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誰讓睡了你閨女呢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村前的水田里,老牛在那翻滾,嘩啦啦的全身都是泥漿!牛是逮住了,可事兒還沒完。

    這老牛不知道咋說它,畜生么!高阳村放了這么多年,夏天喂草冬天喂谷子,可沒糟踐它。這畜生也記著恩呢,牛瘋犯了,在高阳村一路瘋跑,就沒糟蹋點莊稼,連顆苗也沒踩著。

    可一出了村口,到了石塘村的水田,一個呼嚕就扎进去,攪得那個歡快,剛犁好的地,全攪和了,在里面顛了個窟窿。

    這事就鬧心了,水田肯定得重新翻一遍,要高阳村的,那也沒啥,誰家的吃點虧認了就是!也費不了多大的功夫,可水田是石塘村的,那就不好說了。

    村長劉長喜和村支書高唐帶著一幫村民跟石塘村的人在理論,這事高阳村虧了理,石塘村占了理,所以石塘村的人在大聲嚷嚷。

    “咋的!你們高阳村的牛壞了我們的地還有理了,賠錢!”

    龙灣河以下,先是高阳村,再是石塘村,莊稼人爭個水搶塊地,難免要絆疙瘩。高阳村和石塘村起了怨恨,這事就合理解決不了,這事高阳村理虧,石塘村就蹬鼻子上眼了。

    石塘村村長龐山民擼起衣袖子,那是發了狠的,都指著劉長喜的鼻子了,一副要揍人的架勢。

    “這話就不對了,龐村長,都是十里八村的,一個畜生壞了事,咋說上人了,畜生不懂事,人還能不懂事?”

    高唐上去拍拍龐山民的手,說是勸,話可有味道了。說龐山民跟畜生似得,不懂事!龐山民那個火大。要說跟高阳村的恩怨,還是去年過年的時候,石塘村的痞子上高阳村偷魚鬧的。

    村里出了賊偷,龐山民在鄉里的大會上丟了臉,就把高阳村怨上了。現在好說十里八村了,早干嘛去了。

    “高支書,你這話啥意思,合著還是咱們石塘村的不懂事了!行,高支書,你說這事賴畜生,那就賴畜生,牛把地糟蹋了,那牛歸咱們石塘村,這事就算了。”

    “放屁!他娘的想白賺頭牛,哪有那么好的事兒。”

    高唐還沒說話呢!下面的村民就坐不住了,吵吵嚷嚷的!三句不和那就得掄鎬頭了。

    “別吵吵!”高唐揮揮手,把聲音壓住了。“龐村長,這就是你們不對了,一頭牛是多大的事兒!那是一塊地抵得上的,你們這塊地頭爛了,我們也認,再犁一遍成不成!”

    “不成!把大姑娘ri了,再拔出來,你還能裝沒啥事?這是一個理,被攪和壞咯,翻好了也不算。這事沒完了,要不就上鄉里,我們占著理呢!”

    高粱在后邊瞧著,也瞧明白了,今天這龐山民是把高阳村訛上了。瞧高唐吃癟那樣,高粱就舒心!轉頭想想,這事自己得管管,讓大伙認同自己,別瞧高粱當了村里的會計,其實大伙都沒當他一回事,只當村里添了個白吃喝的!

    至于高粱收菜,大伙倒是記著,但那跟當會計沒啥交集,兩碼事,不能讓大伙認同!

    說要上鄉里,高唐和劉長喜也怵了,這事高阳村理虧,估摸著到了鄉里得有影響,開鄉里大會,又得批評。最后還得乖乖給石塘村低頭。

    “走走走……上鄉里!”

    龐山民推推搡搡,石塘村的人在后面起哄,高阳村的人急咯!

    “去就去,誰怕誰了!”高粱撥開人堆,站前面咯。“正好上村部掰扯掰扯,龐山民,這事得說道清咯,不然后邊還有舌根子嚼。走走走……”

    “呵!哪家的娃子瞎鬧?”

    “啥娃子,我是高阳村的會計高粱,你不是要上鄉里么,走啊!順便去趟派出所報案,昨兒個又有人上水庫偷魚了,遠了近了就你們石塘村的最不規矩!”

    龐山民一怔!原本這事他占這理,可高粱這么一說,他也心虛了!石唐村痞子多,不干活專門偷鸡摸狗,這事龐山民知道!為這事,去年年底鄉里開大會,龐山民可沒少受批評!

    這事兒甭管有沒有,鬧到鄉里,龐山民肯定又得挨批了,黄泥巴掉裤兜里,不是屎也是屎啊![!--empirenews.page--]

    “去不去!去了就走,我開拖拉機送……”

    龐山民咬咬嘴皮子不說話,明顯是氣短了。“啥走走,這事沒完呢!你們高阳村想咋樣?”

    呵呵!高阳村的村民樂呵了,石塘村剛才那得瑟樣,沒想著高粱這小犢子兩句話的事,就給弄癟巴了,看他還得瑟!這會兒大伙想著了,高粱這小子到底是讀過書的,這會計當的好啊,都把人算計上咯!明明理虧的事兒,還給算計得人說不上嘴!

    劉長喜也樂呵了,這事輕快著辦就好,鬧到鄉里了,說不好還得買酒買煙去伺候著!可高唐卻瞪著眼珠子在后邊說不上話,瞧高粱那得瑟樣,心里老不痛快。

    “咋樣!牛還在地里呢!再犁一遍成不成!”

    鬧了一頓,又回去了,龐山民那個憋屈,這要是應了,臉皮子都得不要咯!誰還瞧得上他去,也不說話!

    高粱瞧人心思瞧得準,龐山民這也是氣不順鬧的,要臉面喲!當即靈機一动。

    “龐村長,這地誰家的?”

    “我家的!咋了?”石塘村后邊站出來個人。

    “今ri這事咱們高阳村認了,既然牛都翻了,也沒法子,高阳村把地犁一遍,補你五十塊錢,成不成!”

    “成……”

    龐山民也沒啥話說了,帶著石塘村的人癟了唧的離開,高粱那個舒心啊,吆喝大伙一聲:“牽牛!”

    村民們可樂了,今ri這事占了大便宜呢!瞧著高粱那都一個笑臉,都說高粱有出息,好事!

    娘的!今ri可好好露了回臉了,看以后誰不把小爺瞧在眼里,小爺也是干部,龙灣鄉高阳村會計!高粱把頭抬高一點,步子邁大一點,神氣又得瑟,把村支書高唐在后面惹的眼珠子發紅。

    “小畜生!那得瑟樣,劉村長,估摸著你都瞧不順了!”

    劉長喜沒搭理他,心里想著,只有你瞧不順!誰叫那小子睡了你閨女呢!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