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日你女兒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關于野菜干項目的事,是鄉政府共同扶植的特色經濟,每個干部都需要積極行动,投入到工作當中……”

    金旋威風凜凜的作了講話,高粱覺得比起高唐來,可氣派多了!不過那意思,高粱就不大爱搭理了!

    呸!

    狗日的,想打張玉香的主意,還想弄野菜干,搶小爺的錢還想搶小爺的女人,小爺跟你當孫子才怪。日不死的!

    高阳村的干部們都很興奮,金主任還是有兩把刷子的,把前景描繪的非常美好,講話完畢,大伙卯足了勁拍掌,手掌都拍紅了,也不知道是真心還是拍馬屁,或者兩樣都有。

    散了會!金旋特意讓高唐把高粱留下來,高唐還破天荒的給高粱倒了杯水,雖然是順帶的。

    金旋扶了扶眼鏡框,剛才的一番講話,感覺還是不錯的,現在心情挺好。

    “小高啊!坐坐,留你下來,就是想讓你在野菜干項目上有一些成績。你在鄉政府印象可不錯,是個好小伙,加上你又有批量蔬菜種植的經驗,這不是正好嗎?好好干,在這個項目上有番作為。”

    說完了,金旋喝了口水润润嗓子,講了大半天,可有點冒煙了。

    要不是高粱兩回都碰巧撞破了金主任私下里的德行,還真會被騙咯!這會兒心里充滿了不屑,他娘的又做婊子又立牌坊,真不是個東西。

    高粱沒說話,心里面明白,金旋這是在讓他把方映那邊的采購權弄過來,狗日的打的好主意。

    “高粱!實話跟你說了吧,這是鄉里的號召,你必須得支持。”高唐敲敲桌子,語氣嚴厲。

    唱大戲呢,一個黑臉一個紅臉,當小爺愣子!高粱冷笑著想,道:“支書,咱支持,當然支持,明日我家就帶頭出地,說種啥咱就種啥?成不!”

    “嘿嘿!”高唐冷笑幾聲。“高粱!你也別充愣耍心眼,啥事按鄉里說的辦。”

    金旋這兒,高粱還得悠著點,畢竟是鄉里的干部。可高唐這老癟貨,高粱就沒好氣了,這恩怨可深呢!尤其是想著高唐居然幫著人打張玉香的主意,這恨,就是日了高雯麗也消不了。

    “成啊!那你說咋辦?”

    “小高啊!我知道你在縣里有生意,旺盛公司的滿文軍滿總跟我說了,我們只要野菜干項目的銷路。”金旋說道。

    高粱知道就是為這樣,金旋想種野菜干,可是滿文軍不能幫他賣,就沒了銷路。打聽到了自己跟方映的關系,當然是找他的事,可是有那么便宜的么!

    “金主任,生意朝天,各做一邊,要銷路自己找就是了。我倒是能給你收一點賣廠子里,可人家只肯兩毛一斤,這也不劃算呀!”高粱一攤手,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金旋那張臉一下就給垮了!什么兩毛一斤,喂豬都沒這么賤的。市場那邊金旋早就打聽清楚了,蕨菜干可貴了。高粱這么說,分明是瞎扯淡來的。

    “啪!”高唐一巴掌拍桌上,眼光變得冷漠起來。“高粱,我告訴你,這事你不成也得成,要不然,你家以后在村里頭……”

    不提這事還好,提這事還挑起了高粱的舊恨,高唐以前在村里頭可牛筆了,看不誰不順眼就關牛欄,他爹就吃過這樣的虧。

    “放屁!高老狗,小爺日你女兒!”痛痛快快的罵過了,高粱還沒忘記正事。“我也告訴你,高書記,野菜干的事,我就是不答應,讓你們種了也賣不出去,看你能拿我咋辦!不就是年底分地分塊孬地么,小爺不指望。要真這么干了,我讓我叔成天斷你們家電去。”

    高粱指著高唐的鼻子,話說得可帶勁了!現在可不比以往了,靠地里種糧食那點門路,高粱早就不指望了。而且高粱也不怕,叔叔高根明還管著電老虎,誰也不敢惹,不然讓你家成天熏油燈去。

    高唐氣的直哆嗦,分地的事威脅不了高粱,現在按武斗那會兒的法子關牛欄可不成。就算成,高粱那身板他也摁不住!

    這都算咯!高粱那句日你女兒,讓高唐差點兒背過氣去。這話可是損到家了![!--empirenews.page--]

    金旋臉色鐵青,和高唐合計好的這出戲,一個人唱黑臉一個唱紅臉,誰知道硬是砸了,高粱软硬都不吃,把話說死了,還轉身就走,出了村部院子。

    “小畜生!金主任……”高唐胸口大喘氣,一句話沒接上來,金旋聽在耳朵里可不對勁了,跟罵他似得。

    “金主任,這……你瞧瞧,這小畜生仗著王鄉長的勢,一點也不把村部放在眼里。”高唐擺著手,心里面恨得厲害。

    “我知道!”金旋生硬的說,頓了頓。“我上鄉里再給謝書記匯報情況,你先別急,這事扯到王鄉長了,讓領導們去協商問題。”

    村部會議室的人都支走,村里面除了高唐,誰也不知道。

    回鄉里的路上,金旋算是徹底記住了高粱這號人。金主任工作還行,但是心眼特別的小,野菜干項目在這兒堵住了,還在高阳村折了面子,金旋把這種敵視和惱恨深深的壓在了心里面,要不是因為野菜干項目的事,金旋估計就壓不住要發作了。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金旋發作也找不到啥好對象!找高粱麻煩,一村里農民,靠天吃飯,麻煩不上啊!找些個痞子混球揍高粱一頓,這不大實際,龙灣鄉的頭號混子二渾子就是聽高粱的話。

    再說高粱也不是笨挨揍的,揍不揍得過得另說。要是回頭報復起來,金旋也怕高粱這么干,找人揍自己一頓就吃大虧了,他那身板可不經挨,而且還會影響前程。

    跟高粱硬碰硬,金旋舍不得,覺得不劃算。

    最后,金旋還是在高粱給學校和工廠送菜生意的事上找到了突破口,并且留心上了覺得能在這上面做些手腳,報復一下高粱。

    不過金旋不是本人,并沒有馬上行动。而是把問題匯報到了書記謝德柱,又書記謝德柱找鄉長王棟梁協商起來,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間為了這事又暗暗較上勁了。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