,一邊讓胡躍进去找高粱。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