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日上男人不吃虧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哪能當沒發生,高粱從來沒想ri一個女人花這么多心思呢!被狗咬了還得留口牙印不是,就不信把張玉香著一通好ri留不住一點期盼!她就不想了?

    “張老師,哪能沒發生呢!我可是riri夜夜惦記著你呢!”高粱一下抱紧了張玉香壓到門口,抱得很紧,張玉香又慌亂又紧張,還有一些期待!“張老師,那不是糊涂,那是你需要呢!你不信咱們再來一次,你肯定舒服的。 ..”高粱手已經伸到張玉香身上按住一只圓nǎi。

    關鍵時刻,猛得聽院子里一聲叫喚。“站住!不許动。”

    這一聲叫喚,嚇得張玉香一把推開高粱,心里面噗通噗通的亂跳,紧張的摸摸頭發扯扯衣服,缩在門角落里不肯出來。

    “狗子,你他娘的!揍爛你屁股。”高粱哪能不冒火,狗子拿著根樹杈比劃成土炮,對著高粱。高粱追上去就要揍狗子屁股。

    “算了,小粱!”張玉香在里面整好衣服出來,她心好,不想跟小孩計較。

    “張老師,你怎么被壓著啊!”狗子睜大眼睛問:“只有我爹才把我妈壓著,我妈還嗯嗯叫呢!”

    “狗子,你他娘的來干嘛?誰說我壓著張老師了,那是在角落里打耗子,知道不!”

    “別騙我了,我都看見你摸張老師了。”狗子拖著鼻涕,一本正經的說道。“我來找小兵打游擊。”

    “小濤,不許亂說,高粱哥哥幫張老師在抓痒呢!你別到处說,不然你要上學了,張老師給你考試打零分!”

    狗子平常啥也不怕,可張玉香當慣了老師,這話說出來自有一番威嚴,說起打零分,狗子還真害怕了,打零分會被大伙瞧不起的,而且回家還會揍屁股。

    “那……那我不說了,張老師給我打一百分!”狗子眨巴眨巴眼睛。

    “好好好!張老師給你打一百分,你不亂說,知道嗎?”張玉香摸摸狗子的腦袋,認真的說道。

    “好事!”狗子樂呵呵的笑,心想著可賺大了,不說話就能打一百分。誰稀罕說了,還沒柳chn桃的大呢!

    “好了,小濤,小兵不在,你去找他玩!”

    狗子一溜煙跑了,高粱瞧著張玉香,心里又起了壞心思。“張老師,要不我再給你抓抓痒!”

    “你還說呢!羞都羞死了,不僅讓人看見,我還得騙小孩,真是的!”張玉香拍拍胸口的圓nǎi,舒了一口氣。

    “狗子才小屁孩呢!他知道個啥?”

    “不知道也不行,總算是被人瞧見了,小粱,今ri不行了,你再不走我可生氣了。”張玉香是真著慌了,反身进去就把門關了,把高粱擋外面,不讓高粱进來。

    高粱撇撇嘴,很不甘心,張玉香還真是貞節,明明想得都不得了了,可就是不肯和自己干那事。還真跟別的女人不一樣,別人都哭著喊著求高粱去ri,高粱還不爱搭理,偏偏張玉香ri不著,心里總是念想!

    還真他娘的犯賤,矯情成這樣了!高粱嘿嘿一笑。

    今ri都是狗子那小龟兒子壞的事,明明張玉香被自己按角落里都快撩起勁了,被他娘的撞破了,高粱還是決定揍一下狗子的屁股去。

    還沒開始找高粱就沒勁了,跟個小屁孩有啥好計較的!有這功夫還不如去幫叔叔高根明干點活。

    出去這一茬也有蠻長時間了,高根明的地都犁了一大遍,沒多久就能上岸了。高曉曉提著小桶子跟著轉悠,高根明翻地的時候瞧見了一條,逮住了就往岸上扔,高曉曉就去撿。

    高粱往高曉曉的桶里一瞧,不少,有小半桶了,能吃一餐飽。

    “曉曉,回頭讓嬸子用辣子炒好,給你帶學校吃一頓,讓你同學也嘗嘗!”

    “才不要呢!”高曉曉歪著腦袋低頭看著腳,白蓮藕似得小腳丫上面沾著黑呼呼的泥塊,扭頭問高粱:“哥哥!你咋老想著她們,你是不是喜歡范思思了!”

    “誰?”高粱想了想才明白,也樂了。“曉曉,你這妮子看來是想嫁了,哪天讓嬸子找人給你說個媒去!”[!--empirenews.page--]

    “呸!我還要上學呢。說真的,她可喜歡你,你別理她!”

    “為啥?”

    “她……她沒安好心呢,不好!”高曉曉很局促,不知道咋說,小腳丫子摁泥地里去咯。

    高粱沒放在心上,個黄毛丫頭,胸脯子肉都沒長起來,看上去干癟干癟的,估摸著毛毛都希拉,有什么勁。

    “有啥不好的,反正ri上男人不吃虧。你好好學習,別起歪念想,不然我讓嬸子把你嫁咯!”高粱嚇唬嚇唬高曉曉,可這對高曉曉沒啥用,偏著腦袋也不去管高粱,心里可急了!琢磨著以后不能讓高粱瞧見范思思。

    說話這一會兒,高根明已經把這塊地犁完了,趕著牛上岸喘粗氣!他不常干体力活,這下累得夠嗆,摸著口袋抽口煙歇一會兒。

    “叔!抽我的,紅山茶!”

    高根明也跟高粱客氣,抽一口,挺勁道。“行啊,小粱,好煙!不過可別常抽,多去外面派一派,長臉面!”

    “爹!你這是不要里子要面子,妈說這樣是活受罪。”高曉曉尖尖的聲音,擠兌高根明兩句。肖月梅有點不待見高曉曉,高根明可打心眼里疼,也不在意,笑罵了一聲:“丫頭知道啥,頭發長見識短!”

    高曉曉一聽可不樂意了,小鼻子哼哼!

    “叔,沒啥事,以后咱面子里子都有,天天抽好煙喝好酒,讓你住大房子去。”高粱也點了支煙,跟著高根明歇會兒。

    高根明點點頭,對高粱還是挺滿意的,這孩子記著好,彈了彈煙屎。

    “說那些多懸乎,得你和曉曉長出息了才行!遠的不說,就說眼前。我就指望這畜生利索點,上年紀咯,老撂蹶子,打了我一身泥。走咯,走咯,回家!你妈做好飯等著呢!”

    高粱瞧瞧那頭老水牛,心里琢磨著事,要買頭農經站書上說的鐵牛就好了,那玩意不吃草不嚼糧,只喝汽油!不用了往那一扔,啥也不用管,也不發牛瘋不鬧xing子,還比老牛干活更快。這事靠譜,等自己當上村干就干這事。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