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原來要日張玉香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村部后窗的玻璃早就被風刮的樹枝和小石子敲破了,也沒人修好,村部的款子都修到自家門前去了,誰也不會熱心。反正也沒人睡這,會議室那邊還隔著后門,領導來考察了,關上了瞧不見,風也刮不进去。

    這倒方便了高粱,动靜太大了怕高唐發現,就撿了根木樁,踩上去翻到了破窗邊,用手在里面把栓拉開了,爬到了橫梁上去。、

    后屋的門是關著呢,高粱瞧不見會議室里的高唐,但是說話可聽的清清楚楚。

    “馬勒戈壁的,這金主任原來也是個色鬼,還想打村里女人的主意呢!”高粱趴在橫梁上。村部是老房子式樣,木樁的大橫梁很粗,也不怕掉下來。

    瞧著高唐那老狗日的還真要弄個女人給這金主任去骑,會是誰呢!這些年高唐在村里骑了不少女人,不過讓這些女人再去給別人骑,估摸著不大愿意。

    高粱正想聽聽是誰呢,可是卻傳來金主任的聲音。

    “高支書,上回我見過那女人是誰,瞧著挺惹眼的。那身段和相貌,別說鄉里了,縣里都難見著,真是極品。”

    “金主任,你說她啊?可……可不大好辦……”高唐支支吾吾的說。

    村里惹眼的女人不少,不過照金旋這樣說的,可沒幾個,高粱腦袋一懵,這狗日的不是說高雯麗吧!只有高雯麗才符合這條件,而且說著高雯麗了,高唐才有這反應。

    “日不死的,這孫子真他娘的是壞透了。”高粱在心里狠罵一聲,不過想想高唐那豬肝臉,又樂了,這老狗日的這下搬石頭砸自己腳了吧!小爺那時候要日你女兒,你不讓,這下別人要日咯!

    高粱心里面有種報復的興奮勁,不過想想金旋要打高雯麗的主意,又冷了幾分。幸運的是高雯麗不在村里,說啥也白搭,高唐也不會讓自己女人被別人骑的。

    “咋不好辦了?”

    “金主任!那女人現在不是村里人了,只是回娘家住。再說了,她男人還是縣里單位的,她也在縣里教書,不是啥也不懂的村里女人。”

    高粱一聽,眼珠子都要冒火了,肺就像要炸開了一樣。回娘家住,男人是縣里單位上班的,人家縣里教書,還有誰?高唐和金旋居然打的是張玉香的主意。

    高粱真恨不得咬死金旋和高唐兩個人,打張玉香的主意,可比打高雯麗的主意還嚴重。

    張玉香可是高粱打小就喜歡的人,而且是好女人,身子上滑溜溜的,干干凈凈!高粱覺得張玉香就是個玉人一樣,可好了,別的男人光想一想都覺得是把張玉香糟蹋了,高唐和金旋居然還想打張玉香的主意,高粱哪里有不恨的。

    不光恨,高粱是真想敲掉他們的牙,或者弄死他們!使勁搖了搖橫梁,把橫梁搖下來,房子塌了,就能把高唐和這個金主任壓死。

    使了兩把大勁,可是橫梁卻一點也不动,高粱腦子一涼。自己咋干愣事呢?要是橫梁真搖下來,自己不也要被壓死了嗎,慌忙從橫梁上爬下來,照著來的時候從窗口溜出去。

    溜出去了,高粱腦門一直還是熱的,張玉香就是高粱的心窩子,一下都戳不得。順手就抄了剛才墊腳的木樁,要去敲高唐和金旋的腦袋。

    不過走了幾步,高粱就頓住了,扔掉了手里的木樁!

    經過了滿文軍的事,高粱成熟了不少,心眼比以前也多了,知道蠻干不是個事,不然跟二渾子沒啥區別。

    氣憤歸氣憤,不過金旋是鄉里黨委辦的主任,自己不過是村里的一個小農民,把他揍了肯定得被派出所抓进去。

    抓进去以后,他肯定還會打張玉香的主意。張玉香一個女人,肯定有拗不過的時候,說不定就會被他給骑了,那才叫悔死了呢。

    為了保護張玉香,高粱就覺得一定不能蠻干,得使腦子!

    恰好這時候,陶恩国和羅才小提著蘋果袋子過來,老遠就看見高粱在后面磨蹭。

    “高粱!你在干啥呢?”

    “我撒泡尿,怕魚被貓叼走了,就掛樹上了,結果掛得太高,一下取不下來。”高粱隨口扯了個謊。[!--empirenews.page--]

    “你小子,賊皮實,是想上樹上摘桑葚吃吧!”陶恩国笑著說。

    高粱一看,還沒注意,原來掛的樹是一顆桑樹,五月的天,桑樹上的桑子烏溜溜的顆粒飽滿,看著诱人。

    “到底是個半大小子,有時候精明,但是也貪口嘴饞。我也嘗一口!”羅才小也摘了一把。

    高粱沒說話,當默然了,正好可以把自己爬村部窗戶的事給掩蓋過去。

    “別吃了,金主任還等著呢!”陶恩国揮揮手,不滿的說道,羅才小當了副村長,可還是跟村里人一個德行,連吃一口桑葚都不肯落下來。“小粱!你的魚呢?”

    “在樹上掛著呢!”高粱爬到樹上,把魚取下來。

    “這個頭才兩斤重呢,小了吧?”陶恩国皺皺眉頭,有些不滿意。

    “村長,大的難抓啊,就這么會兒,可費勁了!”

    回頭想一想,反正是黨委辦的,不高興也是高唐的事。“算了,就這樣,去村部。”

    當浩浩荡荡的隊伍回來,陶恩国又幫著司機裝車,等忙活好了,一干人才进了村部會議室。

    高粱瞧著金旋帶著眼鏡坐在上面,底下的人都不由得彎了半截腰,牙齒咬得咯咯響。不過高粱已經學會了控制自己的情緒,而且心里面在琢磨咋樣教訓教訓打張玉香主意的金主任。

    寒暄了一陣,高唐為了在金旋面前表現,沉著臉,弄出很嚴肅的氣氛!

    “鄉里準備發展野菜種植項目,咱們高阳村成了首個實驗地點,這都是金主任替咱們爭取的。咱們要積極配合,響應號召,發展經濟,大家踴躍行动起來。”

    “高粱!”

    “支書,啥事?”高粱笑瞇瞇的瞧著高唐問道。

    高唐眼皮子一澀,這事他有點摸不準頭腦,朝金旋看去。金旋挺了挺腰板,用手推了推眼鏡邊框,然后把手靠放在桌上。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