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關門放狗

小說:鄉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高粱不由得給了金旋一個不屑的眼神,心神一轉,這狗日的還挺厲害,小爺差點被他說动了。

    “金主任!這……我沒讀過書,廠長這活我怕我可干不了喲。”高粱裝作很激动很欣然的模樣。

    “有啥干不了的,不就是管人管事嗎,以你的能耐,肯定行,而且肯定能干好。”金旋大聲的說道,臉上的笑容很燦爛,就差拍著高粱的肩膀了。

    腦袋一歪,高粱嘿嘿笑的摸了摸腦門頂。“金主任這么信任我呀!可我就不明白了,廠長這活我能干,錢我不缺,種出來的野菜我能賣,前前后后我都包圓了,還要誰往里瞎摻和吃干飯呀!敢情那些人盡是惦記我碗里的吃食呢,吃了我的,還好像送了我大便宜似得,你說是不是他娘的有毛病喲。”

    金旋那笑臉猛的僵住了,就跟初秋里遭了頭霜的焉茄子,又硬又冷。金旋就像立了貞節牌坊的婊子,被抖出來他妈的事實。

    “高粱!我懶得跟你廢話,野菜干的銷售渠道,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這是鄉里的指示!”

    “呵呵!”高粱臉上全是無辜的樣子,看著金旋急了,他反而一點也不急,而且心里面可舒服透了。

    “鄉里有啥指示我一小村民了,真他娘的搞笑,怕東西賣不掉,去外面找呀!金主任,你該多求上进,不能局限在一個地方。”

    高粱那阴阳怪氣的語調,把金旋氣的手指頭捏得發青,不過這還沒完呢。高粱咧咧嘴,狠狠的說道:“金主任,我也懶得跟你廢話,你想要野菜干的銷售渠道,沒門,自己找去!”

    “砰!”金旋一拳砸在會議室上,把高唐都嚇了個趔趄。“高粱,既然說崩了,我就跟你挑明,除非你一輩子窩在村里,不然到哪兒我也找你的麻煩。”

    對于金旋的威脅,高粱一點兒也不擔心,心里拿捏的可好了。

    “金主任,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高粱嘿嘿一笑,摸摸下巴。“你可是大好前程,跟我死磕上,可不值當。小心哪天出門被人用麻袋蒙了,白瞎的挨了一頓揍還找不到人。”

    “你就仗著這點!”金旋眼珠子惡狠狠的瞪著高粱。“我不妨告訴你,要是誰敢动手,我保管誰动手誰就得进去,而且进去就沒法出來。”

    “嘿嘿!”高粱瞇著眼,干笑幾聲,不說話,扭頭就走。但是作用卻是起到了,金旋的神情讓金旋心里面有些不安,心想往后還是小心著點。

    高粱邁過了門檻,走到臺階上,烏嘴翹著尾巴一溜一溜的在高粱身邊繞圈圈。高粱摸著烏嘴滑溜溜的狗毛。

    “金主任啊金主任!人不能动手,可是狗沒法管呀不是。”照著烏嘴的大狗腦袋摁了摁。“烏嘴,进屋去遛遛!給那孫子點教訓,讓他娘的盡干爛屁股的壞事兒。”

    “二五……二……二五……”

    烏嘴這貨狗爪子在村部臺階邊上結實的地頭刨了幾下,咧咧子齜牙,嗖的一下往村部一竄。

    “金主任……快……快跑喲……”村部里,高唐慌亂的叫嚷。

    “二……二五……”

    村部里面翻箱倒柜的聲音,還有烏嘴低低的吼叫,噼里啪啦一通亂!

    “金主任,別管裤子了,快,快躲柜子里……”

    下午!鄉黨委辦公室主任金旋拖著被撕掉一大塊屁股的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屁股,狼狽的離開了高阳村。

    大老遠的,高粱在小山坡上瞧著鄉里的小轎車,不由得一陣解氣。雖然解氣,但是高粱也知道,金旋這個結算是結下來了,這事沒完,往后肯定很多麻煩。

    麻煩就麻煩唄!人活著就肯定有麻煩,不少這一茬,沒麻煩的時候是睡在棺材里,眼睛一閉,一輩子沒了,啥麻煩也麻煩不上。

    去鄉里的小轎車里,高唐也跟著金旋一起。這次被弄得這么灰頭土臉,高唐心里打結,便自告奮勇的上了車,得跟金旋好好解釋解釋,順便出出主意。

    “師傅!繞個彎,別去鄉政府了,直接回金主任家。”[!--empirenews.page--]

    在鄉政府大院當司機的可不是啥普通人,多少跟領導沾著拐彎抹角的親,就像王劍兵,直接弄的老爹是鄉長。

    說句話開車的師傅就不爱聽了,人家領導接送多了,對啥村支書根本沒啥好臉色。尤其是這回,下回鄉啥好处沒撈著,還灰頭土臉的,肚子里可有怨氣呢,根本沒注意高唐話里的意思。

    “鄉里的規矩,上班時間不能直接回家。”

    高唐碰了個釘子,正好要解釋,金旋開口了。“老胡,今天算特殊情況,回頭我跟謝書記報告。”

    老胡一凜,今天情況確實夠特殊的,金主任光屁股回鄉里,那不得笑話死去。

    “不用不用,金主任,你說了就行,這事咋還用麻煩謝書記了。保管傳不进鄉政府大院”老胡說完就閉嘴了,意思表達出去了,就是肯定不胡亂說道。

    金旋點點頭,牙咬的厲害,額頭上都冒汗了。

    “金主任!不是咬到哪兒了吧,要不先去縣里的防疫站打兩針。”

    “沒事!沒咬著,一上縣里的防疫站肯定得問東問西,用不著。”金旋整張臉都是黑的,生硬的說道。牙齒咬得咯吱響,沒成想高粱最后給放狗了,讓金旋吃了暗虧。

    此刻金旋的心里也把高粱恨得要死,堂堂鄉黨委辦主任,哪回下鄉不得被當成爺一樣供著。這次居然被狗咬了,要讓人知道,金旋得鉆地縫里去。

    死要面子活受罪,高唐在心里暗暗說,回頭把車窗打開了點,透點涼爽風进來。

    “高支書!明天寫個打狗的報告,讓村部派幾個人,就說是瘋狗,打死了鄉里還有補貼!”金旋悶聲道。

    “是是是……”高唐嘴上說是,心里面卻不以為然。

    烏嘴那狗東西是村里最兇的狗,一兩個人偷偷去打不僅打不著,還會被反咬了。

    人多了,陣仗鬧大了,高粱那小犢子也不是好惹的。何況村里人瞧著好狗跟寶貝似得,沒人愿意下手的,這事肯定要落空,先忽悠過金主任再說,然后把話題轉移開。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