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方便叫我來射你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那我送送你!”高粱赤條條的跳下床,大家伙夹在腿中間,看得趙云霞眼暈發熱。 ..

    “不用了,你帶著這家伙出門,還不知道多少女人撲上來呢!”趙云霞掩掩嘴,咕噥一下咽了咽口水。“小粱,你要是有心,就去弄個電話,那樣才方便。不然那有什么想搞就搞啊!還不是把我給晾了。”

    趙云霞是為了方便搞事兒,不過弄個電話這主意高粱先前就有了,不單單是趙云霞要求ri,就是仇云燕還有胖子一些送菜的事兒找上自己也方便,這是正事兒,很有必要的。

    “那行!趙姐,我就弄個手機,要是你想要我shè你了,我就來shè你,嘿嘿!”

    “小粱,你說啥!”趙云霞被高粱說得一荡一荡。

    “啥都一樣,謝就是shè,哈哈!”

    “咯咯!”趙云霞聽著有趣,心里還有一陣sāo蜜味兒,不由得很過癮。“那好,早點弄好,到時候方便shè,咯咯……”趙云霞的荡笑聲,就像充滿著永遠不滿足一樣。

    趙云霞走了,高粱還是送到了門口,拿大話兒頂著趙云霞的屁股把她頂出去的,而且趙云霞還挺受用。

    折回來后高粱沖进衛生間洗了個澡,給身上抹了一層沫,特別是話兒上,醮了趙云霞的sāo/水,不洗凈了有點紧粘糊,用白毛巾擦干身子出來,高粱也覺著今晚不太盡興,才cāo弄一回呢,還是嘴皮子給使出來的,也就泄了個火。

    趙云霞趕著回去給別人ri,就不搭理自己了,他娘的!高粱有點氣悶的想。不過這也是沒法子的事兒,氣悶也沒用,高粱從不跟自己較那沒意思的勁,沒一會兒就寬心了。

    要是跟那個方映的女老板在這搞弄上就好了,她也住這兒,不過不知道在哪兒跟誰搞事兒,可惜!真他娘的可惜。

    迷迷糊糊的想著事兒,高粱一覺睡到了大天亮,上午本來是沒啥事兒干的,記著昨晚趙云霞說得今天下午給安排滿老板給自己收購野菜干的事兒,高粱也不急著回去,干脆在房間再半睡半醒的躺一上午。

    反正出了錢的,這兒又舒服,不多躺躺不是虧了!

    直到大中午,聽見有人敲門,是服務員,問要不要續住,退房時間到了。高粱這才穿好衣服出去。

    一晚要好幾百塊錢,高粱吐吐舌頭,不為了搞事兒鬼才住這兒呢,盡管舒服透了,可他娘的冤枉!高粱才不當這冤大頭,下去退房了。

    不過高粱心里這冤大頭就有人愿意當,方映也正好在退房,高粱一眼就瞧見那眼熱的身段,又高又長,前后都很豐滿,張開了就跟荷花似得,一直讓高粱覺著方映是高端上檔次的好女人。

    這好女人還差點跟自己成事兒了,不過昨晚卻被別人骑去了,讓高粱心里有種失落。

    “芳姐!昨晚上睡的好不好?”

    方映扭頭看是高粱,有點兒詫異。“是你啊!怎么來這兒了?”

    方映倒是無心,可聽到高粱耳朵里就有點那啥意思了,瞧不起人!好像不該來似得。小爺不光來這了,還在這睡了,而且睡了女人,咋的!

    “我昨晚就睡在這兒,怎么的!”

    “那你怎么不早說,一起過來不就行了。”方映眨眨眼瞧著高粱,有點興奮,嘴角邊掛著淡淡的笑,根本沒心思在意高粱的語氣。

    “呵呵!我也不知道你也是來這啊?”高粱摸摸腦袋,對剛才的事兒有點不好意思,人家根本就沒那意思,是自己會錯意了。

    高粱張頭到处看看,除了方映,沒別人了,更沒瞧見男人。“方姐,沒人來找你啊?”

    “找什么?一個人來一個人去唄!”

    “那你要走了?”

    “出去有點事兒,沒走,我還得在這住幾天呢!先不說了,我得走了。”方映好像有啥急事,踩著高跟鞋咔咔的出門,長長的兩條腿柳條一樣的擺弄,非常的诱惑。

    好女人,啥時候能找機會ri一通就好了。唉!為啥在洗浴城那一下沒干脆插拔进去呢,為這事高粱很懊惱。娘的,抱著摸捏的時候喊舒服,轉頭就想不認賬了,下次再逮著這樣的機會可別想再跑了![!--empirenews.page--]

    到了下午,高粱也沒地兒去,就直接去縣国土局,看看趙云霞答應自己的事情辦的咋樣了。

    再來這兒也算熟絡,跟高粱抽過煙的保安吹了一頓牛,借著保安室的電話打過去,結果很好,趙云霞說人已經約好了,等一下就過去,讓高粱先別进來了,汪局長在!

    難道大白天趙云霞也要挨cāo?高粱扔下電話,不由得往這事兒上想。不管有沒有可能,就當給自己尋個樂子解悶了。

    “嘟嘟……”国土局里面幾臺小車響喇叭,保安忙利索的開大門,一臺接一臺,恭恭敬敬的送走。

    就沖著,高粱也覺得挺威風的,跟国家領導人似得。人家国家領導人還在車里向群眾親切的打招呼,局長更牛氣,連這也省掉了。

    等車屁股繞過去沒影了,保安才徐徐拉上大門,高粱立馬給派了支煙。“大個!我說你這事兒就是牛逼,管著幾十號人进进出出,誰讓进,誰不讓进,全是你一句話的事兒,誰不得看你臉sè。”

    “得了!兄弟,你也就瞧一樂呵。”保安翻翻白眼珠。“干咱們這行才叫憋屈呢!知道剛才那車里誰不?汪局長,伺候不好,分分鐘我就得滾蛋,我敢甩臉子給誰看呢。”

    “這還不是最厲害的,汪局長畢竟是自己人,還能体諒點。要是市里和省里的領導,那才叫慎重,說不準就是市長、書記啥的干部了,哪開罪得起?”

    “市長、局長的才叫厲害,回頭跟人說管著這些人上下进出,不知道的還不把你當省長了。”

    “呵呵!”保安也被逗樂了。“兄弟你真會說道,就這嘴皮子,混不好才怪。咋不讓趙秘書給你弄进局里來,有她罩著,再有這個說道法,混不出才怪呢,到那陣我也能沾你份光。”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