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瞧見了就跑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回到大云山村村口邊,高粱四下里往夏云芳和韋小玲家里面瞧了瞧,影影綽綽有人晃动,主意就冒上來了。

    “大夯!你牽著牛扛犁頭先走,我肚子不舒服,上個廁所!”

    “你到村長家廁所上!”

    柳大夯那缺心眼根本不知道高粱的算計,扛著犁頭牽著老水牛就往前走,高粱等柳大夯沒影了,一下跳进到了夏云芳和韋小玲家窗邊的墻角下,窗子外邊就能瞧到里面的人。

    高粱解開裤頭,噗噗的挨著墻角嘩啦啦先撒一尿,很大聲兒,就是要讓里面的女人聽見來著。

    他娘的,咋還不出來,小爺這尿都快撒沒了!高粱念叨,心里可急了。

    “哪個作死的缺德玩意……”

    吱呀!后門一開,韋小玲早聽著了外面的聲音,出門一瞧,正看見個半大小子在撒/尿。瞧見高粱,心里可氣了,尿都撒到門口來了,這肖月蘭欺負人還欺負上門了。

    肖月蘭這下是破門而出,弄的动靜有點大,正紧張著的高粱一哆嗦,那話兒一翹上天,抖落成一條弧線落下來特顯眼。韋小玲順著那條弧線往下看,高粱那只熱烘烘的棒槌觸目驚心,好像條大龙一樣鉆出來猛吐一口水,攪得地下下了一場大雨。

    “唉呀妈呀,驢貨子……”韋小玲嚇得臉sè都變了,驚恐的一下眼珠子睜得老大,一下子慘叫!

    高粱可奇怪了,有啥怕的!人家高雯麗大姑娘家還不怕呢,拿手里玩的活溜,你一個媳婦兒,那事又不是第一回了,還有啥怕。

    高粱卻是不知道這玩意有比較才會有差距,高雯麗不怕,那是因為沒瞅見別人的,沒啥比較。韋小玲是見慣了毛毛蟲,猛地冒出一直猛兽,那個差距難怪受不了。

    高粱上前兩

    ,讓這女人不要嚷嚷了,嚷嚷開了可不好看。誰知道韋小玲以為高粱要追上來,嚇得慌了神,撒丫子就跑,趕紧去開門躲回屋去。

    可韋小玲出門那會兒神氣,哐當一下門在里面反鎖了,一下擰不開,把韋小玲急的眼淚都要冒出來了!

    “咋了!咋還跑上了?”高粱納悶了,白看了小爺,想走就走小爺也不說啥,鬧這么大动靜干嘛!

    韋小玲一聽高粱說話,這下更怕,還以為高粱要追上來,拿那個兇器狠狠的教訓她一頓。反正韋小玲也不知道自己犯了啥錯,為什么要被那話兒教訓,就是單純的震驚到害怕,嚇得嗷嗷直叫!

    正好這時候,門鎖打開了,韋小玲一溜眼鉆进屋,門砰的一下捂嚴實了,在屋里還心有余悸,狂拍胸口。

    “他娘的,神經病!”高粱覺得很無趣,抖了抖把大話兒放进去,甩著胳膊就回了。心里還在琢磨剛才韋小玲的反應,這他娘的可糟心了,沒勾搭上夏云芳那女人,倒是遇上個被嚇跑了的。

    韋小玲回屋了還久久不能平息,總是高粱怒龙抬頭那一下,使勁拍打胸口。“駭死我了,駭死我了!”

    “你干啥呢,犯啥病了?”這時候韋小玲的男人從里屋出來,瞧見韋小玲不對勁,跟瘋婆子似得,好像被嚇著了。

    “沒干啥!你咋走路不出聲呀!嚇死我了。”

    “在屋里要出啥聲!我可沒嚇你。”

    韋小玲也不跟自己男人扯這個,難道說剛才在外邊瞧了個男人的玩意!想到這韋小玲就不由自主的往自己男人下面瞧去!

    “小玲妹子,在家不!”恰好這時候,夏云芳在外面喊,韋小玲也不搭理自己男人了,急匆匆的出去找夏云芳。

    夏云芳也是剛剛在柳大夯那兒套了話回來的,心里面總在尋思,女人心里憋不住事兒,就想找韋小玲說一下。這事兒找韋小玲最好說,因為因為她兩可比親姐妹還親!

    “小玲妹子,咋了,臉sè不對勁?”

    夏云芳眼尖,心思活泛,一眼就瞧出了韋小玲的不對勁,臉sè沒血sè,好像受了啥大驚訝!

    “大嫂,還不是讓你給嚇的,這大半天的咋呼開,把人嚇了好大一跳呢!”韋小玲的男人這時候搖搖晃晃的從正屋出來,走路給沒力似得,一出了正門就坐到門前的小凳上。[!--empirenews.page--]

    夏云芳一愣,瞧著韋小玲這副被嚇了和她男人這不滿意的神情,心里想到,這兩個怕是大白天的在干那事剛才被自己給喊破了!估計是的,不然韋小玲怕啥去。

    “大白天的咋了,小叔,這大白天的才叫,大晚上的我還不賴叫,可別打擾你們兩啥事。”夏云芳心直口快,想到啥就說啥,把她小叔子說的沒脾氣,反正這兩兄弟都癟癟的,一直抬不起頭。韋小玲的男人哼哼兩聲,也不說話了。

    “小玲妹子,走!上我家嘮嗑嘮嗑去。”夏云芳拉著韋小玲就走,韋小玲可想岔了,還以為夏云芳又來叫自己一起搞搞事,低著腦袋,又冒出了剛才被嚇著了那一下。

    到了自家屋,夏云芳男人不在家,夏云芳就把門鎖死了,拉著韋小玲进了里屋去。

    “云芳姐,這可快吃午飯了,你咋還想著干那事啊!要不咱們快點弄,大哥下地也快回家了!”

    夏云芳一愣,聽韋小玲這么說,反倒也來了勁兒,上了癮頭,覺得是該搞搞。畢竟柳大夯比劃的那玩意只在念想里面,和韋小玲搞一搞先賺個舒坦,說著便窸窸窣窣的脱了衣服。

    等兩個人磨磨蹭蹭哼哼唧唧一陣,因為兩個人腦子里都有念想,所以特別的舒服,來的也特別的快,完事了,夏云芳的話匣子就打開了。

    “小玲妹子,你早上瞧見肖月蘭那個外甥沒,就那個俊小伙!”

    韋小玲心里一咯噔,咋沒瞧見,剛才還瞧見了,還把不該瞧的也給瞧了。

    “我剛可聽柳大夯那愣子說了,那小伙是柳大夯小姨家兒子,人瞧著滑溜jing神!長得挺機靈,小玲妹子,肖月蘭早上可把咱們慪死了,就仗著他們家這外甥,這小子你咋看?”

    “挺大的!”韋小玲脱口而出。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