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女人進去了搞不搞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腐/敗啊!縣里真他娘的腐/敗墮落。不過高粱喜歡這滋味,有錢有權還有面子,最重要的是有出息。

    三臺車前前后后的跟著,韓志勇有司機,滿文軍自己開車,高粱則坐在趙云霞從国土局開出來的桑塔納上,興奮的直搓手,屁股一顛一顛的。

    “小粱!瞧你那樂呵勁,去那不也是找個女人嗎,有多稀罕!”趙云霞在那邊有點不樂意的說道。

    高粱這才知道趙云霞是會錯意了,以為他是為了去龙灣豪庭找服務員才興奮,不過高粱沒準備解釋。男人遇上這事沒有不興奮的,再說了,趙云霞和他的關系只不過是互相滿足,又不是他媳婦。

    這點趙云霞也看得開,她見識過不少,跟汪局長出來應酬,這種地方也時常进出,并不多好奇。

    看著趙云霞,高粱倒是想起來另外一件事,和趙云霞同樣是女人的方映也來過這洗浴城。上回在里面那小姑娘給自己又吹又裹的,不知道女人也是不是一樣,有男服務員上去給搞一頓。

    “趙姐!你就不想了?去了不也有你好滋味的享受!”高粱笑呵呵的把手搭在趙云霞大腿上磨蹭。

    “什么好滋味,還不就是洗洗腳,按按摩!”趙云霞知道高粱說的意思,一點也不為奇。

    “光洗腳按摩?”

    “那你還想干啥?”趙云霞反問著。

    “不是想干啥就能干啥么!”高粱摸摸頭,看來好像男女待遇不一樣。

    “那是你們男的,去那種地方,不就是找那些小姐做特別服務么。我們可不一樣,按按摩,洗洗腳,正規服務,服務員也是女的。當然,男服務員也有。”

    “那男服務員在你們身上摸摸捏捏的,你們就不像搞事!”這點高粱存在疑問,趙云霞那软蛇身子,一碰就浪出水。

    “搞個屁!”趙云霞給高粱白了一眼。“跟那些服務員有啥搞的,沒錢沒勢,也沒有你那么大的傲人貨子。撈不到好处也撈不到好受,你說圖什么啊!”

    “你咋知道那些男服務員沒有大家伙呢,我聽說人家干這行的都是專門練過的,家伙上能栓根繩子掛磚頭,甩起來能打圈圈,仰面趴下去,能把地上插拔個窟窿出來,那是練出來的真本事。”

    “噗嗤……”趙云霞掩著嘴猛笑。“哪有的事兒,瞎扯!就有你這樣的本事,去做鴨子,那些女人都得瘋了。”

    “呵呵……趙姐!我說肯定還是有女人想到里面去搞那事的,不然就不會有男服務員了。”

    “可能吧!點男服務員的肯定是有想法,打打擦邊球也能有滋味兒不是。不過也就是想法,想真干點事可不行。”趙云霞說得很認真,高粱頓時對這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為什么呢?”

    “清流縣就說大也不大,能來這里的女人要么是那個干部的女人,或者是哪個老板的老婆。要在這搞事,哪有不透風的,那不得倒大霉!再說這兒的老板后臺硬,但也不愿沾這落人面子的事兒呀!一個個干部老板的女人在這被搞了,心里肯定不順氣,明著不來,暗地里狠狠阴你。都是有錢有權的,再大后臺也受不了啊!”

    高粱咂摸咂摸,趙云霞說得在理,女人找男人,起了賊心,還得防的死死去。寧可在家里關上門,也不能來這兒,風險太高。

    這么說,那個方映的女人來這兒也沒成事,不過倒是差點兒跟自己阴差阳錯的搞上了。高粱想到這兒不由得發笑,事情有時候就是這么荒誕離奇。

    趙云霞看見高粱莫名其妙的發笑,還以為高粱這一土鱉小子猛然要去那地方,心里面偷樂不住,擱到面上來樂了,不由得有點兒發氣。

    有點吃不住勁的酸酸說一句,那里面的女人有啥好,就知道要錢,脱/光了爬上來干完走人,說完還沖高粱眨巴眼神。

    那意思高粱明白,趙云霞有點兒不滿高粱中意去搞那些服務員小姐,不中意搞她。

    “沒錯兒,那里面的女人一點也不講究,沒趙姐一半能耐……”趙云霞聽了這才心里面舒暢,不過高粱卻原原本本把那天的經歷給說了,小姑娘腿丫子不夠盛,去找幫手。[!--empirenews.page--]

    這事兒惹得趙云霞哈哈大笑,說還有這樣的事兒,把女人都嚇壞了。那是那小姑娘不懂事,要是換成個懂事的,知道這么高粱你這么大的家伙可遇不可求,耐著受罪也要嘗一口,說不準一輩子就遇不上這么大的了。

    高粱心里嘿嘿直笑,心想這估摸著就是趙云霞自己的心思。

    又到了龙灣豪庭門口,滿文軍對這兒特熟絡,一进門就有人主动來迎。穿著黑色的小西服,提著個小皮包,胸口拉得低低的,一彎腰,兩片白肉半奶倒懸著從里面豁出來。

    “滿總!滿總!好久不來了……”

    高粱知道這樣的裝扮就是上回跟王劍兵一起來的那個經理,可高粱記得,人家可不記得他,跟滿文軍套熱乎呢。

    “看著安排,三位男士,一位女士!”

    那經理會意,先讓人把趙云霞給領走了安排好,剩下三個男人,滿文軍就沒啥避諱的了。“先訂三個小單間,再帶我們去挑一挑,別一個一個來,那樣瞎貓碰死耗子,全看運氣。”

    那經理說沒問題,肯定給滿總安排好好的。帶著高粱三個人进了二樓,一個稍微大點兒的廳子。燈光有點兒昏暗,暗紅帶姿的顯得有點兒紧張,一排沙發,上面還有個小小的及膝高的臺子,一聲招呼,里面滴溜溜的竄出全是女服務員,讓大伙兒挑。

    高粱傻眼了,上回可沒這待遇,果然是看人下菜碟。要是沒跟滿文軍來,還真不知道有這么一出呢。一大群姑娘擱面前讓人挑去搞事兒,

    “各位老板,看中了哪位就報數。”

    高粱隨便掃了一眼,大都歲數不大,挺年輕的,可也不排除被光遮著,瞧不清楚的原因。高粱沒啥講究,只想挑個年輕點兒的,別的瞧不真切,可那小姑娘正朝高粱眨巴眼呢。

    這個沒錯了,就她!上回那小姑娘,才十六歲,挺活潑的。盡管沒搞成事兒,可高粱對她印象挺好。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