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早上再睡一回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既然不踏實,搂懷里總踏實了吧!大清早的,高粱可精神得很,況且昨天那滋味兒可享受了。不管是身段還是方映的特殊。

    “方姐!早呢,再睡一回。”高粱不起身,還特顯擺的使使勁,下半身的小伙伴莊重的來個立正,顯示著戰斗力充足,把被子都頂出了一個小山包。

    方映昨晚的最后一個念想在心里還是有些疙瘩,雖然高粱給她帶來了無盡的歡愉,但是不能由著高粱的性子,在這方面,自己還是有必要掌握著主动的。

    “你睡一陣吧!我有事兒,得回去了。”方映一邊說一邊收拾,盡量不去想昨天晚上的事兒。她也是心神很坚定的人,短暫的時間,說不去想就真能不去想。

    不過高粱卻不想放過方映,習慣了一回把女人干暢快了,陡然來個事后不搭理的,高粱覺得心里不痛快,還有小爺日不服的女人?

    嘩啦一下,高粱掀開被子,昨晚搞完事,高粱也懶得穿啥,一大早起來正是精神旺盛的時候,那家伙直剌剌的,跟冒頭的大蘑菇頭,刺得方映直打眼。

    這下子,方映不由自主的往那方面去,有點挪不開眼呢!高粱正好昨晚沒盡興,一大早要喷涌,眼看著興致上來了。

    可方映就認了那個死理,做老板的人,性子里有份崛性。生理上方映是沒法拒絕的,為了不讓高粱掌握主动,方映把心思往正事方面引。

    “你那個野菜干的事兒,今天我跟韓總聯系聯系。”

    高粱的熱切就像扎破了的氣球,一下給泄得干凈,也不管自己喷涌沒喷涌,只想著野菜干的事情。

    聯系聯系!這個詞可不太靠譜。高粱一門心思撲這上面來,啥勾搭方映再干暢快的想法立即煙消云散。

    “方姐!那怎么個說法?”

    “沒關系!肯定沒啥問題,你只管今天去跟滿文軍交貨,把眼前的事辦好了,你電話讓我留著。韓總那邊沒問題的話,我電話通知你,今天下午我就得走,你別等我了。”

    說完方映拿著高粱的手機,打通了電話,收拾收拾好包裹。“好了高粱,我先走了。”

    “回了!啥時候再來縣里?”

    方映是外省的,這回是來清流縣看有啥項目能进項投資的,高粱估摸著以后遇見的機會比較小。

    “等你的野菜干項目啟动了,我不也是要來考察的嗎?”方映抿著嘴,對高粱笑道。

    “那好!到時候我肯定好好招待方姐,讓方姐舒舒服服。”高粱那意思很明顯,方映心熱不已,但是不是眼下。

    “方姐!得好長時間不見呢,我送送你吧!”

    這得不太安全,但是方映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頭同意了。

    跟方映認識還不到幾天,但是好像挺有緣分的,高粱覺得應該重視,更應該好好感謝方映,不光是讓她舒舒服服做女人,雖然這是高粱目前唯一能做的。

    還有黄美卿,和方映一起,自己被滿文軍坑死了,是這兩個女人搭救自己。黄美卿和方映不一樣,方映只能是做情人,而黄美卿還是大姑娘,能做媳婦能發展感情。

    高粱一摸腦袋,嘿嘿!等小爺賺上大錢了,長了大本事,有了大出息,記者也能拿下!

    不過那得等以后了,送走了方映,高粱也沒舒服往清流大酒店待。昨晚通知好的,胖子一大早得送野菜干過來,今天就讓滿文軍那老賊貨吃個大虧。

    高粱先去了縣里的車站等著,那是昨天跟胖子約好的地方,一大早的車站挺多人,挑擔的拎包的,吵吵嚷嚷,大多是往市里和別的縣去,也大多是去做生意。不然這月份是沒多少外出的人的。

    去市里的大客車幾分鐘一班,只要一出站,趕車的人就像螞蟻聞著了死耗子味,全往那擁,都擠得不成人樣。

    擠擠擠!擠出屎啊!高粱在一邊瞧熱鬧,心閑瞧得就有滋味兒。妈妈的,這也挺遭罪。

    不過擠的人一點也不覺得,臉上焦急而亢奮,那是有奔頭![!--empirenews.page--]

    縣里是見識過了,大酒店住了,洗浴城也待了,大飯店也吃喝上了,局長秘書也骑過。往后總有一回得去市里瞧瞧,看看市里的女人是不是都跟方映一個滋味兒。

    不過不能像這么擠,得買個帶轮子的,瞧慣了方映的車,高粱挺眼熱。眼熱歸眼熱,高粱也知道,那家伙可不便宜,暗地里吐舌頭還行。四轮的不行那就兩轮的,反正挺氣派。

    高粱一邊想一遍砸吧滋味兒,臉上笑得挺樂呵!今天心情好著呢。

    沒等上多久,胖子衛楊谷開著拖拉機哐啷哐啷的进了站,拖拉機动靜大,老遠高粱就瞧見了。

    胖子臉上挺急切,都冒汗了,高粱還以為累的,說先喘口氣,吃碗面墊底。這個時候天大亮,學校和工廠的菜都已經送好了,沒啥急的。

    胖子說吃啥吃,不吃!先辦事,幾千斤的野菜干,春天潮,多耽擱一會兒就得霉爛掉,哪能不急!村里人都鬧開了,說這回高粱總栽了大跟頭。

    高粱問咋鬧的,這事兒早就有影了,高粱來縣里前就有的事,不過越往后,就越厲害。當然最厲害的是高駝子,見著誰也要說上一通,什么瞎折騰、不靠譜,毛沒長齊也學做生意!

    大伙聽了聽了,將信將疑,反正高粱是虧是賺不關他們多大的事兒,只不過把嬸子肖月梅和胖子給急上了。

    胖子就這張嘴厲害,現在連口吃的都肯耽誤,看來確實是急的不行,不過高粱沒聽他的,面還是照吃,還是上大碗的。急有啥用,滿文軍那老賊貨估計這會兒正窩被子里搂秘書干呢,黄美卿也才剛上班。

    好幾天沒回村了,高粱還問了最近村里有啥事沒,胖子說沒啥大事,就是清明節快到了,村部已經忙活開,這次有領導給烈士掃墓的事兒,高唐挺興奮,將村部好好的收拾了一番。

    高粱一聽,難怪給自己添堵的沒有高老鴨這狗日的呢,原來是沒工夫,才讓高駝子這狗腿子上前。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