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被當成鴨子了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他娘的種糧食真沒出息,累死累活還不過放一炮的,等小爺有錢了,蓋得比這兒好。高粱吐著煙,無聊的想!

    等人是無聊的,尤其是憋著火等女人干那事,沒一會兒高粱就不耐煩了,心想他娘的不會跑了忽悠人吧!有可能,瞧那小姑娘沒命似得跑,要真找不著人來代她,估摸著也不肯來了,把自己干晾這兒。

    不行,得去找找,不成就讓他們退錢,冤大頭說啥也不能當。

    高粱剛想翻身子起來,門吱呀的響了,进來個個頭挺高的女人。高粱瞧過去,這女人確實挺高,腳底下還踩著高跟,咔咔得響!長相算是上乘,五官挺標致的,而且打扮的比較時髦,穿的跟剛才那小姑娘不一樣,外面套著風衣,挺有一番氣質的,跟演戲的明星一樣,讓高粱有眼前一亮的感覺。

    這種女人,好像透著高貴,身上有種捉摸不到的意味,挺有意思。這樣的女人,才是大城市里的女人,其他的,都要遜色不少呢!這讓高粱心里非常的熱烘,骑骑這女人才沒枉在這走一遭。

    個高腿長,應該那兒也寬廣些,這小姑娘還算靠譜,找了個至少面上瞧著能干的。

    “換人了?”

    方映有些疑惑的望著坐在床上的半大小伙,有點兒詫異,不過這小伙長的不錯,挺討人喜歡的,胳膊膀子露在外面,挺惹眼,手勁應該不錯,也就認了!

    高粱一點也沒聽出疑問的語氣,點點頭。

    “嗯!剛才那個不行,就給換了。”高粱的語氣充滿了自傲。

    “哦。”方映被這股自傲弄的有點好奇,上下打量了高粱一番。“這么說,你很有本事咯?”

    本事當然有,而且很大,剛才那小姑娘就被嚇跑了。得意的高粱根本沒瞧出來有點兒不對勁。

    方映也覺著挺有趣,這小伙長得挺俏,逗人喜歡,而且說話挺特別,瞧那神情,好像還真有點兒本事,有點兒意思,那就不換了,反正先前那個男服務員有點瞧不上眼,能把先前那男服務員擠走,方映估摸著肯定有啥特別的地方,糊里糊涂的也就不追究了。

    高粱把方映當成小姑娘請來幫忙的姐妹,洗浴場里的女服務員。方映也錯把高粱當成洗浴場里的高級按摩男技師,兩個人就這么迷迷糊糊,偏偏兩個人一碰面一番對答,滴水不漏,誰也沒起心去懷疑,一切發生的很自然。

    所以說,有些事情往往是無法預料的,發生了也沒法控制。

    剛才把小姑娘嚇走,高粱還是總結了自身的一些原因,就是太急,裤子一下就給扒拉下來,起先就嚇到了,一紧張,腿窩子自然張不開,日不进。

    張玉香說的沒錯,得讓她先得勁上,讓她流水湿滑了,才能日得进去,并且是忍不住求著你日上去。那時候心態就會有變化,不那么害怕了。

    這一回,高粱決定細水長流,慢慢來,先撩撥一下這女人,讓她先上勁頭了,不然再嚇走了,磣人呀!

    “你先上來躺好唄!”

    高粱很直接,讓方映有些發愣,這跟以往的保健流程可不一樣,不由得問:“先沒有其它的了?”

    這女人估計沒聽小姑娘說清楚,還是那小姑娘干脆沒說,怕這女人不肯來,所以一上來就想干起來,要是小爺一脱裤子,估計又得癟了。想到這兒,高粱越發覺得不能急,咋說也得想把這女人的勁撩上來。

    不由得神神秘秘的說道:“急啥!我這跟別人有點不一樣,你先躺好,等下保管有你舒服的,可別被嚇到了。”

    高粱那神情,挺像那么回事的,方映尋思著,這級別高的,估摸著就是有些不一樣,平常那套有些膩歪了,今天吃口新鮮的,看著小子能有啥能耐。

    方映脱下高跟鞋,爬上了床,下面穿著長長的絲/襪,兩條長長的腿修的圓润筆直,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高粱咽咽口水,就是瞧扒光了的女人,也沒這么诱惑的喲。

    這女人可惜了,干了這事,整天被人搞來搞去,高粱心里頭覺著挺惋惜,就好像一顆好好的大白菜,被豬給拱掉咯,处处透著糟心。[!--empirenews.page--]

    算了,反正是來這日一日女人,墨跡那么多干啥!好好樂呵不就成了。高粱扔了這心思,搓搓手,定下心神。

    “先趴著吧!”

    兩個人在床上,方映挺配合的,還主动脱了她的大風衣,里面穿的是細戎的保暖內衣,挺薄的,把她上面的身段全勒出來了,前面凸后面翹的,可惹眼了。往床中間一爬,像荷葉開花似得舒張開,讓高粱想到了一個平常很少用的詞兒,優雅!

    妈妈的,這女人估計級別挺高,比小姑娘本事好多了,這還啥也沒干呢,就瞧著渾身是勁!高粱更覺得得忍忍,不能蠻著搞,不然跟豬八戒吞人生果似得,嘗不出味來。

    再說了,先前可說好的,人家小姑娘咋讓自己舒服,自己接下來就得讓她舒服著。人家挺講究,給自己好好咂摸了一陣兒,玩了好多花活,最后搞不了事兒就給自己整來個高級的,自己也不能不講究不是。

    高粱尋思著跟趙云霞身邊瞎混學來的手段兒,湊到方映身邊來。

    那西戎里衣束得真紧,貼著身上來的,趴好的方映背窩子里中間橫上一條帶子,很清晰,連帶著上的綢布邊都勒出來了。高粱一下有點錯愕,想起第一回跟王銀花在高粱地里,就摸著這跟帶子了。

    “你看啥看呀?”方映覺著挺好奇,咋躺好就沒动靜了呢!

    “來了。”

    先得按按肩頭,那小姑娘也那么干的,按按讓人寬心。高粱的手上有勁,但是一點也不糙,學著小姑娘那樣,給方映一頓掐摸。

    接著,高粱就不滿足了,順著后背一陣擠按,這手段是跟趙云霞學的,聽趙云霞說,她還是上省城學來的。這擠按也講究著,把背上的皮肉提拉一片,一點兒疼,但是提拉完了人都得輕幾兩。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