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日好了有肉吃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喲!小粱是!我還以為是妹夫來呢,都長這么大了,快进來坐,一個人來的?”

    “還帶了烏嘴,不過它在村口趴上了人家家的一條母狗,要等會兒再過來。”高粱也不認生,大大方方的进屋了,肖月蘭家高粱以前也來過,沒男人的家,雖然簡陋了點,但收拾得挺整齊。

    肖月蘭沉下腦袋一琢磨,臉上透著驚訝!“村口可是村長家,他家的母狗可兇了,哪有公狗骑得住,不會被咬壞了!我去看看,趕開咯!”說完肖月蘭就準備拿竹篙子去感。

    高粱一聽,透著股子自豪,愜意的擺擺手,說:“大姨,沒事兒,烏嘴現在趴得正歡呢!那家的母狗被烏嘴一兇,乖乖的湊上來。”

    “那也不成啊!村長家兒媳婦可厲害了,一準得拿棒子打狗。”

    “呵呵!”高粱樂了,估摸著大姨肖月蘭說的村長家兒媳婦就是早上遇上的女人,也不咋的嗎!那是沒遇見狠的,被烏嘴嚇一嚇,照樣得認!

    “大姨,您別去趕咯,趕了烏嘴還得咬你。你先把東西收下!”

    見高粱很有信心,肖月蘭也不再坚持,往高粱提著的袋里一瞧,有魚有肉。“哎喲,小粱,這得花不少錢!”

    “不值錢呢!魚是水庫里捉的,不花錢。”

    “哪能不花錢呢,大姨叫你來幫忙干活的,還拿你的東西了,不像話!”話雖然這么說,肖月蘭還是收下了,轉頭扔廚房去拿臉盆蓋住,不讓貓狗給叼走了。“小粱,你先喝口水歇歇,我給你做早飯。”

    “大夯,給你小粱哥洗蘋果!”

    肖月蘭的兒子柳大夯憨頭憨腦的端著一盆水搖搖晃晃的出來,眼神直盯著盆底紅紅的大果子,不看路,這一下沒準就得摔跤。

    高粱只覺著柳大夯跟頭老牛似得橫過來,還沖他傻笑。“吃蘋果,蘋果好吃!”

    柳大夯的身板沒得說,能跟牛打架,壯得跟門神似得,個頭都快到門頂了!可就是腦子不太靈光,認死理!比如瞧著大紅蘋果,就挪不開眼,腳底下都不管了。

    “大夯!你吃個大的。”

    柳大夯樂呵的撿了個大的,咔咔咔咬的嘴里滿滿的,高粱覺得柳大夯挺可憐的,十幾歲了還跟小孩似的,遠了近了都笑話是個愣子,為這肖月蘭抹了不少眼淚。

    肖月蘭為啥一直改嫁不了,柳大夯才是大原因,太能吃,可又腦子不靈光,只能下死力氣,干不了技術活。

    “大夯!”肖月蘭從廚房里出來,一下就氣了,敲了下柳大夯的腦袋。“你干啥呢!讓你小粱哥吃,你還吃上了。”

    “沒事,大姨,讓大夯吃!我剛在鄉里吃過了,飽著呢!”高粱拍拍肚皮,把柳大夯拉一邊去。

    畢竟是自己的傻兒子,肖月蘭也不會真氣。“大夯,多跟你高粱哥哥學學,長點本事,你高粱哥都做大生意當老板了,你以后可咋辦喲?”肖月蘭說著又是憂心。

    這時候烏嘴ri好了,吐著舌頭溜进門,撇開腿叉就露出狗玩意舔舔。高粱樂呵呵的踢了踢烏嘴。

    肖月蘭注意力被轉過去,可來jing神了,腰板挺得直直的。“小粱,你家這狗真厲害,村長家的母狗是出了名的兇,咬人撕裤腳,她家兒媳婦也是個sāo樣,好!骑的好,解氣!”

    肖月蘭轉身朝廚房里割了一小片肉,扔地上,烏嘴聞了聞,朝高粱看了兩眼,有滋有味的嚼下去。

    等肖月蘭进去繼續做飯了,屋里就剩高粱和柳大夯!高粱愕然了,人都舍不得吃肉呢,居然扔給狗吃,把烏嘴當個大功臣了,不就ri了個母狗,至于嗎?

    “大夯,你吃著,多吃點。”

    柳大夯樂呵的咧開嘴嚼大蘋果。“大蘋果好吃,你是好人。”柳大夯的心思很簡單,有得吃就是好。

    “大夯,你跟我說說,你妈為啥那么恨村長家兒媳婦,他們家兒媳婦不好!”

    “不好!”柳大夯漫不經心的說。

    “為啥不好了?”[!--empirenews.page--]

    “她老是罵人,到处罵,說話很大聲!”柳大夯吃著蘋果,有點兒認真了,砸砸嘴:“她家的狗也不好,老是咬人,想咬我我就拿石頭扔,咬不到,呵呵!”柳大夯很自豪,因為他想到了這個辦法來對付村長家的惡狗。

    高粱琢磨琢磨,那女人嘴皮子薄,雖然長得周正,但是臉上沒肉,估計是個刻薄的人,肖月蘭個寡婦門前多是非,肯定是要被她罵的,難怪肖月蘭這么恨這女人呢!估計是肖月蘭被罵的狠,氣不順,寧可少吃一口肉,也要獎勵一下ri了她們家母狗的烏嘴。

    “不過也有好的時候!好的時候她給我餅干吃。”

    高粱一愣!不對啊?按說肖月蘭和那女人是死對頭,柳大夯肯定也要被恨上的,咋還有餅干給他吃?這里面一定有道道!高粱眼珠子咕嚕嚕的轉。

    “別騙人,她有餅干不會自己留著吃,干嘛給你吃?你幫她家干啥了?”

    “沒……沒干啥!”柳大夯一急起來有點結巴。“沒騙人……騙人,她給了好多好多,我都藏起來了,不讓娘看見!”

    他娘的,這小子不愣啊!高粱樂了,這柳大夯也不是完全沒心眼嗎?知道吃別人家餅干的事讓肖月蘭知道了肯定是要吃不上嘴的,還要挨揍,也知道藏著。

    “那她為啥給你餅干吃?”

    “我……我不說!”柳大夯閉著嘴巴,一副咬著牙不說出來的樣子。“我說了不說的,說了就沒餅干吃了!”

    “你說我給你買餅干好不好!”高粱忽悠柳大夯。“你要不說,我就跟你妈說你把餅干藏起來了。”

    柳大夯摸摸腦袋,掰扯了一陣子,總算掰扯明白了,有餅干吃更好。“那我說,你給我買餅干好不。”

    “好!我給你買一袋!”

    “我要一大袋!”柳大夯用手抱成一個大圈,比劃著。

    “太多了你要藏不住,要讓你妈知道的,你先給我說了,我再先給你買一袋!”

    “那行!”柳大夯眨巴眨巴眼,同意了!

    ps:這一章晚更一個多小時,鄉村讀者群已建,歡迎各位入群!因為還是新人,所以很天真的問了編編好一陣咋cāo作,汗……好在編編是好人,大家进群了可以隨便調戲他……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