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男人玩意從嘴里蹦出來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肖月蘭兩只手插著腰,把聲兒提高了一大半,生怕別人聽不見似得。 “有狗怕啥!咱們也帶了狗,她們家的狗還被我們這的狗ri服帖了呢!肯定不敢再咬你。”

    高粱一聽,算是明白嬸子肖月蘭為啥不走小路,偏要走大路了,沒別的!光為了得瑟。這聲兒大的,對面的田垅子里都有人抬頭瞧熱鬧了。

    “喲!誰上這咋呼了,原來是肖月蘭,你個沒男人ri好的女人,咋呼啥!”

    “韋小玲!你個男人ri不好的貨,男人那玩意都從你嘴里蹦出來了,使嘴咂摸有勁是!”

    高粱一呆!他娘的這女人吵架這么牛逼的,动不动就ri呀,使嘴啊!光聽著都他娘的帶勁。

    這時候,屋里又沖出來個人,指著肖月蘭罵罵咧咧,說:“肖月蘭,你這是來找茬,我們有男人,就你沒有,咋的!拿個傻兒子當你男人用啊。”

    肖月蘭今ri有底氣,所以并不被這狠話罵得氣到,咽咽唾沫。“夏云芳,你別得瑟,有男人也ri不好你這把sāo勁。我家咋沒男人了,大夯和小粱都能干活,瞧你家男人那药罐子樣,準是被你這把sāo妖jing勁給罩住了。”

    “肖月蘭,你……”韋小玲和夏云芳這一對妯娌被肖月蘭氣得不輕,可嘴皮子趕不上肖月蘭能說,肖月蘭今天可是有備而來的,哪會輕易放過這兩個平時老欺負擠兌她的人。

    “我咋了!我說這是實話,別說我不厚道,韋小玲、夏云芳,擱以前你說我家沒男人,我還認了,今ri我們家男人多呢!能干活,要不要你兩說一聲,我讓小粱給你兩幫幫忙,別說鄉里鄉親的,咋不幫襯著,咯咯咯……”肖月蘭樂得很暢快,今ri個算是揚眉吐氣了!

    高粱瞧瞧那兩個被肖月蘭氣著了的女人,夏云芳就是早上遇見的女人,不過現在這會兒已經把nǎi罩穿上去了。韋小玲是才剛瞧見,模樣挺好的,身子嬌小,嘴邊還有顆小痣,腰兒瘦瘦,但是兩個屁股卻是很大,難怪柳大夯只管瞧她屁股去了。

    娘的,這要上去ri一ri她屁股,估計挺舒暢,肉打肉得撞上去,得啪啪響!高粱有種沖上去捉住屁股搞一通的念頭,而且這個念頭還在加劇!要是把這兩個女人一起搞上了更好,ri一個,摸一個!沒被ri的那個也不會閑著,兩個女人可以相互搞,誰也不冷落,一起哼哼唧唧。

    韋小玲和夏云芳被氣得說不出話,有話也說不出,今ri沒準備好,沒尋著由頭,心里發怵。肖月蘭信心滿滿的樣子,說了也得招來肖月蘭更狠的擠兌,干脆不說了,何必給自己找不自在。

    心里可是暗暗發狠,等找好了由頭,再上門去狠狠的擠兌擠兌,把肖月蘭罵死去!女人心眼小,哪吃了癟受了氣,一定得找回來。

    “走……走,下地咯!大夯過來,沒狗咬你,敢來咬,叫烏嘴上去ri死它!”瞧著夏云芳和韋小玲被擠兌的說不出話了,肖月蘭像打了勝仗的大將軍似得,很自豪很神氣。

    柳大夯這會兒也知道不用怕狗了,屁顛屁顛的跟在高粱身后面。

    送到了地頭,高粱拾綴拾綴就開始干活,沒啥多說的,柳大夯瞪著眼在邊上瞧熱鬧,瞧著瞧著就沒耐心了,朝田垅邊的小溝里捉小魚玩。

    肖月蘭也沒法子,招呼幾句,這男人的活她也幫不了啥忙,回去干活做午飯了。

    “不捉了,不捉了!”柳大夯氣呼呼的甩著泥巴,一屁股坐到田垅子上生悶氣。

    “咋了,大夯!捉多了回去吃一餐,你妈肯定得夸你。”

    “捉不到,全跑了!一個也捉不到。”柳大夯撇著嘴。

    高粱一瞧,那小溝里一大群兩個指頭寬的小鯽魚,挺多的,柳大夯閑著也沒事,教教他咋抓魚也行。“大夯你過來。”

    “大夯,瞧好了,眼神瞅著一條,別瞅其他的,瞅準了下手,一逮……”高粱啪嗒往水溝里一揪,就揪出了一條大鯽魚,都有二兩重,小溝里的水還是清幽幽的,一點也不渾,那群鯽魚驚了一下,根本不知道少了一個同伙,繼續樂呵呵的游。

    柳大夯樂呵呵的拍手掌。“高粱哥你真厲害,再抓,再抓!”[!--empirenews.page--]

    “大夯,我還得干活呢!你抓下試試,記著瞅準了別眨眼再逮。”

    柳大夯鼓起燈籠眼,憋足了勁,腦門不动,眼珠子跟著大鯽魚轉悠,啪嗒一下,水全攪渾了!

    “我抓著了,我抓著了!”柳大夯從泥堆里摸出手,黑呼呼的,還能瞧見一條小魚扭來扭去,真被他給抓住了。

    憨人心眼少,你叫他瞅準了他瞅得準,只不過柳大夯沒高粱的技術,把溝里的水全攪渾了,那一大群鯽魚嗖的一下往上跑。

    “大夯,你真厲害!不過拿手捉不到多少,你回家拿個網兜子,捉得更快。”

    “那行!你幫我看著,別讓別人捉了。”柳大夯樂呵呵的回家拿網兜子去,高粱也不搭理他了,開始干活。

    柳大夯就在那認真的開始捉魚,照著高粱說的法子,又有網兜子,還真捉了不少,樂呵呵的咧嘴笑,手上的黑呼呼的泥就往臉上擦,合著那憨傻的笑臉,十足的愣子相。

    捉了一會兒,就有人過來了,正是上午跟肖月蘭吵架的夏云芳。

    “大夯!捉魚啊,喲,捉的不少呢!”夏云芳朝柳大夯的小桶里一瞧,還真不少,都蓋底了,白花花的翻肚皮,能吃上好一餐。

    “那是!我可厲害了。”柳大夯自豪的說:“云芳嬸,你要請我吃餅干不?”

    柳大夯這點還是挺好的,肖月蘭不讓他罵人,逢人就喊,嘴也甜,也討人喜歡。見著夏云芳來了,柳大夯也記著吃。

    “餅干有得吃,不過你咋變靈光了,以前可捉不到魚?”

    “高粱哥教我的,他可厲害了,一捉一個準。”柳大夯偏著腦袋,網兜往小水溝里一兜,撈上來就是嘩啦啦的一片。“瞧,現在我也很厲害。”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