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十四歲破處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小姑娘蜷著身子爬上/床,把高粱的頭抬起放在脆生生的大腿上,不一會兒,小姑娘開始輕輕的捏高粱的太阳穴。網

    還別說,小姑娘手指頭水嫩,掐捏起來挺醒神的,高粱閉上了眼。不一會兒,小姑娘的手就粱的肩頭,然后慢慢下移。因為躬著身子,小姑娘鼓鼓的nǎi/子就擱高粱眼前,有事沒事還在高粱臉上鼻子上擦摸。

    高粱覺著挺舒坦,跟干那事又不是一個感覺,干那事渾身得紧繃,這摸摸捏捏的心寬。

    輕捏過后,小姑娘把高粱的腦袋放下枕頭上,岔開腿坐高粱的大腿上咯。這姿勢高粱骑過女人,今番沒成想顛倒過來了。不過想想也釋然了,沒回干那些女人都得哭天喊地,比自己好受太多,自己那是伺候人,今ri轮到別人伺候。

    到了身下,小姑娘的力道加重了不少,高粱覺得就跟小時候生病刮痧似得,有點兒疼,但刮過后,有種皮肉翻滾過來的輕松,骨頭要松软不少。

    “老板,痛不痛啊!”

    “不痛,蠻舒服呀。”高粱閉眼在享受,心里尋思這城里人真會享受,女人捏摸都能捏摸出門道來。就跟干那事兒似得,女人也會喊疼,可就那么一下,后面全是得爽利,還能回味。

    “你那小手不錯,有勁!”高粱裝老道的夸了句小姑娘。

    “呵呵!”小姑娘嬌笑著倒下來趴在高粱胸口,兩顆凸出的nǎi/子先頂到,就感覺一陣软彈壓下來。“老板,你的身子真好。”

    小姑娘畢竟小,挺好玩,摸著高粱的胸膛口子,可坚硬了,不由得就解了高粱的上衣扣子,露出里面坚挺的胸肌,好奇的在上面戳兩下。

    “要是別人,這兒软软的,膩歪死了。那方便就肯定不利索,三兩下就得讓我給弄出來。”

    也不知道這小姑娘是真話還是刻意討好,高粱也不管,聽著舒心就是,咧嘴一下。“小妹妹,瞧你說得,懂得還挺多,多大年紀了?”

    “十六了。”

    “十六就懂這么多!”

    小姑娘臉上笑著小酒窩,有點兒欣喜和傲然。“那當然,我剛來沒多久,可聰明了,上學的時候,我學習還挺好呢,能考全班前幾名。”

    高粱瞧著這小姑娘,跟高曉曉差不多大小,這會兒該正上學!才十六歲就出來干這事兒,高粱不由得再往前推一推,這小姑娘第一回被男人破了身子,那才多大,對這事,高粱挺好奇,不由得張嘴問道。

    “小妹妹,我問你個事,你可別生氣!”

    “我咋會讓你生氣,我得讓你舒服呢,不然經理要扣我的錢。”小姑娘吐吐舌頭。

    原來還有這樣,高粱就沒顧忌了,想想也是,自己花錢了的呢,想咋搞咋搞!“那我問問你,你第一回跟男人ri上了,是啥時候?”

    “呵呵!老板,咋問上這了。”小姑娘一怔!有點兒意外高粱問這話,也覺得挺稀奇的,眨巴眨巴眼。“上學那會!有點記不清了。”

    “那會兒多大歲數喲?”高粱攏了攏枕頭,墊高一點兒坐好。

    “上初二呢,我算算看……十四歲!”

    十四歲,高粱對比了一下,十四歲估摸著身子還沒全長成呢!瞧著小姑娘挺認真,不像是忽悠,高粱覺得還蠻有趣,有種窺探人**的刺激感覺。

    “十四歲就干了呀,怕還沒長毛毛!”

    “長了!一小片兒,我長得可快了。”小姑娘頂著挺翹翹的胸脯子。“那會兒可不比現在小多少,我這還能在長長的。”小姑娘拖著兩顆nǎi搓揉兩下,也笑得挺寬心,大概覺著不sè急的客人不常有,聊聊天挺有意思,熱情比較高涨。

    “在哪干的?”高粱繼續問,腦子里冒出那會兒把高雯麗壓墻角,摸一通的畫面,也是小nǎi/頭,一小片毛毛,挺刺激,不由得脱口而出。“不會是哪男的把你摁墻角里!”

    “呵呵!老板,你真會開玩笑,哪能在墻角干。是我一個男同學,我爸妈不在家,上我家玩,趁我睡覺爬我床上了,我還沒回神呢,就弄得我痛的要死,我一急,一腳把他給踢床底下啦,咯咯……”[!--empirenews.page--]

    小姑娘笑得前后樂呵,一點沒被糟蹋了那感覺,高粱也被這趣事給逗樂了,感情就插拔了一下,光遭罪沒舒服上。“那你不是沒嘗到舒服滋味,可冤枉了!”

    “那有啥好冤枉,才不舒服呢!痛得要命。老板,在這我得讓你舒服呢。”

    小姑娘扭著小腰身,兩顆圓nǎi球在高粱硬扎扎的胸膛上滾來繞去,嘴湊到高粱下巴脖子邊兒吐氣。

    “老板,這個咋樣?”

    這小姑娘瞧著清純,活兒可不賴,扭得可好了,那小嘴吐氣盡往心頭上鉆,撩得高粱一荡。“行!這叫啥?”

    “這叫峰回路轉呢,我們這把式可多了!”小姑娘兩顆不小的nǎi壓在高粱胸膛上,搂著高粱的脖子。“老板,你可好看了,跟你聊天挺舒心。等下你別著急,我把這兒的花樣都給你弄一遍。是別人,我才懶得做呢!”

    高粱說為啥!小姑娘也不瞞著,說累唄!全做完可費勁了,還不得累死去,邊做邊在男人身上勾一勾,往往都是男人先被撩上勁,耐不住了,主动爬上來干完了事,累趴下了,自然就省掉。

    高粱一聽,這跟金長順趴鸡窩一樣,人家小姑娘也指望著你早點干完了事,只不過這兒檔次高,小姑娘得使使手段,讓你自個耐不住。

    “老板,等下別忍不住,那我可沒辦法了。”小姑娘嬌笑著說。

    高粱也跟著打趣。“那行啊!瞧你沒受過好受滋味兒,你先給我弄弄花樣看。完了我給你也使使手段,讓你也舒服一回,別光伺候我,我也伺候伺候你,咱們瞧瞧看到底是誰忍不住。”

    高粱很自信,大話兒是本錢,這小姑娘來五六個也不怵,能干趴下,還有趙云霞那兒學來的手段,準能讓這小姑娘受不了哭喊著岔開腿。

    “呵呵!那行啊,老板,那我可不留手了,別到時候忍不住弄裤子上。”小姑娘笑嘻嘻的趴在高粱身上來。跪求分享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