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小姑娘的補償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高粱挺想點她的,不過那小姑娘挺出眾,在這兒也算紅牌,被滿文軍一眼瞧中了,高粱就沒好意思再開口。

    剩下的倒是有幾個不錯,可高粱沒啥興致了,上回是來這開個眼界。真搞這事,高粱挺不樂意在這,就沖上回給小姑娘替補那女人,四仰八叉的脱/光了仰面一躺,掰開胯就喊上,白花花的挺惡心,沒一點情趣。

    滿文軍有些急不可耐,搂著小姑娘樂顛顛的进去了,高粱和韓志勇都興趣不大,挑了一圈沒挑中。經理瞧這陣勢,也會來事,說要不兩個人去泡泡腳,放松一下,正規服務。

    這個建議挺好,韓志勇說就泡腳吧!高粱也覺得可以,被女經理分開帶进小單間。

    沒過一會兒,就有服務員端著盆子进來,長得一般,不過說話挺客氣的。高粱也沒吭聲,心想泡個腳能有啥,把自己扔那兒隨服務員撥弄。

    服務員給脱了鞋襪,裤腳卷上去。高粱閉著眼,大爺一樣享受著溫溫熱乎的水,剛剛好,烫在腳底把身上的疲勞趕走得七七八八。然后服務員搓腳、按膝頭、腳后跟、腳板心,這些地兒扣撓掐崴,一遍一遍的高粱身上毛孔都出氣,迷迷糊糊的都要睡著了。

    半睡著給服務員按摩,等完事了,高粱有種骨頭被拆掉重新組了一遍的感覺,整個人神清氣爽。

    這正規按摩比搞事兒享受多了,難怪那些女人也不落下呢!自己親身体會了,高粱才明白,來這地方并不一定要搞事。

    或許是有了經驗,高粱這次并沒有跟服務員多交流,按完了那服務員說給高粱去拿雙襪子。

    等高粱睜開眼,原先按摩的服務員根本不在了,被滿文軍點去搞事兒的小姑娘正瞪大眼睛、腆著笑臉湊高粱面前。

    “我說你們這兒是不是有點亂套,我沒說要換人呀!”

    “嘻嘻!老板哥,不喜歡我呀。沒換人,我知道你在這,來看看你。我那老鄉說你昨天沒成事,這對你挺虧的,我得給你補償補償。”小姑娘就跟麻雀似得嘰嘰喳喳說了一大堆。

    “哦!咋補償?”高粱心情還不錯,這小姑娘人品過得去,還記著上回的事兒,他都要忘了。“你那本事都使完了,也不濟事啊!”

    “咯咯……”小姑娘撑著小身子兩下跳到高粱靠著的大沙發。“老板哥,我聽我那老鄉說了,你這么大的家伙,一輩子都遇不上,不嘗嘗準得后悔。”

    說完,吐著舌頭在高粱的胸頭上卷,整個人倒趴在高粱身上來咯,還真要干事兒。

    “我那朋友你伺候完了?”

    “完了,三兩下的事兒,我稍微用點勁,就疼得哇哇叫,肯定身子有毛病,真不濟事,哪有老板哥你這身子好呀。”

    高粱心里聽了直得意,雖然滿文軍派頭大,可是在身板上,連他腳趾頭也趕不上。可接下來小姑娘的一句話卻讓高粱的心從尖子上跌到溝里,被澆得哇涼通透。

    “不過你們這些老板挺有錢的,他說今天有個傻子又讓他賺了十萬!我一年還賺不上呢。”

    “十萬!傻子!”高粱的心臟猛得抽拉了兩下,這事兒透著不對勁。“他原話咋說的?”

    “啊……”小姑娘眼睛瞪的大大的,高粱問的急切,讓她有點錯愕。“好像是說,送上門的錢,不要白不要吧!幾個鄉巴佬還想鬧騰。”

    這下高粱真是確定了滿文軍說的話真跟自己有關系了,鄉巴佬說的就是自己,十萬估摸著就是野菜干的錢。這么說滿文軍都一直在騙自己,還有那個韓志勇,怕也是滿文軍找來的。

    想到這里,高粱滿肚子燒了一股怒火,滿文軍!小爺日死你女人。

    難怪那滿文軍說一點利润都不要呢,看來是想全部吞下去,連點渣都不給高粱留點兒,狗日的,比狼崽子還狠。

    高粱恨不得抄起根棍子一棍子把滿文軍給敲趴下,抽經扒皮吃肉,這是以前村里人打狼的法子。

    可高粱就算是再火大,也明白不能這么干,那得犯罪蹲大牢。這跟二渾子打架不是一個性質,說不定還得挨枪子交代了,為了這么個狼心狗肺的東西,把自己的命搭上,不劃算。[!--empirenews.page--]

    帶著無比煩躁的心情,高粱沒搭理想要和自己搞事的小姑娘了,鬧來鬧去最后還是一場空,白歡喜了,哪還提得起心思去搞女人。

    出了小單間,長長的走道總算空曠些,讓高粱的腦袋也不至于紧繃著。盡管沮喪,但是高粱開始琢磨著事情還沒到最壞的一步。說白了,野菜干還在自己手上,自己暫時沒有任何損失。

    問題是,高粱還不知道滿文軍要拿什么法子來吞掉他的利润,還有那個韓志勇,高粱還抱著一點希望。如果韓志勇不是個冒牌貨,依然需要他的野菜干,那就是滿文軍一個人在搞鬼,這事兒還有回旋的余地,得想法子挽救。

    “我那朋友現在在哪?”

    “在客房休息呢!我弄得他可快了,完事了他就說在那兒等著你們。”小姑娘說著,眼神汪汪的,還有點干事的想法,可高粱風急火燎的,哪有這個心情。

    “謝謝你了!”要不是小姑娘惦記著自己的大貨子,跑來找高粱,高粱還蒙在鼓里,到時候被滿文軍賣了還要替他數錢,一想到這兒,高粱就恨得牙痒痒。

    問清了客房在哪邊,高粱找過去,挨著門口正要进門,里面滿文軍正在打電話。

    “魏隊!這事就拜托您了。我現在在龙灣豪庭呢,您馬上過來,我給您訂了房間呢。還有幾個年青服務員,我都讓經理給您留著。”滿文軍對著電話瞇著老色眼。

    “沒事兒!我讓他們開后門,保證安全。明天交貨的時候,您帶食品監督局的正好趕到,查出來有安全問題,不達標,拉回去我到一邊就接手,錢就到手了,個泥腿子,知道個屁事兒,告都不知道往哪兒告。哈哈哈……”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