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沒有毛毛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張玉香一怔!把手從腿窩子里抽出來,不知所措!

    高粱趁機再啃到張玉香的脖子肩頭上,滑得跟玉石一樣,還有特別的香味,難怪叫玉香,這名都太好了!高粱伸手朝張玉香的胸口按去。 ..

    “小粱,這可不行,你老實點!我……”張玉香扭著身子,抓著高粱的手,可是她力氣沒高粱打,扭來扭去還是被高粱壓著,反而有種別樣的摩擦感。

    “老師!我求求你了,你是神仙人,我做夢都要夢到你,你就讓我摸一回,不然我……”高粱說不出了,一下按在張玉香的nǎi/子上,捂住那顆大圓球,鼓鼓囊囊的搓动。

    “啊……”張玉香剛想要斥責,可是又說不出口,胸口上頓時一頓好受,小聲的輕呼。“小粱,你……”

    高粱可不管了,照著他的想法,張玉香馬上就要受不住了,再撩一撩!揉著張玉香软中帶著韌勁的nǎi/子,張玉香好受的仰天吐出一口氣,高粱又騰出另外一只手,照著張玉香的nǎi/子上使出手段。

    “張老師,你可好了,可好了……”張玉香的nǎi/子很漂亮,跟她的人一樣,跟兩只白瓷碗一樣倒扣著,不下垂不變形,上面是顫巍巍的兩顆粉紅的草莓,非常的惹眼。

    張玉香閉著眼,不去看高粱,可閉著眼腦子里也全是高粱的影子。呼吸急促,全身沒勁!高粱越摸越起勁,照著張玉香舒服的摸,張玉香攤開身子,好像放開了一樣。

    這樣讓高粱更得意,干脆一把掀開被子,抱住張玉香上身滿懷,下面坐在張玉香身上。一下一下的解開張玉香的衣扣子,剩下小衣,急乎乎拔掉黑sè的帶著花邊的nǎi罩子。

    “張老師,你的nǎi/子真是太好了,比……”高粱一下差點說漏嘴,要說比別的女人都好,那不是要被張玉香知道自己ri了很多女人。

    “比大白饅頭還白!”高粱靈機一动說道:“全是白的。”

    真的很白,而且張玉香全身都沒一點疙瘩,沒個黑點,沒個疤痕的,把高粱看得口水都流出來了,好女人就是好女人,他娘的都沒法比了!高粱猛地低下頭張開嘴,張玉香的nǎi/子就塞滿了嘴里……

    張玉香啊的一聲,雙手一攤,撑住背后,把胸口的兩顆nǎi/子挺翹的更加突出,像是送給高粱吃喝一樣,高粱就跟小時候一樣,在兩顆nǎi/頭上砸,砸這個摸摸那個,實在是太好太好了。

    高粱忘乎所以,渾身抖勁都用在嘴上,把張玉香砸得好处連連,胸頭上離了高粱咂摸,就空荡荡的,有了高粱咂摸,就跟要化掉了似得。

    “小粱……你撂痛我咯!”張玉香喘息連連的說。

    高粱放開手,原來是把手肘頂到張玉香肚子上了,趕紧拿開。“老師,不痛了!我可舍不得弄疼你。”

    “不!還疼的,頂在我小肚子上了!”張玉香是被頂的有種忍不住要撒、尿的跡象,可又不好說,只能想著法子讓高粱放開了。

    高粱一瞧,正是大話兒頂在張玉香身上,一看也樂了,看張玉香那不好意思的樣,知道張玉香很驚訝!心里面又打起了主意。

    “啊……張老師,我這玩意怎么這么硬了,好難受呢!”

    高粱故意把那玩意抬起來,對著張玉香,扒弄掉裤子,那話兒jing神威武,沖張玉香發怒似得。

    張玉香看著高粱的粗大話兒,黑里透紅,jing神飽滿,驚訝的不得了。這可是她在黄sè電影里面才能看見的畫面。那畫面張玉香是不信的,她也知道,只有洋人才能長這么大。可高粱的這玩意,簡直比那些看著更得勁!

    “張老師!這咋辦啊,痛啊!好難受……”高粱故意做出很痛苦的樣子,博得張玉香同情。

    張玉香瞧瞧高粱的神sè,好像跟真的一樣!張玉香不是好騙,而是長期把高粱當自己孩子似得,自己孩子喊不舒服,誰會懷疑有假的啊!

    那話兒確實涨得厲害,張玉香自然之道怎樣能消腫,可是她很慌亂,不知道怎么說。“小粱……你……你還小,這事……”[!--empirenews.page--]

    高粱一邊跟張玉香說話,一邊手沒停,去解開張玉香的裤子,張玉香一個沒注意,裤頭就被解開了,露出里面的黑sè裤衩子,照樣是帶著花邊的,很惹眼,張玉香凸凸的恥骨都露高粱眼皮子底下了。

    呼哧,呼哧!高粱跟犯了牛瘋的老牛一樣喘著粗氣,猴急猴急的把張玉香壓下去,挨著張玉香的耳朵邊呼出熱氣鉆張玉香脖子里耳朵里,說:“張老師,我想和你睡一下!睡一下就不難受了。”

    張玉香身子一顫,一種異樣的感覺刺激著她,驚慌的抓住高粱正褪她裤子的手。“不是,我……不行……”

    “行的,張老師,就一下,就一下我就不難受了,你就讓我好受一點!”說著急急的去解掉張玉香的外裤,輕輕的揉磨張玉香沾著汁液的腿窩子。

    張玉香默然了,慢慢的松開手!

    “噯……”被高粱一陣擺弄,張玉香發出好受的聲息,這無疑是對高粱的鼓勵,高粱屈腰站起來,將衣服三兩下扒得jing光。

    張玉香躺好在床上,高粱憋住了氣,小心翼翼的扒下她的黑sè花邊裤衩,從恥骨頭到下面的門戶,還是白花花的一片。

    “張老師,你的沒毛毛!”高粱驚愕的伸手在上面摸一把,跟摸到一塊玉一樣,光滑溜手,看上去跟小女孩一樣,沒有一點絨毛,非常的神奇。

    “小粱,不許你這樣說,再說,我就走了!”張玉香臉上緋紅,擋住腿窩子,不給高粱仔細瞧。

    高粱咕咚的咽一下口水,張玉香真是好到極點了,連下面也干干凈凈,而且很神秘漂亮!高粱非常渴望在里面好好瞧上一番,好好的玩一下,但是張玉香不肯,怕羞,高粱也只好作罷!

    等ri好了,還不是想怎么看怎么看!

    “好,張老師,我不說,再也不說了!”高粱上去拿開張玉香的手,張玉香羞怯的夹紧腿,那片門戶就跟個害羞的小女娃似得躲躲藏藏,特別有趣。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