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肩扛兩雙奶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想著了高雯麗高粱賺了大錢的興奮勁退了,冷靜下來。大過年的高雯麗都沒回家,讓高粱挺心冷的,這次回來,不知道還會不會跟他手把手,親個嘴,摸摸奶之類。

    最好是讓自己把她給骑了,省的大家伙成天說道,高粱就覺得這事兒挺冤!總得不冤屈,堵大伙嘴這事高粱辦不到,只有把高雯麗真正給骑了才不冤屈,這也是高粱一直心熱的事兒。

    胖子說娶媳婦兒太遠,先去吃頓飽的,下館子!

    說下館子,也就找了個大排檔,高粱自己從來不多講究,胖子實在,說這兒好,便宜,不糟蹋錢。

    或許是心里惦念著高雯麗的事兒,高粱忽然對回村有種陌生感,總覺著見著高雯麗有些底氣不足似得。

    一邊吃飯,高粱說不急著回去,今晚就在縣里睡了,也讓胖子嘗一嘗縣里人是咋睡覺的。明天趕早送菜就是了,只要這事不耽誤就行了。

    胖子現在說啥都興奮,要擱以前不舍得,不過現在嗎,跟著氣粗了些,點菜都時候都點了盤炒臘肉,還嚷嚷老板讓上大片的。

    揣著大錢袋子在身上,一會兒高粱又覺得不踏實了,雖然自己身板嘴,打架發狠啥的不怕,可真要上來十幾個人把錢拽跑了,高粱也追不上。

    吃完了飯,高粱就先去銀行把錢存起來,然后找賓館開了間房。空調呼啦啦的開,胖子那大身板跟炸彈似得噗通掉床上,直喊舒坦!嘴里還直哼哼,原來城里人都是這么睡覺的。

    高粱翻翻眼皮,暗哼一聲胖子鄉巴佬!不過馬上自己也樂了,擱幾天前,他還不也是這副德行!

    胖子除了好一張嘴,還好睡!趴床上就不肯起來了,說錢都出了,肯定得睡足才劃算,死賴在上面了。

    高粱也沒轍,由著胖子,自己出了賓館,往縣里賣摩托車的地方去。高雯麗家那臺摩托車,高粱早就眼熱上了。

    方映的那臺寶馬,高粱更眼熱,不過人得實在,現在還只能往摩托車瞧去。連二渾子都耍派頭,骑著爛摩托車到处顯擺。高粱覺得自己現在也是有身份的人了,去哪兒不能還是靠兩條腿。

    縣里賣摩托車的店有兩家,高粱就近去,琢磨了好一陣,算是選準了一臺豪爵的,不過有點兒貴,跟拖拉機差不多了。

    貴就貴了點,當宰滿文軍那老賊頭的冤大頭了。不費力的錢,高粱掏得更加痛快。別的車高粱還有些瞧不上了,便宜沒好貨。

    嘟嘟!出了店門,高粱就迫不及待的開上了,轟隆隆的跑開。臉上刮著涼涼的風,呼啦啦的扯衣裳,好像飄似得。

    妈妈的,真爽快!

    跑了好一陣兒,高粱歇地頭抽口煙,覺得自己特神氣,煙頭都往天上叼。從上往下瞧人。

    擱前面一大姑娘穿的挺時尚,細腰細腿,尤其是那對大胸脯子挺扎眼的,咔噠咔噠得蹦跶。蹦跶的高粱一陣興奮。

    “美女,坐車不,免費的!”

    呼啦啦的打著口哨,高粱跟著小痞子似得,不過感覺挺爽快。估摸著這大姑娘肯定得被自己嚇跑了,高粱得意的想。

    不過往往事實和想象都有非常大的差距,高粱打著口哨,眼珠子瞧天,根本沒想再搭理那姑娘,沒成想,那姑娘居然自己跑過來了。

    “好啊!我正好要坐車呢?”

    高粱眼珠子一瞪,低頭一瞧,樂了!遇見熟人了!

    “顧老師,你咋在這兒?”高粱驚訝的問道,想想剛才還調戲人,有點不好意思的撓頭。“我剛才都沒看清是你呢!”

    “現在看清了?”

    “看清了,肯定看清了。”高粱有些懊惱,那么大一堆*,怎么就沒想著是顧湘西呢!

    “喲!有車了,還是新的呢?”顧湘西摸摸嶄新的車頭,挺羨慕的說道。

    這語氣高粱爱聽,舒服!“剛買的,還沒骑呢?去哪兒,我順便捎你一段兒。”高粱那眼神滋溜溜的在顧湘西的大奶胸脯子上轉悠兩下。[!--empirenews.page--]

    大春天的,衣服還穿得不夠單薄,不然能瞧到一大片,想著么,只能瞧個形狀。

    “我去縣人民醫院,順路不?”

    咋能不順路,肯定得順路,不順也得順呀!高粱啪嗒坐正了。“正好順路,上來吧!”

    顧湘西橫跨做好了,高粱舒服的差點哼哼開。妈呀,夠大,狗挺,夠結實!那寬闊的大胸脯子,把高粱整個肩頭都給占滿了。高粱就跟扛著兩座肉山似得,被夹在中間,全是软软滑滑的滋味兒,一拱腰挺背,柔软的胸口彈性有形,全是软香好受。妈妈喲,這玩意,玩上一大晚上也不見得疲软,當枕頭睡上要舒坦死去,要是那話兒塞溝窩子里一夹……

    “顧老師,坐好了,我要開車了!”高粱腦子里迷迷糊糊的,全是顧湘西豐滿大圓的形象,腦子里不禁冒出了歪主意。

    高粱臉上露出一抹壞笑的樣,不過顧湘西坐在后座上,啥也看不見,說道:“我坐好了,你開吧!”

    “轟隆……啪嗒……”熄火了!

    車剛起上勁,一個趔趄!高粱齜牙咧嘴的好受,臉上舒服的直抽抽。顧湘西那雙大睡袋似得圓鼓涨奶噗通一下,結結實實的往高粱的后背擠壓,都擠得扁平,從胸口都擠到肚臍眼了。

    真是又大又長,跟躺棉花球似得,比啥樣的软床還舒服。

    “轟隆……啪嗒……”剛剛發起,再熄火!

    這一回,悴不及防的顧湘西有個高粱來了個滿懷撞,兩顆大胸奶在高粱背上不斷的翻滾變形,肉呼呼的擠壓跟摩擦。

    “哎喲喲!擠死我了……”

    “爛家伙,這才剛買呢,就不停使喚了。呸!”高粱笑的嘴都咧到耳根子上了,嘴上還罵罵咧咧。“顧老師,你沒事吧。先擠擠,馬上就好。”

    背上確實舒服透頂,就隔著基層布,高粱心想,要是沒這幾層步,那該有多好呢!

    這樣的擠法下去,會不會把她奶給擠出來吧!高粱奇怪的想,那光景,也挺诱人的。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