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二百七十二章 不給錢就別想干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小粱!你也來了,弄一罐子回家給幾個丫頭解解饞!”高粱回頭一看,是二渾子他妈。

    “我回家去拿稻米。”高粱轉身說道。弄些回去給幾個丫頭解饞不錯,不過來的時候可不知道,準備回家盛一盤子稻米來。

    “別……小粱,那得等到啥時候去,好多人排隊等著呢!等下在我家這里拿一罐子。”二渾子他妈逮著高粱說道。

    “那行!回頭我給你家把米送過去。”

    高粱也不矯情了,好多人干巴巴的等著,要往后面排隊,還不知道要等到啥時候去。

    沒一會兒,村里大多數人家都來了,整個村口人都擠的滿滿的,吃著爆米花聊天打屁啥的,跟大過年似得。

    “支書!打米花吧,我給你讓個位。”

    “高支書,弄點回家給孩子吃唄!不用耽誤。”

    ……

    隨著村民們拍馬屁的聲音,高唐露出半個頭,往里面一瞧,眼珠子到处轉悠了一番,揮揮手。“不用了,大伙忙著,我去村部有點事。”

    說完,高唐缩到人堆里去,大伙又開始說說笑笑的。高粱眼珠子尖,瞧著高唐的身影畏畏缩缩的往村里去,不由得留了心眼。

    “去看看!這老狗日的不對頭,他家咋不打米花呢?”高粱尋思,肯定有啥不對勁的事。回頭跟二渾子他妈說讓二渾子他妈給自己把爆米花送家里去,自己有事!

    從人堆里鉆出來,繞過了村頭的大樹,瞧見高唐的身影正在前面,左瞧瞧右瞧瞧,輕著身子拿腳尖點地,他娘的跟做賊似得。

    高粱跟了一段,等過了一截土墻,從上面跳下來。只見高唐进了一間熟悉的院子。

    為啥說熟悉呢!因為到了王銀花家。王銀花家高粱還能不熟悉,半夜爬墻頭都不知道爬了多少回。

    王銀花和高老三早不在家了,只留下徐鳳音!高粱一拍腦門,想起剛才金長順說的事。他娘的,高唐這老狗日的也是要來搞徐鳳音這骚浪大胯子!

    那邊開門的正是徐鳳音,兩人說了一陣話,一前以后的就往外面出去。

    高粱身子棒,而且靈活,落地都要輕上不少,弄不出多大动靜,沒聲沒息的跟著高唐和徐鳳音。

    村里的人都去村口高駝子家打米花了,瞅著這個空檔,高唐和徐鳳音往高粱地里一鉆,弄出一陣嘩啦啦的響。不過跟風吹的聲音很像,很好的掩蓋了,只要沒親眼瞧見,誰也不會起疑心。

    高粱也貓著腰,跟著一溜鉆进去。

    高粱地里葉子厚實,而且土垅子多,坑里的泥還是湿润润的,非常不好走。高唐和徐鳳音沒鉆多久,就找個地停了下來。

    “鳳音啊!可想死我了,來……讓我摸摸!”這是高唐那破嗓子的老鴨聲,高粱聽得真切。

    “高支書!一碼歸一碼,前面幾回是老娘白送你的,當謝你給我孫子弄戶口的人情。現在開始,你可得先給錢!”

    “音鳳!你這么說就不地道了,那人情咋那么快就用完了呢!”

    “還快!都多少次了。”

    “是啊!都多少次了,你咋不念一點感情,咋把錢看得那么重呢!電視里都說了,談錢多傷感情呀!”

    “屁感情!你跟老娘談感情,還不是為了不給錢。老娘跟你談感情才傷錢呢。老娘不管,先給錢,不然就別干。”

    “都上這了,你還能不給干。甭管了,先搞一回再說。”高粱葉子窸窸窣窣的聲響,還有喘氣聲跟嗚咽聲。

    看來高唐是準備不給錢硬來了,不過好像进展的不是很順利。“鳳音!別鬧,我又沒說不給,先賒一回,我當村支書的,還差這點錢嗎?別动,先讓我摸一摸。”

    “呸!老娘才不信你的鬼話,等下穿了裤子就不認人了。給錢就干,不給錢就別想干,老娘還有人等著呢,不賒!”

    徐鳳音的語氣很硬,高粱琢磨著等著的人估計就是金長順,不過金長順才剛拿了王八肉,還沒下鍋呢!估計沒這么快。[!--empirenews.page--]

    “等個屁!先給老子舒服來一發再說!”高唐在村里也是說一不二的人,橫上了就要硬干。

    “來個屁!老娘沒工夫跟你墨跡,你要是敢硬來,老娘就去鄉政府告你強奸。”徐鳳音也是個狠角色,不肯低頭。

    遠遠的,高粱葉子悉索的更加厲害,還傳來了扭打聲。“日不死你個骚娘們,老子今天就搞了,看你去告啊!”

    “來人啊!村支書高唐耍流氓呀。”

    徐鳳音快要抵抗不住的時候,忽然扯開了嗓子喊。她這一喊,高唐立即慌神了,不得不焉巴下來。

    “鳳音妹子,你別嚷嚷,別嚷嚷,我這不跟你鬧著玩的嗎?我給錢還不行!”高唐憋著屈,開始掏裤兜。

    “早給錢不就完事了嗎,要鬧著玩,老娘等下跟你好好鬧一鬧。”

    “鬧個屁,別把人鬧來了。不成,不鬧沒勁,悠著點鬧,不把人招來,又上骚浪味,那才夠勁!”

    “要求真多,得加錢!”

    高粱捂著嘴皮子咧得差點笑岔氣了,徐鳳音這德行,橫著的嘴皮子說價,豎著的嘴皮子忙活,一夹一吐,高唐這老狗日的要吃大虧了。

    躬著身子往前面爬了一小段,折下幾根高粱桿擋著,撥開葉子高粱往里面瞧去,慢悠悠的靠近。

    繞了兩個土垅子,過了湿泥坑,終于能看得清兩個人的身影。

    “錢錢錢……就知道錢,你妈那是大窟窿,老子不缺錢,塞滿你的洞,他娘的要加多少。”高唐沒好氣的說。

    這正合了徐鳳音的心意,有便宜不沾是傻子。“三十塊錢干一回,從后面搞要加十塊。”

    “為啥從后面搞要加十塊呀?”

    “廢話,從后面搞老娘還要給你趴著,趴著不得用玉米葉子墊啊,那玉米葉子又痒又痛,老娘遭大罪了,加你十塊錢還有啥說的。咋樣,加不加!”

    “你這都是說你遭罪,那我花這十塊錢,我圖啥呀?”

    “我不管,我遭了罪,就得多收錢,不然就不搞。”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